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本阅读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本阅读

巳蛇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作者大大“巳蛇林”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羽江撤。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谁?”若思微愣住了,她想到了三月前“不可能,你的剑气怎么可能就只给我,你在撒谎?”江撤苦笑“我江撤,在此请天道为证……”第三次了,他已经第三次立下天道誓言了,只为了洗清冤屈,不管是屠村,还是其勾结妖族,若非没有立下天道誓言,他早就被废除修为,尸骨无存了。听着,江撤毫不犹豫的立下誓言,而天道给予反馈,众人不禁沉默。“可......

主角:林羽江撤   更新:2024-06-11 2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羽江撤的现代都市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巳蛇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作者大大“巳蛇林”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羽江撤。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谁?”若思微愣住了,她想到了三月前“不可能,你的剑气怎么可能就只给我,你在撒谎?”江撤苦笑“我江撤,在此请天道为证……”第三次了,他已经第三次立下天道誓言了,只为了洗清冤屈,不管是屠村,还是其勾结妖族,若非没有立下天道誓言,他早就被废除修为,尸骨无存了。听着,江撤毫不犹豫的立下誓言,而天道给予反馈,众人不禁沉默。“可......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江撤,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紫阳蹙眉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江撤身上,想要知道原因,江撤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师尊身后的三人,师姐,师妹,师弟。

三人神色似乎很复杂,有对同门离去的愤怒,有对阵法未曾开启的不解,却丝毫没有紧张,最终,江撤将目光落到了师弟身上,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眼神,师姐师妹都侧身将师弟拦在了身后。

看到这一幕,江撤想笑,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问其他人吧。”若是他说出可能是师弟,师尊他们又要露出厌恶的目光了。

他不想,也不敢在看到那种眼神。

看着江撤离开的背影,清月有些愤怒“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已经对你够宽容了,连几句话都不能说?”

“残害同门,后又屠村,和妖族勾结,种种事情不管放到任何弟子身上都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若非你是我的徒弟,我真想……”

听着师尊话,江撤停下了脚步,神色凄凉,转头直勾勾的盯着师尊,补全了还未说完的话。

“真想杀了我?”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信他,他自幼在宗门长大,品行如何似乎不用他说吧,可是就连最敬重的师尊,最宠溺的师妹,甚至,他喜欢的人,都会无条件相信林羽。

明明那一切都是林羽做的。

又一次见到徒弟近乎绝望的眼神,清月只感觉心痛,小澈就像是她的孩子,孩子做错了事,她怎能不教训,若非她顶着莫大的压力,小澈怎么可能还在宗门。

“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跟师尊说话。”林羽语气不善的从两位师姐身后走了出来,此刻的他是那么义正言辞,那么的强硬。

“我怎么说话关你屁事。”

江撤对这畜生根本没有半点好感,那些百姓他只差一步就能救下,只差一步啊,可这家伙呢,当着他的面,将那些百姓直接炼化,面对质问时,不仅露出无辜的神情,居然还倒打一耙。

而师妹,居然相信了,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情告诉师尊,不仅被幽禁,好不容易提升的实力在紫霄神雷中跌到渡厄初期,要知道那时候他已经渡厄巅峰了,直接毁去了他数年修行。

若非立下天道誓言,证实那些事情非他所为,就凭师尊对他的厌恶,他还能活着?

想到以前,再想到这次,他只感觉很累,很累。

天空中,来自过去的清月看到这一幕愣在的原地,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每位弟子都对小澈厌恶。

为什么,明明是小澈救下的众弟子,明明是小澈力挽狂澜,你们不夸奖就算了,你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还有未来的自己,为什么直接对小澈发难,不是已经证明小澈清白了吗,残害同门是怎么回事,还有屠村,勾结妖族……

小澈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小澈离开并未让场上的气氛缓和,若思微在一旁骂着他,说什么看错眼了,不配为师兄这类话,这让天空中清月更加不可置信。

为什么?

到底未来发生了什么,就连最喜欢小澈的思微都厌恶小澈,而且其他人却不觉得没有任何不妥。

“好了,过去的事情休要再提。”站在前方的徒弟们前方的清月蹙眉,随即走上前问及了宗门遇袭的事情。

此刻,谁谁还敢隐瞒,纷纷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听完事情的经过,回来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甚至一部分的目光古怪落在了清月身后的三名弟子身上。

“看什么看,我们怎么可能是叛徒。”若思微瞪着那些人怒道。

“会不会是师兄自导自演,他本来就有勾结妖族的过去,这次来袭的敌人中势力似乎都和妖有关。”林羽猜测道。

“对,说不定就是他自导自演的呢。”若思微最讨厌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听到师弟这么说,叉腰赞同道。

那家伙做过这么多坏事,这件事情绝对是他做的。

“这不可能吧,师兄好几次差点死在了敌人手中,若非师兄实力强横,又有长老在旁边帮助,说不定他已经……”参加这次大战的弟子小声反驳道。

“这说不定是苦肉计,他这不是没死吗?”一些弟子反驳道。

这些反驳的弟子若是深入调查便会发现,他们或多或少都受过林羽的恩惠。

周围的讨论让宗主和清月等人都陷入了沉默,江撤以前是宗门的标杆,用苦肉计将自己打造成英雄,想要拥有以前的荣耀,这么做不无可能。

“带我去看看白云峰看看。”

一行人来到白云峰,看着被挖倒的桃树随意的被扔到一边,清月师徒三人,除了林羽之外都愣住,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怒意。

“你们凭什么将桃树給砍了,挖出来不行吗,江撤他在干什么。”若思微不管在场的人都是地位如何,见最喜欢的桃树被挖,直接开骂。

“小婵,将桃树挪到屋后。”清月冷冷的说了句,这才走向阵眼的位置。

小婵神色平静,走到桃树前,停顿片刻,随即手中凝聚术法,桃树和被挖出来的那部分树根便浮在了半空,跟着她的脚步朝着屋后离去。

“这的确是紫霄剑诀的剑气所造成,而且是出自小澈。”看着深坑中的剑痕,清月沉默片刻,神色复杂道,还没等众人议论,又继续补充道。

“不过,这剑气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这剑气被收入了画卷中,是通过其他人触发的,这深坑中还蕴含淡淡妖力。”

“果然,我就说是他,除了他,白云峰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阵眼除了那几个长老,只要他们师徒四人知道,那些长老都是宗门几千年的老人了,绝对不可能。

听着思微笃定的语气,清月只感觉疲惫。

“将江撤带过来,我们问问吧。”虽然证据都指向小澈,但这次大战江澈毕竟出力最多,紫阳还是觉得不大可能。

仓鹤点头,随即便离开了白云峰。

一炷香之后,正在熟睡的江撤被带了过来,他似乎对此早有预料,若思微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师兄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江撤,你的剑气给过几人?”紫阳问道。

他还是想还江撤清白,毕竟这是个修炼剑道的好苗子,只要他愿意说出详情,他绝对能通过蛛丝马迹找到罪魁祸首。

“一人。”江澈淡淡开口。

“谁?”

若思微愣住了,她想到了三月前“不可能,你的剑气怎么可能就只给我,你在撒谎?”

江撤苦笑“我江撤,在此请天道为证……”

第三次了,他已经第三次立下天道誓言了,只为了洗清冤屈,不管是屠村,还是其勾结妖族,若非没有立下天道誓言,他早就被废除修为,尸骨无存了。

听着,江撤毫不犹豫的立下誓言,而天道给予反馈,众人不禁沉默。

“可以了吧,我已经用天道誓言来告诉你们,这阵眼被破坏我毫不知情。”

江撤被洗清怀疑,紫阳的目光落到了若思微身上。

“思微,小澈给你的那几道剑气呢?”

若思微转头看向了林羽,语气坚定道“剑气是我替师弟要的,不过我敢保证,师弟绝对不是卧底,说不定是哪个修士模仿师兄剑气。”

众人目光又转向了林羽。

“那道剑气被我用了,当时情况危急,有宗门师兄可以作证,而且,阵眼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林羽平静开口。

若思微愣了一下,阵眼她不是告诉小师弟了吗,虽有疑惑,不过她也并没有出声。

话才说完,吴辰便站了出来。

“林羽使用画卷时,我在场,不过我也不敢确定那剑气就是江撤师兄给的剑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当时的确在场。

林羽没想到吴辰会站出来,更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眸中闪过一丝杀意,不过很快便被隐藏起来。

“既然师兄也立誓了,那为了自证清白,我也立誓吧。”

说着,林羽坦然的上前一步。



“啧啧啧,气量那么小干嘛,等会我多分你一条鱼。”这可是她亲手钓上来的鱼,一定要尝尝是什么滋味。

这是多分一条鱼的事情吗?

“两条。”江澈竖起两根指头,直溜溜的盯着南清清,钓了一晚上,既然钓不到,就将他们全吃进肚子。

“没问题。”

南清清也不在意,她就是单纯的想要尝尝自己钓的鱼。

闻言,江澈屁颠屁颠的拾柴火去了,半刻钟后,江澈扫了眼马车便开始将清理好的鱼串起来放到了火堆上,在放上去之前,还特地用灵力将鱼身包裹。

马车内,魅仙颜静静的看着江澈操作,将灵力分成无数根细丝,通过轻微震动拍打着鱼肉,将不必要的水分去除,同时取来昨晚的杂草,碾碎洒在鱼身,那些平静的灵力细丝再次震动,将草的芳香带入鱼的内部去腥。

此刻,魅仙颜是越来越好奇林叶是怎么学会这些的了。

吃完早膳之后,三人坐上马车继续赶路,江澈在外面驾车,魅仙颜两人坐在马车内,看着南清清鼓捣手里的金鱼。

南清清曾经也是官绅之女,只可惜朝堂动荡,家族站错了队,被夷灭全族,魅仙颜见她天资不俗便将其搭救收为了婢女。

虽说那些仇人早在数年前便报仇雪恨,或许是在魔界呆久了,亦或者是跟在她身边多年,见惯了死亡,脸上也很少露出笑容。

但现在只是因为一条鱼,一条普普通通的小金鱼便让素来严肃的脸上增添色彩,让魅仙颜颇为疑惑。

“小清,这鱼值得你这么开心吗?”

“这可是我第一次钓上的,而且还没使用灵力呢。”南清清自豪道。

“钓鱼而已,没必要这么高兴吧,我都很少见到你笑得这么开心。”魅仙颜凑过来,将手指伸到水中戳了戳小金鱼。

南清清一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脑海中闪过昨夜林叶气急败坏扔下鱼竿,酸溜溜的样子。

“什么最开心,当然是有成就感的时候,她昨晚气了我一晚上,可不得开心吗,前辈,要我说啊,这鱼直接给扔了,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江澈手中牵扯缰绳,酸溜溜的开口。

“切,一条鱼都钓不到,还自称钓鱼高手,你这是羡慕。”南清清回神,盯着帘外的背影鄙视道。

“你懂什么,我那是鱼钩不行。”

“哦,那我的鱼钩还没你所谓的倒刺呢,我怎么能钓到。”

“你那是瞎猫碰着死耗子。”

此刻南清清就像是刺客,刀刀刺中江澈要害,而江澈呢死鸭子嘴硬,丝毫不肯服软,这让魅仙颜愣了愣,似乎也明白小清为何会笑得这么开心。

人终归是群居动物。

她是魔族,魔族讲的是实力,只有实力越强拥有的话语权才能越多,若是没有实力,就只能待在最脏,最臭,最阴暗的环境中,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但小清没有习惯。

小清是在她成为魔尊之后跟着她的,魔族没人敢惹她,也没人敢跟她肆无忌惮的聊天,但林叶不一样,没有在意小清的实力,也不知道她的背景,更不知道她是魔。

故此才能成为‘朋友’

魅仙颜低头,脑海中浮现一幅幅画面,恍惚的眼神变得坚定,她不需要朋友。

收敛心神,转头看向窗外。

也不知道小家伙知道她俩的身份之后,是否还会如此毫不在意。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想不明白,以小澈的性子若是被诬陷肯定誓死不认,为何会在执法堂时突然就认下,还希望将他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凡人有什么好的,生老病死,柴米油盐,苛捐杂税,这些看不上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可谓重担。

她也想不明白,为何小澈不肯原谅她。

她承认自己这次错了,差点害了小澈,可谁都会犯错,十几年的教养之恩,就因为一次错误,就全盘否认吗?

甚至……

连一具木偶都不愿意和她扯上关系。

清月白皙的脸此刻有着淡淡的红晕,月光洒落,醉意朦胧的双眸多了几分清明。

小澈真的在宴会上醉了吗?

若是没看到他的离开,或许真的以为是这样,但现在她知道了。

宴会上的言论一旦传出去,宗门或许不会怎样,但她和几个徒弟,一定会被诟病,不管之前小澈是不是真心对她们好,还是被压榨,世人都只会知道,他在白云峰过的很不开心。

虽然不能解除师徒关系,但离开白云峰,没人会阻止,也不能阻止。

这只是一具木偶,一具木偶啊。

小澈到底恨他们到了什么程度,竟然连木偶,连代替他的玩具都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清月愣愣的看着‘江撤’,寒露结霜,在温热的手臂滑落,让一位生死境强者感到刺骨寒冷。

‘江撤’从熟睡中醒来,早晨的微风带着几分寒意,紧了紧被褥,似有察觉,猛然起身,警惕看向窗户的位置。

屋外树荫摇曳,窗前清月将手搭在桌案上幽幽的看向自己,看着师尊出现,‘江撤’波澜不惊道。

“师尊,您怎么在这里?”

好像,不能说像,简直是一模一样,看着没有任何破绽的‘江撤’,清月心中苦笑,起身走出了屋子。

“今天是无涯书院开启的日子,早点做准备吧。”

……

“师尊,就回去了?”刚起床还想找师尊的若思微听到管家的话,怀疑的又多问了几遍。

这不可能啊,师尊很宠她的,来了一天没跟她说话就离开,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燕王府,听完探子带来的消息,顾承旭转头看向了身旁的谋士。

“仓鹤回来了,我们需要拜访拜访?”

谋士名姚鑫,跟在燕王身边多年,闻言轻笑道“那要看燕王殿下是不是诚心想和他结盟了。”

“六妹前天也去找过仓鹤,应该是不满父皇订下的婚事,若是能用六妹将他绑在一条战船上,或许会是不错的选择。”

六妹的容貌放在整个大周都称得上绝色,嫁给齐王,若不是大哥极力促成的,他都想质问父皇为什么了。

那长得磕碜,年过半百的老东西怎么配得上六妹。

姚鑫沉默,这皇家之事,他还是不说为好。

燕王殿下虽说对皇位势在必得,但对于亲情也还算重视,六公主自幼习武,和燕王殿下也最亲近,若是能帮她寻得一门好亲事时,又能增加燕王底牌,这的确一举两得。

前提是六公主对皇位不感兴趣。

“六妹那边有什么情况?”

姚鑫思索道“待到无涯书院的事情结束之后,陛下就将下诏,将公主嫁与齐王,这段时间皇城内走动宗门势力不少,大皇子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便将公主囚禁在了云溪阁。”

齐国如今的势力和大周相比丝毫不逊色,大皇子若是能够将其拉拢,太子之位基本上就能定下了。

燕王轻笑“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绝情啊,看来我要去一趟皇宫了。”

虽然他也是在利用六妹,但他自认为出发点是好的,若是嫁给齐王,六妹不知道要遭多少苦难。

皇宫内,西南某处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让我离开了,你们凭什么关着我?”

“我要见大皇兄,他人呢,快让他来见我。”

顾曦站在云溪阁门前,使劲的踹着大门,愤怒又无助,小云在一旁担忧的看着。

“公主,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外面看守的人也只是服从大皇子的命令。”

“他们不会去通报的。”

顾曦的踹门的脚一顿,一滴滴泪珠从充满灵性的美眸滑落“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定要嫁给齐王,大皇兄以前不是很宠我吗?”

“我不要嫁给齐王。”

这几个月来她都没有哭,因为母后说过,眼泪是懦弱者的表现,可无涯书院即将开启,她还是没有找到破解之法,现在还被关了起来。

她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小云自幼和公主在一起,看到公主这样,她也心疼,可,能怎么办的?

“公主,要不我们逃吧,等到成婚那一天,我们就有机会出去了,到那时候……”

顾曦摇头“不管什么方法,唯有逃婚最不可能”

她是大周的公主,既然享受了大周皇室的待遇,便不能置百姓不顾。

她若是逃了,或者李代桃僵,那齐国绝对会对大周出兵,数百年来,大周日渐衰弱,诸侯国越发强大,齐国一旦出兵,其他诸侯国也绝对坐不住。

虽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大周已经强盛了不少,但她不能拿自己的婚事去赌大周的未来。

诸国混战,倒霉的是百姓,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小云沉默了,难不成真的要嫁给齐王?

她是公主的贴身侍女,将来也要一起嫁过去的,她见过齐王的画像,那又丑又老的模样,她绝对不愿意。

而且传闻,齐王好色成性,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活过三年。

“六妹,都跟你说了不要那么懂事。”正当两人沉默之际,云溪的大门倏的被人踹开,顾承旭双手环胸,颇为无奈的看向顾曦。

“不就是齐国嘛,你三哥何时怕过。”

“三哥~”

虽说只被囚禁了几天,但内心的折磨却是无法想象的,见到三哥,顾曦直接扑了上去,抱住了他,豆大的泪珠簌簌落下。

“三哥,我不想嫁给齐王,你快跟父皇说说啊,你掌握大周三十万兵马,你去说,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顾承旭汗颜,将六妹从身上扒下来,又屏蔽了众人后,才看着楚楚可怜的六妹道。

“你这话可别乱说,不知道还以为我要逼宫呢。”

他虽然掌握了大周不少兵马,但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如今父皇不似年轻时雄才伟略,又将权力都给了大哥,这些话一旦被有心之人听去,他的兵权很可能被撸。

“那我就真的要嫁给齐王吗?”顾曦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小声嘟囔道。

顾承旭轻笑“你不是想要找仓鹤吗,他回来了。”

“我有个法子,可以让你不用嫁给齐王,不过可能会损伤你的名誉。”

顾曦一愣“你不是想要把他灌醉吧?”

顾承旭打了个响指,脸上笑容更盛“不愧是亲兄妹,直接就猜中我的心思。”

“仓鹤这人的品性即使不用调查你也知道,绝对是夫婿的最佳人选,而且天资背景也丝毫不惧齐国,更不怕大皇兄。”

“将你送上他的床,无论如何,你都可以逃脱齐国联姻。”

“当然,送上z床并不需要实质性的发生什么,只需要世人知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干柴z烈火就行了。

齐国国力强横,但也不敢对仙家出手,而大周和紫霄剑宗有这层关系在,也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顾曦瞥了眼小云,见她跑的远远的,才红着脸道“这能成吗?”

她其实是有些心动的,也震惊三哥的大胆的想法。

本来她是想要找儒生,想要通过无涯书院来证明她在大周的价值远比嫁给齐国要多,但得知仓鹤也来大周,瞬间便改变了想法。

喜欢他,闹得人尽皆知,让大皇兄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仓鹤虽然不善儒道,在无涯书院也绝对做不出好的成绩,但背景强,天资卓越,而且还是清月仙尊的弟子,到时候就算仓鹤不愿意娶她,她大可以说此生终其一人不嫁。

反正她的志向不在深闺,而是江湖。

她原本是这样想的,可和三哥这个想法相比,就显得很呆。

顾承旭哑然,轻笑道。

“放心吧,既然你不在乎名声,那就肯定能行,仓鹤不是还去万花楼喝酒了吗,怎么做你别管,交给我就行”

“先跟我出宫吧。”

顾曦欣喜,欢快的跟在了三哥后面,小云见状连忙跟了上来,至于说大皇子,当得知是燕王将顾曦接出去时,他就已经不打算阻拦了。

毕竟这两人都是父皇最疼爱的妃子所生的子嗣,若不是嫡长子的身份,他根本没有可能争夺皇位。

就算拦了又如何,说不定还会教训自己一顿。

毕竟他是直接越过父皇将顾曦幽禁。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姝姝,咱们还是先去宴会吧,别误了时辰。”

感受到紫云瞪她,姚姝姝打了个哆嗦,笑嘻嘻道。

“雷墨师兄,咱们走吧。”

因为她身子骨虚,宗门里不管是谁都不会骂她打她,就连娘亲也舍不得动手,但紫云是真敢揍她,而且还因为了解她的身体情况,既能打的她哇哇大叫,又能不伤根本。

两宗的弟子跟在姚姝姝雷墨身后,默默的走着,而前方的两人却是聊的甚是开心。

姚姝姝很少出现在外面,但也是有着病美人的称呼,甚至还登上了仙子榜单前十,雷墨接触的女修像姚姝姝这般绝美的本就少,被一口一个师兄的叫着他也有些飘飘然,一路上炫耀着自己的强大,肯定能将江撤揍得认不清东西南北。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的就像是孔雀开屏,疯狂的炫耀着自己的羽毛多么多么好看。

南宫紫云静静的搀扶着姝姝,低头自顾自向前走。

简直没眼看,就这不沉稳的性子,傻不拉几的就被姝姝忽悠瘸了,到底是怎么被成为焚炎谷谷主徒弟的啊。

自从遇到姚姝姝之后,江撤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谁也不敢开口,即使到了皇宫,他也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闷酒。

“江师兄这是怎么了?”张师弟坐在吴辰身旁,小心的问道。

吴辰摇头,回想着先前的对话,他也并没有发什么不妥之处,以前不没人拿冷师姐和老z江开玩笑,但老z江并不会生气,只是一笑置之。

紫霄剑宗这边气氛不太对劲,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些想要来交流一番的文人修士,在看到江撤心情不爽时,也就没敢上前。

不多时,妙音门和焚炎谷的弟子走入大殿,雷墨在姚姝姝的声声师兄下,本想直接找江撤麻烦的,可是看到他这样,顿时清明了几分。

姚师妹到底说了什么啊,就江撤现在这样子狗从他身前走过都要挨上几个大耳刮子。

“雷师兄,你这是怎么了?”姚姝姝天真的问道。

雷墨干咳几声“没事,我去替你教训教训他。”

不管怎么样,不能在美女面前丢脸,反正江撤才道宫一层而已,而他可是道宫三层。

整理了一番衣裳,雷墨昂首走到江撤面前,一把将他手里的酒给夺了过来“江师弟,许久不见啊,脾气涨了不少啊,怎么,是觉得自己很强,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他说的自然是刚才在街上被无视的事情。

众人虽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好戏看又怎会错过。

酒被抢走,江撤一时间有些懵,抬眸便看见雷墨晃着酒杯,一脸高傲的看向他,瞥了眼不远处已经坐下,饶有兴趣看着他们这边的姚姝姝,江撤轻笑一声。

果然,这傻子会在姚姝姝挑拨之下出手。

就在刚才,和姚姝姝见面时,他听到了系统的声音,人皇伤势痊愈,获得三千点天命值,既然买人偶的天命值够了,他自然要想着怎么脱身。

虽然生气很突兀,但只要能让雷墨挑衅他可不在意别人怎么想。

这般想着,随即重新倒了杯酒起身道。

“先前师弟状态不佳并未注意到雷师兄,在这里先给你赔罪了,来,陪师弟喝几杯。”

在脱身之前,他已经不打算出手了,对于雷墨的挑衅,打一场还不如化干戈为玉帛,而且这酒里可是有好东西。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师弟,你去哪儿了,走,我们去找顾曦,她竟然敢冤枉你,我一定要给你讨个公道。”

吴辰瞥了眼江撤,见他换了一套服饰,心下一沉。

“林师弟,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和五品武者战斗,体内灵力绝对会有所消耗,甚至还可能受伤,虽说不喜欢这家伙,但毕竟关乎宗门颜面,该遮掩还是要遮掩的。

江撤谢绝了好意“不用了,你们先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情。”

张师弟闻言,朝着亭阁走去的同时一边讲起顾曦的怀疑,随着讲述,江撤也知道自己的为什么会被怀疑,不过对于这点,他也不怎么在意,又没有证据。

很快,几人便来到了亭阁,此刻亭阁内,仓鹤和顾曦聊的很开心,就连一旁的弟子也是忍俊不禁,显然也是被逗乐了。

看到这一幕,若思微拉着师弟的手莫名的攥紧。

而亭阁处,仓鹤见师弟回来,神色也变得严肃道“他们回来了,公主殿下可以去问问我师弟。”

顾曦没想到仓鹤变脸速度这么快,刚才还逗得她开心呢。

“师兄,听说公主殿下找我。”江撤行礼道。

“林公子,不知您早上穿的衣服在何处?”顾曦直言道。

江撤故作疑惑“今天出去的时候被人泼了脏水便换了,公主需要的话,可以随我一趟吴师兄家。”

顾曦笑了笑“这不用了,我想看一下公子肩部,今早张管家遇袭的时候,刺伤了敌人肩膀,不知可不可以?”

“自无不可,不过公主那一介女子,这恐怕……”

“无碍,我也是练武之人。”

见顾曦这么一说,江撤便倘然露出肩膀,皮肤白皙,没有任何伤痕,顾曦走上前用手巴拉,看了眼里衣,朝着仓鹤看了一眼,随即退后一步,双手抱拳道。

“是我误会公子了,还请见谅。”

说完,便离开。

见师弟果真是被诬陷,若思微雄赳赳气昂昂,像斗胜了的公鸡,看着顾曦的背影正欲嘲讽,江澈猛然拉了拉她衣袖,差点让她摔倒,转头看向吴辰道。

“吴师弟,你们先离开,我有些事情要和师弟说。”

吴辰点头,随即便带着众弟子离开。

见若思微站在原地发懵,江澈又道。

“师妹,你也离开。”

“我不,有什么事情还能对我隐藏的。”

“师兄,就让师妹留下吧。”江撤不认为师兄会猜出是他干的,也没有证据。

见江撤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仓鹤暗中暗笑,果然还是年轻,没有未来那么有谋略,不过想到自己就是他提升演技,强化心智的踏板,又有些牙疼。

“好,那我也直说了。”

“你肩上那一块为什么这么白,里衣为何有血腥味,还有,你不说你回吴家了吗,为何从燕王府到吴家这条路,没人看你的身影。”

“大周个组织名为暗卫,在这皇城之中就算是化虚境修士都未必能逃脱他们的侦察,你最好不要有所隐瞒?”

这三问瞬间江撤明白过来,刚才顾曦已经看出她是凶手了。

皮肤和其他地方不同,明显就是服用了疗伤丹药,虽说自己换了衣服,但血腥味瞒过凡人容易,瞒过修士武者却很困难。

至于说最后一个问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再猜到是他时,燕王就已经派人调查了。

想到他们已经猜出了是自己,江撤愧疚的行礼。

“师兄,我错了。”

“您也知道,我前些天在万花楼写了一句诗,那小厮又补全了所有,虽然其中一句是我所写,但先前早膳时李清照词集的风格和那首词别无二致,若是这首词出现在词集上,恐怕有损宗门名誉,我这都是为宗门着想。”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姑娘穿上铠甲便是英姿飒爽的将军,观其仪态,和妙音门女修也是不相上下,不愧是大周公主。

若思微捏住裙摆,看向顾曦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敌意和不屑,师兄喜欢的可是大师姐,连她都只是当作师妹,又怎会喜欢王朝公主。

江撤笑了笑“六公主不愧是天之骄女,虽是女子,但气血澎湃,已达五品武者,不仅如此,似乎还修习了儒道,还真是让人可敬可佩。”

被这么一夸,顾曦本就红着的脸更显得娇艳欲滴“公子谬赞,只可惜儒道不喜女子,即便有了才气,却不能进入无涯书院。”

若非不能进入无涯书院,她也不会前去万花楼寻找可用之人,若非不能进入无涯书院,她又怎会打算……

用些龌龊手段摆脱联姻。

江撤摇头“我虽然不懂儒道,但你既拥有了才气,便是儒家门生,为何不可进入书院,世俗条条框框,锁不住惊艳之辈。”

顾曦美眸璀璨,愣愣的看着江撤,心脏扑嗵嗵的跳个不停在,这是赞赏她的才华?

众人错愕,这话可是大逆不道啊。

书院只可男子入内,这是规矩,也是定律,古往今来从未有人敢僭越,这话一旦传出去,师兄不知道要被多少文人喷死。

可还没等他们劝说,便见手中拿出了几本书“这是我昨日回来时在南街巷子买的几套书籍。”

“这本书是一位李清照的女子所写词集,我看了里面写的诗,她同样是惊艳世俗的大才女,说不定对你才气的修炼有所帮助。”

“算你给你的见面礼吧。”

李清照??

众人目光纷纷转向仓鹤,这不是前些时日,万花楼中那位小厮所说的名字吗,想到仓鹤所著那首词。

目光又齐刷刷的落到的这几本书籍上。

也不知道那首词在不在这词集上,若是在,仓鹤将丢尽颜面,宗门也会蒙羞。

虽然他只是说了一句,其他的都是由那小厮所讲,但只要看作词风格便可判断。

怎么可能,那家伙不是被我杀了吗?

华夏的诗词怎么还会出现?

仓鹤死死的盯着桌上的那套书,心里翻江倒海。

顾曦接过李清照诗词全集,余光瞥了眼仓鹤,见他神色如常,也就放心的打开,一首首词映入脑海,眼神也由最开始怀疑,变为了惊叹。

大厅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顾曦,甚至伸着脖子,想要看看到底写了什么,仓鹤摆在桌下的拳头也是死死的握紧,他都没有察觉,已经渗出细汗。

“六妹,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看的这么入神?”时间一点点过去,顾承旭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顾曦愣愣出声,被这豪迈的诗句所震惊,不由自主的调动了体内的才气。

而就在她说完这首诗,自天地间凝聚一缕才气钻入了体内,浑身畅快,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

“六妹,你突破到举人了?”顾承旭震惊开口。

三哥的话,瞬间让顾曦回神,感受到体内变化

真的,她居然真的突破到举人了。

兴奋,激动,各种情绪在心底蔓延,举人啊,她一介女子,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达到。

激动过后,连忙将书给合上,推还给了江撤。

“江公子,这太贵重了。”

寻常读诗并不会引才气入体,这也就是说刚才那首词除了她,世间看过之人寥寥无几,更没有儒生用才气催动过。


“反正就当看戏了,来一趟也无所谓。”

无涯书院不是想要进去便能进去,只有获得无涯书院认可的才行,以往仙门能有四五个进去就很不错了,吴辰对于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将手里的核一扔,江撤赞同的点了点头。

“江师弟,乱扔东西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哦。”南宫紫云不知何时出现,调侃道。

看着不远处的垃圾桶,江撤轻笑“这都扔不准,我还是别当修士了。”

话音落下,只听见木桶嘎吱摇晃了一下,江撤一愣,古怪的看向吴辰。

“扑哧~”周围的几人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吴辰尴尬的挠了挠头,急忙走到垃圾桶旁,将垃圾捡起扔了进去。

“你回去好好练练吧,这都会失败。”江撤捂脸,有点不想和这傻子待在一起,好歹也是灵台巅峰吧,就三四米的距离都扔不进去。

吴辰继续尬笑,其实他没看到垃圾桶,就见江撤往那儿随便一扔,他就跟着扔了,当然,这不能承认,菜就菜点吧,总比被说没有道德强。

‘江撤’吐槽了一番后,便将目光看向了南宫紫云。

“无涯书院似乎不能有女子进入吧,你们妙音门怎么会来?”

“怎么,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南宫紫云挑眉,语气带着几分不善。

几年前宗主去紫霄剑宗为了姝姝打算与紫霄剑联姻,当时虽说姝姝不在场,但她可是看的很清楚,虽说清月仙尊拒绝的,但还是问了江撤的意见,若是可以便让两人相处一段时间。

可这呆子,听到联姻说出的话有些冲,宗主亲自登门拜访,姝姝对她而言也像亲妹妹,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于是就打了一场。

两人势均力敌,而且江撤这混蛋也丝毫不留情,她差点被打到吐血,后来每次去紫霄剑宗时,她都想找回场子,可奈何最终都是两败俱伤。

‘江撤’急忙摇头“不是不想,而是不想受伤”。

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吐槽道“每次跟你打完,宗门弟子都要说我辣手摧花,我可不想以后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南宫紫云一愣,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弧度,果真如同姝姝所讲,江撤变化也太大了吧。

“怎么,不追冷心婵了?”

‘江撤’摆手“年少无知,错把恩情当情爱。”

远处阁楼,清月站在楼顶,看着在人群中交谈的‘江撤’最后一缕希望逐渐破灭,有血有肉,灵魂没有任何破绽,甚至和南宫紫云的小打小闹都和小澈一模一样。

根本找不出他是人偶的证据。

皇城三百里外,江撤,不,或者说该叫林叶了,林叶此刻也很无语,他走的可都是羊肠小道,怎么还能遇见熟人啊。

“公子,快救救我。”被土匪围在马车内,一位绝色女子从拉开帘子惊恐失措的看向林叶。

这名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南清清。

不得不说,这南清清演技不错,若不是江撤知道她的情况,还可能被忽悠住,来一场英雄救美,顺便要点盘缠。

那数十位骑在马背上的土匪早已被南清清的容貌吸引,看到她的惊慌失措心底更是升起一股火热,都开始盘算将其拖回山寨当压寨夫人了,听到他的呼救,转头看向林叶的方向。

见到只是个背着包裹,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为首的粗糙汉子大笑,转头看向南清清,眼眸露出淫,邪般的贪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