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推荐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精选小说推荐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不舒服。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6-11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不舒服。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

《精选小说推荐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彩片段


自打陆令筠进了门,鸡飞狗跳的宁阳侯府就慢慢的安定下来,这绝对是媳妇的功劳。

秦氏和老侯爷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对陆令筠越发喜欢满意。

又听得陆令筠处理了家里修墙和聚福楼的事,心里对她的能力是越加的赞同。

一家人在别院里欢欢喜喜过完中秋,陆令筠又得了一堆老两口的赏赐,和程云朔一起回了府。

回府之后,程云朔第一时间去了老侯爷给他安排的差事上岗。

金吾卫是京都都尉,负责京城,皇城的守卫,他作为勋贵之子,做金吾卫一上来便是都尉级别,先巡视皇城,往后便可以提拔到皇帝面前做御前金吾卫。

这种工作是闲职,更是世家子弟们专属岗位,往往只挂个名而已,不需要去当差。

当然也有老实当差,那些必然会慢慢被提拔上去。

程云朔以前是连挂名都不愿意,如今他却一点意见没有,还每日去当差。

白日他有了工作,晚上就休息在秋香院,半步都没再踏足摇光阁。

邢代容一连十几天都没见着程云朔后,是真真的慌了。

她不是没有故技重施的跑去秋香院找人叫回来,可这一次,她每次连秋香院的门都进不去。

程云朔是真不想见她。

一连好几日的挫败叫她心里慌得不得了,次日白天,邢代容寻到了程云朔工作的地方。

程云朔在京都都尉府当值,工作之后,重新结交了不少朋友。

以前喝酒游玩的朋友全都淡了关系。

毕竟金吾卫这工作再怎么闲职,能来做的也都是正儿八经有奔头的世家子。

那些只顾玩乐的世家子是决计不会来当差的。

他结识不少新友之后,只觉得自己圈子都上进了不少。

他今天刚刚跟大家巡视完城防,都尉府外就有人来通传。

“程都尉,前院有你家眷来找。”

这话落下的时候,程云朔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令筠,想着是不是她有什么事来找他。

他立马道,“我这就去。”

跟他同行的几个朋友纷纷道,“嫂子来了吗?”

“我们一起去看看。”

程云朔没拒绝,大家一同到了前院,就见穿着一身藕粉秋袄,梳着少女发髻的邢代容带着秋葵坐在廊里。

看到她的一刻,程云朔立马停住步子。

而这时,邢代容也瞧见了程云朔,她兴奋的朝他扑来,“程云朔!”

她的热情叫程云朔现在极为不舒服。

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

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

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

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

“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裳好看吗?”

“呵!”

程云朔冷哼一声。

“你还生我气?”邢代容见他这脸色语气,抓着他胳膊轻轻撒娇。

程云朔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着语气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你不肯见我。”邢代容皱着眉委屈。

她这段时间为了讨好挽回程云朔,可是被秋菱奚落了好久。

摇光阁里的人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背地里感受了不少白眼。

最重要的是,她确实是想程云朔了。


“谁说花的侯府的钱?”陆令筠松开杯子,眼底都是狡黠。

王绮罗这时讶异,“不是侯府给的钱,谁能填那么大的窟窿?”

“外面传着谁的名字就是谁填咯。”陆令筠靠近王绮罗,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一声,“所有物料钱都是压的。”

王绮罗的眼睛逐渐瞪大,错愕半瞬后,她豁然开朗,“真有你的!”

一天亏四五十两,二十天便是一千多两,哪家能给邢代容压这么多的钱。

侯府不出的话,这些人势必要告的啊!

到时候谁的名字叫得最响,谁就得出来还钱!

王绮罗是彻底对陆令筠放心了,她在她院里和她饮了一下午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

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

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

“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含宜那等窝里横的人怎么不逼她相公去理论?还对他软言细语,伺候得可好了。”王绮罗八卦道。

陆令筠轻轻一笑,看来她那妹妹还盯着明年的登科状元呢。

两人悄悄话说到暮色渐合,王绮罗一个未出阁女子不便在侯府待得太晚,在她嬷嬷第三次提醒下,便止住了今日话题。

陆令筠与她约着三日后一起去街上逛逛,便送着她出府。

经过侯府花园的时候,迎面便遇上满面春风的程云朔邢代容两人,他们俩身边还跟着几个程云朔的朋友。

“世子。”

陆令筠停下来行礼。

王绮罗戴着斗笠,在后面跟着行礼打招呼。

程云朔同陆令筠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更是会极有边界感的保持一定距离。

他冲她点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戴着斗笠的女子身上。

不消问,陆令筠便道,“我闺中密友,过来看我。”

程云朔身边还有几个外男,陆令筠便连王绮罗的门户都不报。

程云朔点点头,带着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邢代容往宴客厅去。

他身后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倒是开口道,“这位姑娘瞧着像王将军家的小姐。”

陆令筠听着他报名号微微蹙眉,程云朔这时介绍道,“他们二位都是我朋友,这位是新晋大理寺少卿之子,罗恒。”

听到大理寺少卿之子这七个字陆令筠顿时掌心一紧。

另一边,罗恒自来熟般开口道,“是王小姐吗?我是罗恒,三月前与父亲在郊外见过你和王将军。”

罗恒生得温润如玉,彬彬有礼,说起话来便叫人心生好感。

陆令筠登时心下紧张一片,是这个人了,一定是这个人了。

上辈子娶了王绮罗,却将她虐待致死。

“相见即是有缘,不如我们同在云朔这儿用个饭?”他继续道。

程云朔这时也道,“大家都认识吗?既然都认识,就一起吃饭吧。”

陆令筠身后的王绮罗并未着急开口,陆令筠这时赶忙道,“不了,时候不早,姨母嘱咐过我送妹妹早点回去,她毕竟未出阁,不便在我这儿用饭。”

陆令筠推脱得极有条理,她摆着手,只叫王绮罗不要发出一个声音。


她当时一盆水泼向程云朔,伤了他的心,可他这一次次的冰冷,难道就不是冰碴子扎她的心吗!

明明说好对她好一辈子,这才多久,这才多久!

邢代容一颗心简直是要被揪干了,呜呜痛哭的往回跑。

她这失魂落魄的哭泣奔跑叫程云朔也没得好受。

看她那样子,他心里也跟揪着一样疼。

可到底最终,他还是没有去追,转过身铁青着脸回了秋菱屋里。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去做,反正是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邢代容一哭二闹就屈服。

两个人的情伤全落在陆令筠耳里。

她在屋里吃完晚饭,听着春杏回来眉飞色舞的讲,陆令筠听完懒怠的起身。

“少夫人,你不觉得解气吗?看他们这样子,那狐狸精定是失宠了。”

陆令筠摇摇头,懒得去说他们的事儿,“跟绮罗约好了吗?明儿去香积寺上香。”

“少夫人,已经约好了。”霜红道。

“那边早点歇息吧。”

陆令筠天天围着侯府这些事转,倒也有些无聊,明日约着王绮罗上香踏秋。

如今枫叶正红,秋日走上这么一遭,才是悠闲小滋味。

次日一早。

陆令筠便乘着马车出了府。

她就带了霜红,春禾,还有两个府上男丁小厮。

马车晃晃悠悠到了香积寺时,已是日头正好,她刚停下,一鹅黄色戴着斗笠的少女就向她奔来。

“令筠!”

“绮罗。”

陆令筠是已婚妇人,出门倒是不用戴斗笠,王绮罗还未出阁,不便抛头露面。

两人在香积寺山脚相逢,王绮罗喜滋滋的挽上陆令筠的手便往山上走。

此时满山红遍,秋风穿着枫叶,美得不得了。

山上山下不少善男信女,全都沿着阶梯上下。

“你进来可好?”王绮罗问道。

“好得很。”

“我听说了,你家世子最近去都尉府报道了,我爹都说他转了性,叫他高看,我娘说,那都是令筠你的功劳,谁娶了你谁家宅旺。”

陆令筠笑笑,“将军婶娘身体怎么样?”

“都很好,就是我娘这些天可烦人了。”

“怎么烦人了?”

王绮罗探头到陆令筠耳边,轻声耳语,“她在给我相看亲事。”

听到这儿,陆令筠来了兴趣,“已有人选?”

“快别说了。”王绮罗连忙摇头。

“说说啊,我也帮你参谋参谋。”

“都是我爹那些门生,”王绮罗一脸不满,“一个个五大三粗,看着就让人讨厌。”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陆令筠坏笑的瞧着她。

王绮罗一扭头,“我喜欢有学问的。”

恰此时,她们登上了香积寺顶,一群书生打扮的男子从寺里走出。

阳光正好,落得香积寺宝殿门前片片红叶上,红得似火,应得年轻人们意气风发。

陆令筠一眼便瞧见走在人群中核心的白袍男子,他面如冠玉,温润谦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只叫人如沐春风。

陆令筠瞧见他,他也瞧见陆令筠,四目相对时,男子微微错愕,很快,他便回过神来。

他在陆令筠面前顿住脚步,谦虚一礼,“原是姨姐,阿姊万安。”

说话的正是陆令筠上辈子前夫,李闻洵。

陆令筠也没想到会在香积寺碰上李闻洵。

她客气的往后退半步,回一礼,“妹夫不必客气。”

“阿姊今日是来上香的吗?”

“对,含宜没有同你一起来吗?”陆令筠保持着得体且有距离的微笑。

李闻洵听到陆含宜的名字,眼底带着一抹笑意,“含宜有孕了。”

“噢?”

陆令筠还真不知道陆含宜有孕。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周大白。《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31章 赏,接着赏,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68253字。

书友评价

我希望后面女主独美,养面首[偷笑]

女主全心全意为夫家做嫁衣,丈夫、庶子和姨娘躺赢文,鉴定完毕。

最近的更新开始水字数了,文笔也越来越差,现代词汇越来越多 这个女主居然觉得程用情专一不花心有责任感,重生了但又一次白重生是吗

热门章节

第124章 李闻洵去江南做官

第125章 王绮罗陆含宜都前往江南

第126章 宴请同僚

第127章 要休了邢代容

第128章 一生一世太长,姑娘不可当真

作品试读


“母亲,是儿媳做得不够好。”

陆令筠放下姿态,给秦氏一个台阶。

“你休要再这么讲,朔儿那不孝子全然不顾礼法,大婚当夜弃你不顾,我今天必须把他押来道歉!”秦氏冷眉看向手下,“世子爷在哪!”

“世子爷现在还在邢姑娘那儿。”丫鬟答道。

秦氏震怒,“还在那个狐媚子那里!今儿我不把那狐媚子一起收拾了都对不起列祖列宗!”

上一世,秦氏也是帮陆含宜出气了。

只是单叫了程云朔,没有动邢代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邢代容真真是世子爷的软肋,轻易不能动。

当初程云朔接她入府,已经是搞得鸡飞狗跳,世子爷都以命相逼,搞的大家关系都到了冰点,最终叫秦氏松了口。

平常时候,秦氏对那个女人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看不见。

可这一世,显然陆令筠叫她十分满意,远比陆含宜更叫她重视。

她话落下,陆令筠拦住道,“母亲,何必叫那姑娘过来,世子爷与她的情谊我昔日就有耳闻,世子娶我本就心怀芥蒂,我这刚进门就发难于她,必定引来世子爷逆反,世子爷性情儿郎,到时候只会叫大家难看,母亲心伤。”

陆令筠一番话情真意切,大度至极,直说到秦氏心坎。

程云朔再怎么胡闹纨绔也是她儿子,还是整个侯府唯一的独子,她也不想与他不快,伤了母子之情。

“筠儿,可总不能叫你委屈......”

“母亲,儿媳不委屈。”陆令筠笑着。

“好啊!”秦氏大合掌,握紧陆令筠的手,“我真是娶了一个好儿媳!温嬷嬷,将家中的对牌钥匙拿来,今日起,侯府就由少夫人管家,你们所有人都给仔细了,全都要给我帮衬着少夫人,谁敢对她不敬,一律严惩。”

“是!”

齐齐声音落地,一大串钥匙落入陆令筠掌心,“母亲,这给我是不是太早......”

秦氏笑着拉着陆令筠坐下,“你公爹身子不好,本来给云朔娶妻就是为了找人替我掌家,如今有你,我便能完全安心。”

陆令筠听此,大方拿下,“儿媳必不辱命。”

秦氏满意陆令筠极了。

越看越喜欢。

知进退懂荣辱,落落大方,有进有退有沉稳,原先只是确实是想找个人看着家,替她分点忧,现在已然有了几分期待。

这新进来的儿媳或许这能把侯府真正撑起来。

她拉着陆令筠说了好久的话,待得老侯爷在后院醒来,才款款领着她喝了她敬的媳妇儿茶。

老侯爷身子不好,似乎就是程云朔气的。

他在喝完媳妇儿茶看到自己儿子没出现,脸色又是变得极难看。

陆令筠连忙说着些别的安抚他,很快哄得老侯爷脸色转好,秦氏在一旁看得更满意了。

她叫嬷嬷回屋,将她嫁妆里压箱底的彩云冠和浮光锦拿来,添在原本的媳妇茶红包里,一起给陆令筠。

“你收好了。”秦氏笑着看着她。

陆令筠看着价值不菲的物件微微一怔,“母亲......”

“三日后你回门,且穿着这些去。”秦氏笑得更加慈爱。

这一套可是当初她回门时的穿戴,还是宫里的赏赐。

珍贵异常。

陆令筠接过,“谢母亲。”

就在这时,宁心院又来了人。

“侯爷,夫人,少夫人,世子来了。”

随着这声通传落下,屋里言笑晏晏的气氛一滞。

陆令筠转眸,就见屋门被推开,一个穿深蓝色蜀锦长衫的年轻男子迈步进来。

男子面如冠玉,鼻若悬胆,唇薄绯然,凤眸细长,眼角微扬,即便不笑也有三分恣意风流。

京中早有公认,宁阳侯小世子纨绔,但那模样确实也极好。

是十足的美少年。

比起陆令筠上辈子嫁的李闻洵,好看太多。

美少年进来后一脸冰冷,尤其在看到陆令筠后,目光微滞,继而更加冷漠。

“哐当!”

一个青花茶盏砸在程云朔脚边。

“你这逆子还敢来!”

程云朔紧抿唇,不语。

老侯爷火气蹭蹭上,剧烈咳嗽。

陆令筠连忙安抚,“父亲莫要动气,天大地大自己身体最大,何必因一些小事叫自己不舒服。”

在她温哄下,老侯爷这边慢慢顺了气,倒在床榻上闭着目,一副懒见程云朔的样子。

陆令筠与秦氏交换眼色,叫程云朔先退,她们哄他歇下,临别老侯爷拉着陆令筠的手,“令筠,那逆子再惹你气,我便打死他!”

“世子不会的。”

陆令筠温婉良恭,老侯爷气色这才彻底舒展。

她同秦氏出了内屋,一转头,便对上程云朔的冷笑。

“你还笑什么!”秦氏不满。

“母亲,我是笑一些人虚情假意,在你面前虚与委蛇。”

秦氏看他,“筠儿如何虚情假意,虚与委蛇了!”

“这才进门,在你们面前乖顺装样,一副讨好不就是虚情假意,虚与委蛇?”

秦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人家恭顺懂礼,侍奉公母怎是虚情假意!要得各个都像你养的那个青楼妓子,整日胡言乱语,放浪形骸才是真性情?”

“代容本就是真性情,是你们有偏见!”

“是我们有偏见,还是你有偏见!新婚当夜弃自己发妻不顾,如此羞辱,她不与你闹半分,白日替你尽心尽孝,引得你句句针锋相对,依旧无怨怼,如此这般,你自己说,你这不是偏见是什么!”

程云朔对陆令筠就是有偏见。

他见过邢代容后,觉得她那般喜怒于色,大胆豪爽的女子才是真性情。

像陆令筠这种大家闺秀,就算她一点错没有,那也是错。

程云朔盯着陆令筠,嘴硬道,“那她不还是找你们告状,说我和代容坏话,这不是虚伪是什么。”

这时陆令筠不必开口,秦氏便已经一脸失望的看着程云朔,“从进来起,筠儿未曾说你半句不好,更没说过你那金丝雀一句坏话,程云朔,你真是昏了头。”

听此,程云朔一怔,显然带着些不可置信看着陆令筠。

她竟然连告状都没有告?

在触及到陆令筠坦然从容的眸色后,程云朔不自觉多了两分躲避。

她,确实没与他争半分。

一直乖顺得像一阵清风,一如昨夜在他面前,静静的听着他说完所有的责难,也未曾说一个不字。

程云朔不是全然叛逆不懂礼,恰恰相反,他以前很重规矩。

陆令筠做到这样,他无话可讲。

“不管如何,三日后回门,你必须陪着筠儿去!”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般来说,妾的等级也是源自女子的出身,贵妾是娘家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于侯府而言,多是小官家里的庶女,或是一般富商家的女儿入府为妾可为贵妾。

良妾便是良家出身的清白女儿,或是主家有资历有背景的家奴,比如秋菱。

而贱妾则是最莫等的妾,一般的戏子,青楼女子,无依无靠被瞧上的孤女,这种入府之后,只能做贱妾。

像邢代容这等身份,本就做贱妾侯府都不会轻易叫她入门,可毕竟程云朔钟爱她,为了她,她愿意跟陆令筠,秦氏好好争取,一定给邢代容一个贵妾身份。

“贵妾?”邢代容念叨了一声,语气里多少带着一丝嘲讽。

程云朔拉住她的手,继续道,“代容,名分真的不重要,有我在,这府里没人敢欺负你,我会给你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和陆令筠一样吗?”邢代容反问。

程云朔听到这里一噎,他皱眉道,“你又何必要与令筠比。”

说到底,程云朔也是个门清的。

他给邢代容的也只能是他能力下最好的,但绝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是正妻,岂能跟妾一样。

“呵呵。”邢代容平静的冷笑两声。

程云朔继续握紧她的手,哄着,“代容,贵妾只比正妻低,在侯府里便是其他人里最高的,我真的跟你保证,此生我就你一人,你信我,好吗?”

只要不跟陆令筠比,她绝对是侯府里过得最好的女人。

还有他一生一世的宠爱。

这绝对是叫无数人羡慕的。

他话音落下后,邢代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程云朔,我们私奔吧!”

“什么?!”

程云朔一惊。

“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程云朔,“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

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

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她只能在她手底下讨活。

她没办法接受。

她要逃。

程云朔带上钱,带上她,他们一起去外面,找个好地方自由买房子买地生活,而她不就是程云朔名正言顺的正妻吗!

犯得着在这里被陆令筠压着活吗!

她这话叫程云朔皱紧了眉。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也不是上一世。

上一世是程云朔愚蠢的把邢代容当做自己的敌人,处处打压针对,把两人的感情越逼越紧,更是因为把邢代容的孩子打掉这个重要导火索,让程云朔决心抛下一切,带着邢代容私奔出逃。

可这辈子呢,程云朔为什么要跟邢代容私奔?

他在京里做侯府小世子不香吗?做金吾卫不好吗?他纳了邢代容,娇宠在府里,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说他,就连秦氏如今也在陆令筠的说和下,对他放任自由。

所有人都给够了他自由和空间,他为什么要离开侯府和邢代容私奔?

一旦私奔,那便是背上不忠不义不孝的骂名。

上一世同邢代容爱得你死我活也就罢了,这一世,邢代容和他的感情并不足以让他选择这种极端方式。

程云朔皱眉紧锁。

“云朔!”邢代容抱紧他,“我真的不想在侯府生活了。”

“我们带上钱,离了京城,随便到哪里买房子买铺子买地,到时候我们一起开铺子做生意,收租子,我做你的正妻大娘子,咱们做一世的快乐夫妻,再没人欺负我们头上。”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秋香院里。

秋菱欢欢喜喜的伺候着陆含宜吃饭。

小院子灯火晃晃,秋菱一直跟陆含宜讲着以前的趣事。

聊着聊着,原本对秋菱还刻意保持着几分距离的陆含宜也放了开。

说到底,故人旧人在人心底的份量都是不一样的。

陆含宜一开始把秋菱赶走,真是激情上头。

他前脚在飘香院花了万两黄金与一群世家子斗彩,把邢代容强势赎了身,那一刻真真是为了她能与全世界为敌。

邢代容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回去之后,立马把秋菱赶了出去。

全然什么不管不顾。

如今秋菱重新回到他身边,往昔情谊慢慢浮起,他不由觉得当初他对邢代容确实是太过上头。

这世间哪有一直滚烫炙热的激情,若是没有一起面对着全世界的风雨,上头的激情终是会慢慢往下褪。

“世子今夜还宿在我这儿可好?”秋菱小意温柔道。

陆含宜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嗯。”

秋菱眉间忍不住喜色,她正要给陆含宜夹菜,便听得屋外传来秋葵的声音。

“世子爷.......”

秋葵低着头走了进来,看到秋菱更是把头使劲往下低,细声细气道,“秋菱姐。”

秋菱一眼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你脸怎么了?”

陆含宜跟着把目光落在秋葵脸上。

秋葵慌忙的捂住脸,“没什么,我出门不小心撞的。”

“得了吧!撞能撞出来一个大巴掌印?是不是你屋里那位打的?”秋菱一眼鉴真。

秋葵哪里敢多说,“不是的不是的,就是我不小心。”

“你别再给她说话了,现场都是我们自己人,也该让世子知道那位到底是个什么人!”

“秋菱姐,你别说了,邢姑娘她听到世子又不回去也是着急了。”秋葵捂着脸一脸为难。

陆含宜听到这儿一掷筷子,“就这个脾气还想叫我回去!”

“回去告诉她,我不会回去的!她要是再跟为难你们,这辈子别想我回去!”

秋菱听到这里又是喜上眉梢。

当天夜里,果然世子没有回去,宿在秋香院。

不过世子依旧没有跟秋菱同房,他就是同邢代容置气一般,两人闹着脾气。

终于第三天的时候,邢代容自己忍不住了,出了摇光阁,跑来秋香院。

“陆含宜!”

邢代容站在秋香院门外大叫。

没一会儿门开了。

但出来的只有摇着团扇的秋菱,“呦,这来的是呀。”

“你这个贱人!”邢代容一见到秋菱就气得牙根痒痒,张牙舞爪便要与她撕打。

秋菱挺起胸脯,把脸凑上去,“打,往我脸上打,打了正好给世子好好瞧瞧。”

邢代容听到这里,气焰顿时就压下一大半,妈妈的,这贱人上次就是用这种阴招害她,还想要陷害她。

索性秋葵在后面拉架,她顺势就停了下来,指着秋菱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一次两次陷害我,你怎么这么贱!贱贱贱!贱死了!”

“呵呵,真是人贱不自知,我再贱贱得过你,抢不赢就打人,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以前是世子宠着你,惯着你,叫你蹬鼻子上脸,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满府上下全把你当个笑话!”

邢代容哪里骂得过秋菱,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要陆含宜把你杀了!”

“呦!你去呀你去呀,哦不,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世子爷一大早就出去了,他走得可早了,一看就是不想见到某些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某些人真该好好想想了,自己的恩宠是不是到头了!”

“你胡说!陆含宜答应过我这辈子就我一个!他是我的!你说这么多也不能掩盖你抢我男人的事实,你就是抢男人的贱小三!贱小三!”

“少在我面前发癫!”秋菱一把甩开她,瞪着眼睛指着她鼻子骂,“一口一个世子爷是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侯府的当家主母!你就是一个连妾都不是的爬床的!再看不清自己身份老娘撒泡尿亲自给你照照!”

秋菱说着回屋把自己夜壶拎出来,对着邢代容泼去。

邢代容看到这儿,连忙堪堪躲过。

腥臊的味道在她旁边传来,她气得全身发抖。

正要冲上去找秋菱,秋菱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什么东西!真当自己是当家主母,还敢来老娘屋里逞威风!”

邢代容气到全身颤栗,满脑子空白,看着紧闭的房门,气得狠狠踹两脚。

可这两脚只叫她疼得慌,她又气又委屈的往摇光阁跑。

刚跑回去,秋菱最后两句话突然点醒了她。

当家主母?

陆令筠?!

此时。

秋风飒飒,日头正好。

穿堂风正舒服的小花厅内,陆令筠看着账本。

“解气,解气,真是解气!”

“刚刚秋姨娘拎着屋里的夜壶哗啦一声冲出去,对着那邢代容泼,把她泼得再也放不出一个屁来。”

春禾和霜红全都笑得前仰后合,过来传话的小薇更是笑得眼泪都飞出来。

“少夫人,这种人就该这么对付!叫她天天在我们面前发癫!”

翻看账本的陆令筠浅浅勾笑。

她也没想到秋姨娘气人的本领一点也不小。

短短两三天,就把邢代容气得坐不住,狠狠磋磨了她一番。

“好了,霜红,你等下出府一趟,告诉芷染一声,叫她这段时间开始广囤木炭,如今刚入秋,收购价格比较好。”

“是。”霜红止住笑,扶着肚子应下。

陆令筠在府里事物一一熟悉之后,便要开始打理自己名下的庄子和产业了。

作为重生者的她,必然要抓住一些重要的时间点,她可记得今年冬天特别冷,木炭价格蹭蹭直高,到后面更是重金想买都难。

上辈子她那个时候在李府,李家木炭数量不够,全都紧着家主和李家大哥一家,她那时跟着李二可是受了不少寒,身子骨也是在那时就落下病根。

这一世,她提前掌握先机,先把木炭备起来。

她这儿把事务安排下去,另一边又传来人报。

“少夫人,摇光阁那位又来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阿姊莫怪,含宜也才刚查出身孕,连父母都还没回禀。”李闻洵贴心道,“我们也是想着再过些时日同家里说。”

陆令筠听此,“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李闻洵看着陆令筠,犹豫片刻继续道,“阿姊若是有空,也可多约含宜出去走走,我瞧她在家里总是一个人,也闷得慌。”

陆令筠点头,“好。”

“如此我们便不打扰阿姊,阿姊你们玩好。”

几句简单寒暄过后,李闻洵识趣的让开路。

陆令筠同他颔首,“也祝妹夫明年高中。”

她说完,便领着王绮罗离开。

她同李闻洵一世夫妻,却也没多深的情感。

李闻洵此人温润谦和,其实是个薄情冷情之人,他从小生活在长兄的阴影里,李家大量资源都倾注在他哥李闻泽身上,他在家里关注度极低,所能获得的资源也极少。

这就叫他非常渴望出人头地。

可偏偏,他能力并不突出。

也就是上辈子有陆令筠扶持他,助他一步步登上最高点。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和李闻洵算是还不错的搭档,两人从未红过脸,彼此相敬如宾,可陆令筠深知一点。

若是她无用,李闻洵会一脚把她踹开。

她为了给他生孩子伤了身子,李闻洵就对她态度大冷,若非她能力突出,守得住正妻之位,李闻洵绝对能做到将她休弃。

一世夫妻,陆令筠极为懂他,李闻洵是个极看重利益且极为冷血之人。

这一点,他竟然与程云朔天壤之别。

程云朔只是看着叛逆混账,骨子里却极重情谊。

陆令筠带着心事往香积寺里走去,耳边传来王绮罗的声音,“我还是觉着你那好姻缘叫你妹妹抢去了,那李二公子温润如玉的,跟你才是良缘。”

她话音落下,斗笠下的脑袋便被戳了一下。

“哎呦,怎么了。”

“程云朔可比他强多了。”陆令筠嗔着。

王绮罗:“......”

“你就瞧人家李二公子刚刚还念想着自己怀孕妻子,叫你陪陪陆含宜,这难道不是好吗?”

“呵呵。”陆令筠假笑两声,“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

李闻洵能是只想着陆含宜吗?

他分明想的是她这宁阳侯府。

叫陆含宜常来攀攀关系,作为连襟姻亲,走动多了肯定会给他找些好处资源,李闻洵精明着呢。

他知道想要登到那最高大宝殿靠的不是真才实学,是背后的势力。

你背后有哪些人,你是谁家的代言人,和谁的利益绑定,便能走到相对应的高度去。

他不过一个李家次子,娶的还是五品编修家的女儿,自己家妻子家力量都这么弱,他能靠着谁!

上一世,她为了叫李闻洵出头是真真费劲了心血。

好在这一世,她不用遭这个罪,费这个力。

她那好妹妹费尽力气抢她的姻缘,这等福报就留给她。

如此想来,陆令筠都觉得身心舒畅。

这重生的小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她拉着王绮罗认认真真给菩萨上了几柱香,捐了些香火钱,在香积寺用过素菜午膳才不紧不慢的回去。

她刚回侯府,便接到李家来的消息。

“少夫人,李家传来邀约,说您最近要是有时间就去李家坐坐,二小姐刚查出有孕,想同您聊聊天。”安嬷嬷道。

陆令筠听到这儿,一笑,李闻洵的动作还真是快。

“好,我明天就去一趟。”

人家都请上门了,陆令筠哪有拒绝的道理。


陆含宜的话让全场一静,柳氏更是欢喜得挡都挡不住。

她连连谦虚几句,一副同陆令筠母女情深,拉着陆令筠诉说,她从小母亲早亡,她教养她掏心掏肺,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

听得陆令筠都嫌烦。

她敷衍的应了几声,便跟着陆含宜离开。

走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屋里。

陆含宜还傻愣愣的站在上面,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她现在的相公李闻洵叫了她好几声都回不了神。

陆令筠收回目光,轻轻一笑。

这才哪到哪儿,等得陆含宜发现她自己费尽心机嫁得相公后面根本和他走向不同,更有的她不敢相信。

因为第一步的中状元,就是她当年四处筹谋,散尽近半嫁妆,与各位翰林夫人往来送礼,还得了一点运气,买来一堆题才叫他压中的。

她要是一点不做,李闻洵哪来的状元命!

陆令筠走了之后,屋子里的女人们也都陆续散了。

大家今儿瞧着一番好戏。

至少她们知道了,陆令筠嫁豪门,确确实实嫁得不错。

有里有面,风风光光。

真不知道陆含宜是脑子抽哪里了,嫁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六品小官次子。

众人散了之后,陆含宜一口一个,“不可能,绝不可能!”

“含宜,你到底怎么了!”柳氏看向自己女儿,真觉着她像是中邪了。

“娘!陆令筠绝不可能受宠的!”

“行了,你现在也别盯着她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吧。”柳氏叹口气。

今儿陆令筠出了风头,可事情都到这一步,哪里还能后悔。

“母亲,我以后会好好待含宜的。”李闻洵道。

陆含宜这时想到了什么,“对,娘,你且等着看吧!闻洵他一定会高中!到时候我们绝对比陆令筠过得好!”

就算陆令筠现在表现得跟她上辈子有点出入,但到底侯府就是那个破烂样子,陆含宜以后会跟贱妾私奔,而她以后,会跟着李闻洵一步步高升!

她真正的好日子是在李闻洵这儿!

跑不掉的!

陆含宜这笃定的语气叫李闻洵微微脸红,“我会努力的。”

“相公,我相信你一定会高中状元的!”

李闻洵的脸更红了。

明年春闱,他准备了很久了,确实有把握冲个进士,但是状元他是万万不敢想。

好在这是私下说,权当他妻子支持他。

柳氏见自己笃定的女儿,只想着,罢了罢了,再多看看吧。

说不定自己女儿真的说的对,她选的这个才是真正的乘龙快婿。

要不得,她真要郁结气死。

陆令筠和陆含宜上了马车,马车行得悠悠。

车上,两人无话。

陆令筠安安静静,岁月静好的翻着书看。

只当旁边的陆含宜不在,毕竟,他却是也对她没兴趣,和她保持着天南地北的距离,两人中间能隔出两个人来。

这时,马车突然一停。

没什么意外要互相触碰,陆令筠自己坐得极稳,抓着车杆纹丝不动。

旁边的陆含宜也是一样,端坐着和她保持距离。

“怎么了?”

陆含宜不满道。

“世子,前面有对卖身葬母的小兄妹。”外面,传来清风的声音。

陆含宜听到这里,挥挥手,“别管他们,走吧。”

陆令筠却是掀开了车帘往外瞧一眼,只见人群中,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一个八九岁的女孩,男孩跪着,女孩抱着草席上已经死了的女人哇哇大哭。

两个孩子都瘦得不像话,陆令筠留意到就男孩头上插了草标,他妹妹头上是没有草标的。

那意思是只卖他,他妹妹是不卖的。

奴籍是最贱的,卖身为奴后,往往这辈子都赎不了身。

不知怎的,陆令筠叹了口气。

她从身上拿出柳氏今天给的一包银子,“霜红,叫他葬了母,带着妹妹好好过日子。”

“是。”

车帘放下,她转头便对上陆含宜的眼睛。

陆令筠想了想,解释一句,“这世道没了母亲的,日子很难过。”

她怕解释太多叫陆含宜又说她虚伪。

毕竟,他对她又没好印象。

做这种好事有时候是挺虚假的。

她说完静静坐回原位,这时却听到陆含宜一句。

“嗯,听说你打小也没了母亲。”

陆令筠抬起头来,陆含宜对着外面道,“再给他们点钱,不用他们跟来。”

陆含宜说完,低头把玩着自己的盘珠。

陆令筠这时觉得,她这一世嫁的夫君虽是纨绔叛逆了点,倒是一个难得坦诚直率的人。

人品并不恶劣。

很快,马车回到了侯府里。

刚停稳,陆含宜便迫不及待的下车。

见着陆含宜要走,她只冲他道了句,“多谢。”

陆含宜听到道谢,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以后咱们就这样。”

陆令筠一笑,点头,“好。”

陆含宜是跟她说,今日也算合作愉快,日后大家相敬如宾,陆令筠在家给他面子,他也会在外给她些体面,配合她行事。

陆令筠要的也不过就如此。

她从马车上下来,陆含宜已经向着他的摇光阁走去了。

“咱们也回吧。”

“是。”

从陆家回门回来,陆令筠先去了一趟秦氏那边。

秦氏那儿已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晓了她今日回门的事儿。

毕竟她身边还带了不少侯府的人。

秦氏在知道自己儿子今天乖乖去了,并且没有任何出格事情后,就笑得合不拢嘴。

陆令筠回来后,又给她好一顿夸赞陆含宜,只听得秦氏全身舒畅。

她拉着陆令筠又是亲近又是喜爱,只道娶了个好儿媳。

她相信,若是换个儿媳,万事万物真不能像陆令筠处理得这么好。

她又给陆令筠赏了不少东西,临别的时候紧紧拉住陆令筠的手,轻声嘱托道。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奇怪的是,明明以前邢代容与人对比,程云朔总是觉得她独一无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觉得,邢代容也没那么亮眼,逐渐变得俗气。

“程云朔!”邢代容撅着嘴看向他。

康平从侯府账上把钱支走,去了官府,把事儿解决了。

事儿虽解决,可今天聚福自助餐被查封,一群货郎供应商将聚福自助餐告上官府已是人尽皆知。

皆因当初街头巷尾传颂邢代容火热,她如今被告,被拖欠银钱的事儿同样是传得火热。

一天之内,邢代容的口碑急转直下。

从原本心善好施,当世奇女子变成了拖欠无辜货郎货款,拿人家菜食给自己做口碑,最后还逼得侯府出钱给她收拾烂摊子的老赖皮子。

与此同时,不知道是谁传出来邢代容还要开内衣店这种离经叛道的店铺。

当下,更因她之前青楼出身,引得所有人添油加醋的议论纷纷。

什么青楼出身,只会欺压无辜货郎,借人家花献佛,借别人钱给自己博名声的赖子,满脑子污秽点子,只会勾z引男人,试图上位,哄骗侯府世子团团转。

她那些个仙名妙谈一下子没了踪影。

那些谈论程云朔娶了个妙人的朋友们全都口风一转,各个揶揄着他。

连带着程云朔往后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只待在他的摇光阁。

他份例虽然没了,但是他的伙食还是得供应。

只是吃的都是府上常规供应的餐食,他以前想要随意加的菜肴随着月例停了,而没了。

超过标准的都是要花钱的。

转眼,临近中秋。

秋菱得了一身新衣裳。

侯府家大业大,普通丫鬟小厮一年都有两身新衣,姨娘主子这些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指标,姨娘是一季度一身,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再多得一套。

秋菱穿着库房刚送来的桂色绣花秋袄新衣服乐滋滋的在院子里闲逛。

大老远,就看到还穿着夏季薄衫的邢代容。

“呦,妹妹还穿夏天衣裳,不冷吗?”

秋菱摇着扇就迎了上去。

风水轮流转,她得势的时候,秋菱躲着,如今邢代容落魄了,她可不得使劲踩踩。

邢代容看了一眼满身新衣服的秋菱,哼了一声,往边上走。

“着急走什么,说会儿话呗。”

“我跟你有什么好说。”

秋菱直接炫耀道,“你看我新做的衣裳好不好看,你的新衣服呢?中秋可都在发衣裳,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不是姨娘,没有份例~”

邢代容:“......”

她咬着后槽牙看着小人得势的秋菱,她奶奶个腿,这贱人就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打程云朔份例没了后,她也就没钱花了。

她在侯府没名没份,是没有月钱和份例的。

吃穿全得程云朔掏钱,她从青楼过来,又没有秋衣带来,程云朔现在没钱,她就没能做新衣服。

入了八月中旬,还穿着夏天的薄衫。

一件秋衣都没有。

“你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那么一身破衣裳!”

“破衣裳......你有吗?”秋菱摇扇一顿,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秋葵,我们回去!”

邢代容不跟她讲了,如今落魄,不与她争了。

“妹妹你别着急走啊,如果实在没有秋衣穿就跟我说,我屋里还有两身旧的,你拿去穿穿。”秋菱笑着。

“再不行,你给少夫人敬一杯妾室茶,少夫人宽厚,肯定会给你发新衣服的!”

邢代容气得走得更快了。


陆令筠心满意足从柳氏屋里出来。

用一匣子东西换了满满一堆添妆。

她最后那句每一样都登记是特意说给外人听的。

东西在柳氏手里,说到底给多少都是她说的,可她说每一样都记下来,那就是说给那些送礼的人听的。

他们都会知道他们有东西给了陆令筠。

凭着陆令筠要嫁进侯府,日后是侯府夫人,谁都想跟她这落点心意。

这样,柳氏送来的东西,就算不能做到对半平分,也足够面面俱到都给一些。

日后少不了在陆令筠面前说句,当年你大婚我们也是添过东西的。

上一世,陆令筠不想在这些地方跟陆含宜争,她一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各自收各自的添妆就是了。

这一世,叫她知道那些龃龉,就别怪她下手了。

要做好当家主母,第一件事就是,算计她的,一定要反击。

如水东西往陆令筠小屋里送。

很快,就临近婚期。

大婚前日,侯府的聘礼家里的嫁妆摆满了陆令筠的院子。

足足一百零八抬嫁妆。

陆家自诩清流,绝不昧女儿家聘礼,还得返相当一笔出去当嫁妆。

为了一视同仁,每个女儿给了二十抬。

外加上添妆差不多添了两抬。

陆令筠自个儿的,生母留下来的六抬,一共一百三十六抬嫁妆。

而陆含宜七加八加总共一百抬嫁妆。

李家不过六品侍郎,给了六十八抬,陆家给了二十抬,亲戚们添了三抬,还有柳氏的私库九抬,总共也凑了一百抬。

样子上没太输陆令筠。

当然,陆令筠的嫁妆每一抬都实得紧。

陆含宜的嫁妆里不少虚抬。

装一床被子也算一抬,几条板凳也算一抬,七八个瓷盆都算一抬。

这点陆令筠是最知道的,光是李家送的六十八抬里一半都是虚的。

这辈子,嫁妆方面,陆令筠远超过上辈子。

真真是足够从生花到死,若是换算普通市井人家,都够一百户人家花一辈子!

再就是陆家还派人在侯府和李家打了口新井。

这年代大户人家嫁女,除却十里红妆将女子一辈子的吃穿用度都备上,还有不少体面人家会去婆家单独打一口井。

为的就是说日后他们家姑娘就是喝的用的水都是娘家准备的。

一辈子用到的东西,娘家都包了。

新井,陆家也打好了。

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备齐后,陆家还给她准备了几个陪嫁丫鬟。

陆令筠原本有一个贴身丫鬟芷染,一个粗使丫鬟霜红,还有一个被她派在庄子上看着活计的奶嬷嬷张氏。

柳氏又给她挑选了两个俏丽的头面丫鬟,四个粗使丫鬟,以及两个嬷嬷。

俏丽的头面丫鬟其实就是陪嫁丫鬟了。

日后若是想抬姨娘,就是从她们中抬。

豪门大户们一般都是如此,自家带去的人,不管是做姨娘还是做管家,总归是放心些。

可鸡贼的是,柳氏并没有给陆令筠这些人的卖身契。

陆令筠看着面前送来的几个丫鬟,“你们叫什么?”

“奴婢春杏。”

“奴婢春禾。”

两个俏丽丫鬟仰头道。

她们俩模样长得不错,红唇皓齿,眉眼清秀,皆是十六七岁,正当年的好时候。

剩下四个粗使丫鬟全都低着头,年龄在十三左右,长相都很普通,她们分别叫小薇,小琴,小悦,小蕊。

而那两个嬷嬷其中一个是柳氏身边跟了好多年的万嬷嬷,另一个是新招来的,叫安嬷嬷。

“姑娘,夫人叫我们跟着你,日后给你把关,定然不叫你在侯府受委屈。”万嬷嬷道。

陆令筠笑着冲她们点了点头,“好呀,你们既然跟了我,以后就是我的人,只要好好做事,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

“是,小姐。”

陆令筠叫芷染给她们分别包了红包,打发她们下去。

退下的时候,万嬷嬷眼底是止不住的得意。

一副十拿九稳,稳稳拿捏住陆令筠的模样。

“小姐,那些人定然是夫人派来监视您的眼线。”

人走后,芷染道。

陆令筠淡淡一笑,红唇只吐出两个字,“不怕。”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可除了春杏和春禾,其他人和上辈子赏给她的人一模一样。

她对她们早已了若指掌,更是知道她们全部把柄和软肋。

不得不说重生真好,就跟开了天眼一般,一堆人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春杏和春禾上辈子没给她,大抵是这辈子她要嫁的是小世子,姨娘也得找个好看的。

见陆令筠依旧是这般风轻云淡,芷染只觉得自家小姐最近又变了不少。

她家小姐是不是太佛系了。

这样真的能行吗?

会不会被人欺负呀!

不行,她日后得多看着点,多仔细点,决不能叫人欺负了小姐!

大红的喜稠结满陆家,宁阳侯府以及李家。

婚前杂七杂八的事儿全都落了地,夜深后陆家却更加的热闹。

因为正式准备婚嫁了。

陆令筠只小眯了几个时辰便被喜娘们叫起,浣面开脸,喜婆用两根细线绞着陆令筠脸上颈上的显着稚气的绒毛,开出光滑的皮肤。

开面意味着以后不再是黄毛丫头,是一个真正的成人了。

陆令筠看着镜中柳眉杏眸,肤凝如玉的自己,不禁莞尔。

她竟又嫁人了。

开面过后便开始上妆挽发髻,七八个喜娘忙碌着,从凌晨一直忙到鸡叫。

待得天亮,她已着最艳丽的大红喜服,满头沉甸甸着满珠翠盖上喜帕静坐在屋里,在繁复的流程和一声声的祝福下,迎来了接亲的喜轿。

陆令筠由与她几分相熟的庶弟背着上了轿。

接亲,上轿,下轿,跨火盆,过门,拜堂......送入洞房。

可惜,这一次她全然没有第一回的悸动和小儿女的期待。

她跟玩偶一样被摆弄了一整天,待得一声礼成,总算送入了洞房。

侯府里热闹非凡,嘈杂的声音一直到了半夜才歇下来。

陆令筠的房门也终于被推开了。

陆令筠还盖着红盖头,烛火悠悠,在有限的视野里,她看到一双大红男靴。

“你就是陆家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