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过分贪恋全本阅读

过分贪恋全本阅读

江蓝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过分贪恋》,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沈时砚沈鹿溪,由大神作者“江蓝蓝”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慕夏拉着沈鹿溪直接进了一个最豪华的包厢,根本还没点菜,她们进去还没一会儿,服务员就端着各色的海鲜鱼贯而入。沈鹿溪看着不由惊了惊,“怎么上这么多?我们不是没点菜吗?”慕夏大手一挥,“这家海鲜餐厅是我妈新开的,今天敞开了肚皮吃。”沈鹿溪,“……”“夏夏,你是打算喂猪么?”“哈哈哈——”慕夏笑的特别开怀,伸手......

主角:沈时砚沈鹿溪   更新:2024-06-11 22: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时砚沈鹿溪的现代都市小说《过分贪恋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江蓝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过分贪恋》,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沈时砚沈鹿溪,由大神作者“江蓝蓝”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慕夏拉着沈鹿溪直接进了一个最豪华的包厢,根本还没点菜,她们进去还没一会儿,服务员就端着各色的海鲜鱼贯而入。沈鹿溪看着不由惊了惊,“怎么上这么多?我们不是没点菜吗?”慕夏大手一挥,“这家海鲜餐厅是我妈新开的,今天敞开了肚皮吃。”沈鹿溪,“……”“夏夏,你是打算喂猪么?”“哈哈哈——”慕夏笑的特别开怀,伸手......

《过分贪恋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嗯,回来了。”视频里慕夏重重地点头,“要不要现在见我?”


“要要要。”沈鹿溪高兴的不行,“定位发过来。”

“嗯,带上小艺一起吧,我也想小艺了。”慕夏完全不知道沈鹿溪奶奶和妹妹出事,笑嘻嘻提沈锦艺。

提到妹妹,沈鹿溪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说,“小艺现在不方便出门,改天我再带你去看小艺吧。”

想到沈锦艺先天的自闭症,慕夏也就没有多问了,笑着说“好”。

两个人结束视频通话,沈鹿溪立马就收到了慕夏发来的定位,离晋洲湾一号还挺近,她直接打了个车过去。

慕夏在一家新开的海鲜餐厅。

她知道沈鹿溪超喜欢吃海鲜,但是自从她爸爸入狱,被罚款一百多万,她妈妈抛弃她们姐妹俩个一走了之后,她家的经济条件就一落万丈,再也吃不起海鲜了。

也不是再也吃不起海鲜,至少是吃不起好的海鲜了。

“沈鹿溪!”

慕夏就在餐厅门口等着,看到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沈鹿溪,她高兴的大叫一声,飞奔过去。

沈鹿溪顺声看去,看着仍旧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个没心没肺模样的慕夏傻姑娘,不由的灿然一笑,张开双臂,两个人抱在一起。

“我去!”两个人在街边,肆无忌惮搂搂抱抱好一会儿后,慕夏才松开沈鹿溪,上下打量她,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为什么这一年多,你从来不主动跟我视频了。”

沈鹿溪笑,“为什么?”

慕夏瘪嘴,“因为你一个人在偷偷变美,不想让我看到,你太没良心了吧。”

沈鹿溪配合着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呀,居然被你发现了。”

慕夏斜眼嗔她,一边拉着她往餐厅走了一边道,“待会儿老实跟我交往哈,我没回来的这一年多,你都干了些什么,又是怎么偷偷变的这么漂亮的。”

沈鹿溪笑着点头,“嗯,绝对你问什么我答什么。”

沈鹿溪和慕夏,从初一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不仅如此,她们俩还是班上公认的最漂亮的女孩儿。

有人说沈鹿溪更漂亮,也有人说慕夏最美。

一般两个女孩被同学这样比较,都会成为对手,暗自较劲儿。

可沈鹿溪和慕夏不是。

她们不仅从来不较劲儿,还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她们当时就读的,是贵族高中,那个时候,沈鹿溪家里还算有钱,完全能支付得起她的学费。

不过,那时候慕夏成绩不太好,沈鹿溪则是班上甚至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学霸,但这丝毫都不影响两个人的友谊。

中学六年,两个人好的能穿同一条裙子,喝同一杯奶茶。

慕夏拉着沈鹿溪直接进了一个最豪华的包厢,根本还没点菜,她们进去还没一会儿,服务员就端着各色的海鲜鱼贯而入。

沈鹿溪看着不由惊了惊,“怎么上这么多?我们不是没点菜吗?”

慕夏大手一挥,“这家海鲜餐厅是我妈新开的,今天敞开了肚皮吃。”

沈鹿溪,“……”

“夏夏,你是打算喂猪么?”

“哈哈哈——”慕夏笑的特别开怀,伸手去挑起沈鹿溪的下巴,朝她挤眉弄眼,“宝贝儿,你要是愿意当那头猪的话,我肯定愿意养你。”

沈鹿溪,“……”

……

两个人吃饱喝足,一看时间,还挺早,慕夏拉着沈鹿溪想去酒吧。

沈鹿溪其实不太想去,但不想扫了慕夏的兴,就一起去了。

她们去的酒吧环境气氛都还不错,两人到吧台坐下,先点了两杯红粉佳人。

调酒师给她们调酒,慕夏往舞池里张望,看了几秒,趴到沈鹿溪的耳边问,“要不咱们也去跳舞吧?”

沈鹿溪摇头,“我不太会。”

“切!”慕夏斜她,“骗鬼你,你学了那么多年的芭蕾,就这群魔乱舞的,能难得住你?”

沈鹿溪笑,“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个洗手间。”

“嗯。”慕夏点点头,“去吧,等你回来咱们就去跳。”

沈鹿溪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反正先去了洗手间。

等沈鹿溪刚才没几秒,两杯调好的红粉佳人就被端了过来,慕夏随意端起其中一杯,喝了起来。

她酒量挺好的,反正自从高中开始偷偷喝酒起,她就没有醉过。

不过,这会才半杯鸡尾酒下肚,她就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连坐都有些坐不稳了。

当她放下酒杯,正抚着额头休息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子来到她的身边,扶手搂住了她。

沈鹿溪在洗手间里接了个电话,回到吧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慕夏的人。

只以为她等不及,自己先跑去跳舞了,所以,沈鹿溪不断在舞池里张望搜寻,可却看不到慕夏的半丝身影。

正当她疑惑的收回视线,准备给慕夏打电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无意瞟到,不远处角落的楼梯里,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正搂着一个身影无比熟悉的女人往楼上走。

那女人是——



好在这个时候,学校的师生要么是放暑假了,要么都在大礼堂内参加毕业典礼,礼堂外除了刚刚那个扶着沈鹿溪上洗手间的女同学外,根本没有别人。


偏偏,女同学被惊吓到,根本没记住沈时砚的样子,一时间更加没想起来沈时砚是谁。

黑色劳斯莱斯的后座上,沈鹿溪被粗暴的扔在后座上,不注意又撞到了崴伤的左脚,一时疼的她一张脸都快要皱成一团,眼泪都冒出来了。

可正盛怒中的沈时砚却管不了她。

他动作仍旧粗暴,将歪在座椅上的沈鹿溪一把拽到自己跟前,然后长指捏住她的下巴,用了不小的力道抬起她的头来,一张刀削斧凿般的面庞仿佛染了霜雪般,黢黑的双眸幽幽地睨着近在咫尺的人,喉结滚动,几乎是磨着后牙槽,一字一句地问,“怎么,不想干了?嗯——”

沈鹿溪原本就疼,这会儿他那么大力气捏着她下巴,还那么凶那么冷的睨着她,她只觉得一下子更疼了,浑身哪哪都疼。

可她却拼命地忍住眼里的泪,咬了咬唇角问,“沈时砚,你说什么?”

她确实是没太听明白他的话。

或者说,是没太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沈时砚目光沉沉地睨着她,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两分,“沈鹿溪,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跟你的那位陈学长保持距离,毕竟,我沈时砚没有跟人分享同一个女人的癖好。”

“那你呢?”

沈鹿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倔脾气一上来,有些话,根本不经大脑,脱口就问了出来。

但话问出来,她又后悔了。

可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

所以,她只能强行保持着平静,倔强地迎着沈时砚怒火中烧的目光。

“我?!呵——”沈时砚睨着她一声讥诮的冷笑,“我什么?你不是自称自己和我是老板跟打工妹的关系么,怎么,老板的事情,你一个打工妹管得了?”

是呀!

她闹什么情绪呢?在沈时砚的面前,她怎么能跟他闹情绪呢?

有了情绪,闹脾气,不过就是自取其辱罢了。

忽然,沈鹿溪就有些悲哀且悲凉的撇开头去,不再愿意跟沈时砚对视。

可沈时砚不允许。

此时此刻,在沈时砚看来,她撇开头,就是对他的漠视,对他的毫不在意。

强行的,他又用力扭过她的头来,逼迫她看着自己,磨着后牙槽一字一句的警告,“沈鹿溪,想想你躺在医院的妹妹,还有呆在监狱的爸爸,你要是惹我不痛快,真没你什么好处。”

沈鹿溪被迫与他对视,想到如果沈时砚不愿意帮自己了,可能孙教授就不会给妹妹看病了,她就算是有钱也没用。

还有在监狱的爸爸,沈时砚要是不开心,随便打个招呼,让爸爸在监狱里多呆几年也完全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就算能赚钱了,也帮不了爸爸。

想到这些,眼泪忍不住簌簌落下,一下子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沈时砚,我没有想过要见陈学长,我也不知道陈学长为什么会在学校,更不知道他为才又会突然出现帮我,我跟他就是校友和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们之间一点你以为的暧昧和男女关系都没有,你可不可以相信我?”

沈鹿溪一边哭,一边抽抽搭搭的央求,那双望着沈时砚的清凌凌泪盈盈的眼睛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无助,甚至是绝望。

妹妹和爸爸,现在就是她的全部。

......



再去看劳斯莱斯的车牌号码……不是沈时砚又是谁。


霎那,沈鹿溪呼吸一窒,往后座的车窗看去。

可透过车窗,却看不到车里的任何情况,但隔着一扇车窗,沈鹿溪却明显察觉到了车里面坐着的人朝自己投来的视线。

阴沉沉冷森森的,还裹挟着浓浓的愤怒。

沈时砚什么时候来的?他又看到了些什么?

自己答应过他,尽量不要跟陈北屿见面的。

可刚刚……

沈鹿溪心里有点儿不安,还有点儿怕,甚至是有点儿类似出轨被抓的窘迫感。

她想了想,摸出手机来,翻到沈时砚的号码,给他打电话。

可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就是没有人接听,直到自动挂断。

等她再想打第二次的时候,人却陡然间清醒。

她在不安什么?又在害怕窘迫什么?

她拿沈时砚的钱,只是陪他上床而已。

难道,自己还要为了他,连交朋友和日常的社交权力,都要放弃吗?

就算她放弃,可沈时砚呢?

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正经的关系,沈时砚不会因为她和他的不正经关系有任何的束缚,她也不应该有。

毕竟,她也是人,和沈时砚一样的人,他们拥有的权力,是平等的。

当即,沈鹿溪要落下的手指又收回,然后,将手机放回了身上的小挎包里,又撑着台阶站起来,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路口走,去那儿等陈北屿。

十几米远处的劳斯莱斯上,沈时砚靠在椅背里,扭着头微眯着黑眸,所有的目光,一错不错都落在沈鹿溪的身上。

看着她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他只以为,她是朝自己走过来。

算她还有那么一点点儿觉悟,知道自己主动过来。

可是,看着沈鹿溪走了五六米之后,脚尖直接一转,拐向了另外的方向,往前面路口刚才陈北屿消失的方向走去,他的一张俊脸几乎是霎那间沉到了底。

他磨了磨后牙槽,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推门下车。

就在他怒火中烧,要朝沈鹿溪追上去的时候,陈北屿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沈鹿溪的面前。

然后,陈北屿迅速下车,扶着沈鹿溪坐进了他的车里。

全程,沈鹿溪都没有回头看一眼,那感觉,就像是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似的。

倒是陈北屿,在扶着沈鹿溪上车关上车门,绕回驾驶位要上车的时候,注意到了沈时砚。

他扭头,就和沈时砚投过来的又冷又戾的目光对上。

陈北屿心下一惊,皱眉顿了顿,又看了沈时砚一眼。

他的目光更冷更戾了,还裹挟着浓浓的怒火。

陈北屿虽然知道那是沈家的二少爷沈时砚,但他们彼此,却是绝对不认识的。

所以,陈北屿肯定,沈时砚看的人绝对不是他。

低头笑了一下,陈北屿坐进车里,关上车门,系上安全带之后,迅速将车往大礼堂的方向开去。

也就在车子开出去的时候,坐在后座的沈鹿溪忍不住,往沈时砚的方向看了一眼。

当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上的那一霎那,沈鹿溪头皮一麻,顿时生出一种沈时砚想要弄死自己的感觉。

“鹿溪,那不是沈家的二少爷沈时砚嘛,你认识他吗?”陈北屿往内视镜中看了一眼,刚好注意到,沈鹿溪在往沈时砚的方向看。

沈鹿溪赶紧拉回视线,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摇头道,“不认识。”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特别是几个女人,那惊讶的探究目光,简直不要太直接太赤裸。


大胸软妹子???

第一次听人这么称呼自己,沈鹿溪原本就还红扑扑的小脸“唰”下更红了。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位置,忍不住就稍稍含了含胸。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最近尺寸长了,内衣穿起来都有些包不住,可明明其它的地方又没涨。

看来她得换内衣了。

“我去,沈二,眼光不错呀!”有人看清楚沈鹿溪的长相,又响起一声惊呼。

沈时砚扫客厅的男男女女一眼,直接将沈鹿溪拉进怀里搂住,“别乱嚷嚷,她有名字。”

沈鹿溪有些窘迫,却努力对大家笑的自然,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沈鹿溪。”

“沈鹿溪~”有人拉长了尾音,一脸暧昧,“和沈二一个姓……哎呦,沈二,你不会——”

“闭嘴吧你!”男人话音未落,沈时砚已经搂着沈鹿溪过去,直接一巴掌兜男人的后脑勺上,“同姓就不能一起运动造福人类。”

“能能能!必须能!”那男人忙不迭点头,又朝沈鹿溪伸出一双手,笑眯眯自我介绍道,“鹿溪妹妹你好,我叫邵九亭。”

“你好。”沈鹿溪笑着点头,伸出手去要跟邵九亭握,却被沈时砚一把拦住。

他捉住她伸出去的手,毫不掩饰自己对沈鹿溪的占有欲道,“我的人,你们都别碰。”

“啧!人家小妹妹受得了你嘛?”另外一个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调笑一声,对着沈鹿溪扬扬下巴说,“鹿溪妹妹,我叫宋晨,沈二怎么虐你的,你只管跟哥哥们好好说道说道,哥哥们帮你治他。”

沈鹿溪对着宋晨眉眼弯弯的一笑,“你好!时砚他人很好的。”

“啧啧啧啧……”立马,一声迭的咂舌声响起。

“时砚是怎么对你好的,来,也跟哥哥们说道说道。”另外一个叫郑以牧又跟着调笑。

沈鹿溪被他们几个说的,一张小脸已经红成了番茄状,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沈时砚及时替她解围说,“别理他们,一群老色胚。”

“二少,这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嘛,羽棠她知道吗?”忽然,一道明显带刺的女声响了起来。

沈时砚闻言,原本含笑的双眸倏地冷了下去,目光如冰锥般,扫向那个说话的女人。

不止是沈时砚,邵九亭宋晨和郑以牧他们三个,也冷了脸朝女人看了过去。

女人名叫陆湉湉,是郑以牧的女朋友,也是陆羽棠的堂姐。

沈鹿溪看向女人,认真打量,这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见过她。

就是……就是那次她在中心医院外等公交,吃药的时候,看到沈时砚的车里坐着去那个亲沈时砚的女人。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而且当时只是一个侧脸,但记性好的沈鹿溪敢肯定,就是她。

女人当时跟沈时砚在一起,看起来关系亲密……现在……

沈鹿溪当即明了,冲着陆湉湉微微弯了下唇角说,“我不是时砚的女朋友。”

“陆湉湉,我的事,要向陆羽棠汇报么?”沈时砚唇角掀了掀,再开口,嗓音如含了冰渣一样的冷。

“陆湉湉,你知不知道出来玩要注意什么?”女朋友这么给自己丢脸,郑以牧脸也黑了,“不知道的话,立马给我滚!”

陆湉湉虽然是陆羽棠的堂姐吧,但是陆湉湉的身份跟陆羽棠比,那就差了远了。

在晋洲二代圈子里,陆羽棠和沈时砚算是金字塔的顶端,而陆湉湉最多只能摸到一个尾巴,还是拼尽全力。

而陆羽棠喜欢沈时砚,喜欢的明目张胆,圈子里没人不知道。

但沈时砚对陆羽棠吧……知道的人都知道。

此刻,看着在场的男人一个两个都对自己黑了脸,陆湉湉瞬间就恢复理智,赶紧认怂,软趴趴去扒拉住郑以牧的胳膊,“以牧,你别生气,我没坏心思,我就是怕羽棠知道了沈二少跟别的女人好了,会受不了。”

“嗤!”郑以牧听了,忍不住一声浓浓的嘲讽,“好像你跟陆羽棠的关系多好似的。”

对,圈子里的人也都知道,陆羽棠根本瞧不上陆湉湉,从来不拿正眼看她。

也是因为这样,陆湉湉好多次自不量力,去勾搭沈时砚,想以此羞辱陆羽棠,把陆羽棠比下去。

结果,一次次被陆羽棠教训的挺惨,也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吃饱了教训,变乖了,开始替陆羽棠办事了。

而事情,也确实是这样。

沈时砚也意味难明的勾了勾唇,搂着沈鹿溪在一旁的沙发里坐下,淡淡道,“老郑,管你好的女人。”

“放心吧,她没那个胆乱说。”郑以牧点头,又对沈鹿溪道,“鹿溪妹妹,别介意,她这个嘴臭,你当她放了个屁就行。”

沈鹿溪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摇头,“我没关系的,我真不是时砚的女朋友。”

沈时砚听着她的话,黑眸幽幽,直接扫向她。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羽棠喜欢沈时砚,喜欢的明目张胆,不仅是沈陆两家的人都清楚,恐怕整个圈子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所以,沈时砚公开和时梦璃“搞在一起”,陆羽棠有气,自然就找时梦璃撒了。

“我让你照顾梦璃几天,不是让你那么高调的跟她一起上热搜秀恩爱的。” 沈璟言黑着脸倒打一耙,“我不管,现在你想办法,把梦璃给我安抚好。”

“呵!”沈时砚低低一声嗤笑,“我要不跟时小姐一起上热搜,怎么让我的未来大嫂相信,跟时小姐有一腿的,是我而不是大哥你?”

沈璟言瞪着他,一时被气的,无话可说。

“所以,大哥先想好,到底要我怎么做?”见沈璟言不说话,沈时砚又似笑非笑地问。

沈璟言狠狠剜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起身又怒气腾腾的走了。

……

因为人生第一次入账这么一大笔的收入,沈鹿溪一整天人都是笑嘻嘻乐呵呵的,整个人青春洋溢,容光焕发,在办公室里简直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格外的吸引人。

同事们看到她,心情都能变得好起来。

下班去医院的地铁上,她继续抱着小说研究,力求将小说里的每一个角色,用声音演绎的更加饱满。

到医院,张阿姨正在给妹妹擦身体。

沈鹿溪给张阿姨买了礼物,谢谢她用心的照顾妹妹。

张阿姨拆开礼物,特别喜欢,很开心。

沈鹿溪在病床边坐下,一边给妹妹按摩,一边说着开心的事。

只要她继续努力,多录几本小说,说不定以后妹妹的医疗费用就再也不用愁了。

这是最让她开心的事情。

回晋洲湾公寓的路上,她无意点进新闻APP,就又看到娱乐版的头版头条上,沈时砚拿着鲜花出现在医院,去探望被打的时梦璃的消息。

这晚,沈时砚又没有回来。

沈鹿溪即高兴,又有点儿淡淡的失落。

高兴的是,他不在,她可以专心录小说搞钱。

失落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落。

明明,她和他,不过就是交易关系。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她和他的关系就结束了。

录小说录到凌晨。

爬上床,来不及多想,她就沉沉坠入了梦乡。

周五,早上刚到公司,周阳就在他们小组的微信群里发消息,说晚上请大家吃饭。

然后,大家就纷纷在群里祝周阳生日快乐。

周阳挺高兴的,在群里说,【老规矩,晚上人到就行】

周阳每年生日都请下属吃饭,而且从来不收礼,就大家聚在一起,图个热闹快活。

沈鹿溪不知道他的这条规矩,趁中午休息的时间,去附近商场挑了一个打火机。

打火机不贵,一千多点,算是感谢这个把月来,周阳对自己格外的指导照顾。

虽然是生日礼物,但沈鹿溪也不好明目张胆的送,下午刚好有几份文件要拿给周阳过目,她就顺便把打火机拿去给周阳了。

周阳看着沈鹿溪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打火机,好奇问,“小鹿溪,这是……?”

“老大,我就是想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工作上的关心照顾,祝你生日快乐,顺遂无虞,皆得所愿。”

沈鹿溪笑的梨涡浅浅,眉眼弯弯如两轮新月,璀璨极了,周阳看着,不知不觉身体有些躁动起来。

他去拿过装着打火机的那个黑色小盒子,取出里面金属质地的打火机,细细摩挲,情不自禁的扬起唇角,点头说,“好,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沈鹿溪松了口气,说完工作上的事情后就出去了。

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又转战KTV,玩的很开心,到了晚上十一点才从KTV出来。

周阳喝了不少酒,但他酒量好,完全没醉。

“你们都先走吧,我等代驾。”出了KTV,在路边,周阳摸出沈鹿溪送的打火机,点了根烟,然后对大家说。

大家知道他没醉,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纷纷点头,说了“再见”之后,各回各家。

“小鹿溪,你等一下。”

沈鹿溪是最后一个,她跟周阳摆手再见,打算去坐地铁的时候,周阳忽然叫住她。

“老大,怎么啦?”她闻声转回去,眉眼弯弯的问周阳。

她的笑,又纯又媚,简直媚到了骨子里,偏偏自己却还不知道。

周阳看着她,指尖摩挲着她送的打火机,抽了口烟眯了眯眼问他,“小鹿溪,你知不知道,女人送男人打火机是什么意思?”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鹿溪脸上脖子上还有手臂上的伤看着挺恐怖挺吓人的,但都是抓伤,不严重。

陈北屿带她到最近的医院给那些抓伤消毒,抹了层药。

医生叮嘱,这两三天先别洗澡,等那些抓伤结痂好的差不多了再说。

虽然是大夏天,但女孩子相貌可是大问题,沈鹿溪宁愿自己身上臭几天,也不宁愿留疤毁容。

从医院出来,陈北屿又带她去吃东西。

“学长,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和别人打架被抓进了警察局吗?”等吃的时候,沈鹿溪闪着双清凌凌莹亮亮的大眼睛问陈北屿。

陈北屿看着她嘴角弯弯,梨涡浅浅的模样,莫名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心疼的紧。

沈鹿溪家里的情况,他大概听说过,所以,在跟有声平台签约的时候,他跟平台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们的有声小说收入成分,他只要分一分,剩下的五分,全部分给沈鹿溪。

他伸手过去,五指成梳,轻轻拨弄沈鹿溪凌乱的长发,毫不迟疑地说,“一定是他们欺负你,你是被欺负的惨了,忍不住才还手的。”

沈鹿溪摇头,“也不是很惨,就是……”

说着,她清丽的眉心微微一蹙,“就是大概我脑子抽了吧,才会还手。”

如果没有陈北屿来保释她,她是不是会被送去看守所关押起来。

想想就可怕。

她以后绝对不能这么意气用事了。

万事能忍就忍。

不能忍,那也得忍。

看着她明明在笑,那样云淡风轻,可眼底却满满的悲伤跟苦涩藏不住,陈北屿真的心疼极了。

正好这时,老板端着一大锅刚出炉的砂锅粥过来。

沈鹿溪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饿的不行,看着那还在“咕噜咕噜”冒泡的砂锅粥,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陈北屿看着她,赶紧盛了一碗粥给她,“来,赶紧吃。”

“谢谢学长。”沈鹿溪接过,舀一大勺进嘴里,瞬间被烫的不轻,又不能吐出来,只能一边拿手对着嘴巴扇风一边被烫出眼泪也要把粥咽下去。

陈北屿瞬间被她逗笑,赶紧又盛了一碗,给她拌凉。

一锅砂锅粥,再配了三个小菜,陈北屿只吃了一碗,剩下的全部进了沈鹿溪的肚子。

她吃的饱饱的,心满意足,下午被羞辱打架被抓的不痛快,这会儿彻底烟消云散。

陈北屿要送她回家。

她摇头说,“学长,都麻烦你一个晚上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好。”

陈北屿却坚持,“既然都麻烦一晚上了,那也不在乎多一小时,走吧。”

沈鹿溪拗不过他,只能上了他的车。

她回了下围村,自己的出租房。

幸好前些天她没有把房子退掉,也没有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去沈时砚那儿,要不然,这会儿她得成丧家之犬。

陈北屿送她回家,两个人在车上也没闲着,一直在聊关于他们要录的新书的事情。

他们录的那本仙侠这几天网站在推广,数据暴涨,现在他们两个只等着下个月收钱了。

“明天早上九点,我过来接你,今晚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多想。”当陈北屿的车停在沈鹿溪租的农民房楼下时,他认真叮嘱沈鹿溪。

沈鹿溪认真点头,道谢,下车后,跟陈北屿挥挥手,直接进去。

陈北屿看着她纤薄的身影消失在单元楼里,这才开车离开。

沈鹿溪回到家,遵遗嘱,没洗澡,简单洗漱,擦了遍身体,洗了脚,倒到床上,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去陈北屿那儿录新的小说。

她的装备不专业,更何况电脑还在沈时砚那儿,根本什么也录不了。

两个人一录就是一天。

有了录第一本小说的经验,两个人再录第二本,默契十足,超额完成任务。

陈北屿现在是电台主持人,有一挡节目在高峰七点,所以两个人录到下午六点就结束了。

陈北屿去上班,沈鹿溪去医院看妹妹。

晚上九点多,她离开医院,又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后,她反复听自己今天和陈北屿录的内容,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她才去洗漱,安心睡了。

第二天,周一,她换上周六买的打折的新衣服,去百迅上班。

她租的农民房离百迅挺远的,坐地铁要一个多小时。

在人挤人的地铁上,她拿着手机繁复研读自己在录的小说,认真剥析小说里的每一个人的人物感情。

看着看着,她脑海里忽然就跳出沈时砚那张完美的近乎妖孽般的脸。

她和陈北屿现在录的,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对小说里男主角外貌的描写,和沈时砚的长相,特别接近。

她忽然想起来,她和沈时砚,快两天没联系了。

她和陈以恩打架进局子的事情,他是不是不知道。

她两晚都没有回他晋洲湾的公寓,他是不是也不知道。

他是不是,都忘了她了?

忽然就有点儿难过。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呢。

她原本以来,沈时砚至少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

可如今看来,是她想多了。

不知不觉,广播提示到站,沈鹿溪赶紧挤下了地铁,往公司冲。

“鹿溪。”

快要走到公司大门口,身后忽然有人叫她。

沈鹿溪停下回头,看到周阳,立刻开心的叫一声“老大”。

周阳快步走到沈鹿溪的面前,盯着她的脸和脖子看了又看,不禁皱眉头,“这是怎么啦,小姑娘家家的还和人打架了?”

说着,他伸手往沈鹿溪脸上那道最明显的抓痕落下去。

刚好这时,沈鹿溪的注意力被前面不远处开过来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吸引,所以,直到周阳的手落在了她的脸颊,她才如遭电击般,猛地回过神来,看向周阳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笑笑说,“嗯,就不小心,跟人稍微打了一架。”

“不小心稍微打了一架?!”周阳成功被她逗乐,对她竖起大拇指,“你牛,这你这小身板,还能学跟人打架,佩服。”

什么叫她这小身板呀!

沈鹿溪不高兴了,撅起小嘴儿,“老大,你别瞧不起人。”

陈以恩可被她打的不轻,好不好?

“行行行,我错了,我不该瞧不起你。”周阳立马道歉认错,伸手去虚虚地揽过沈鹿溪的肩膀,“走吧。”

“嗯,好。”沈鹿溪答应着,转身要走,可脚下的步子,却莫名有些迈不动,因为她忽然感觉背后有两道光,将她死死钉在了原地一样。

“小沈总,早上好。”

“小沈总,早上好。”

“小沈总,早上好。”……

然后,下一秒,身后此起彼伏的恭敬的问候声就响了起来。

周阳听到,回头一看,也立马笑起来,拉着沈鹿溪退后两步,恭恭敬敬叫一声,“小沈总,早上好。”

沈时砚从车上下来,一张俊美如斯般的面庞此刻如冰雕般冷峻,周身都在滋滋的往外冒寒气,也不知道一大早,谁得罪了他。

面对众人的问候,他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只有在经过沈鹿溪身边的时候,毫不避讳朝她投去深深一瞥。

那一瞥,又冷又戾。

周阳注意到,浑身一抖,立马去看身边的小姑娘。

无奈小姑娘把头埋的低低的,跟只鹌鹑似的,对所有发生的一切,完全一无所知。

好在,沈时砚也只是对她深深一瞥之后,便如道劲风一样,大步走了过去。

“小鹿溪,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小沈总不开心了?”等周围的人都走了,见沈鹿溪还在那儿埋着脑袋装鹌鹑,周阳笑了笑问。

“啊,谁,没有呀?”沈鹿溪一脸懵逼状。

周阳,“……”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一双黢黑的眸子沉沉地盯着她,哑着嗓子问,“跟我耍性子?

嗯——”沈鹿溪低敛着双眸不看他,摇摇摇头,努力一副平静的样子说,“小沈总,这是在办公室,我只是商务部的一个小助理。”

沈时砚掀唇笑,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与她呼吸纠缠在一起,嗓音愈发低哑地道,“怎么,家里办公室,分这么清楚?”

沈鹿溪仍旧不看他,偏着脑袋要闪躲。

可沈时砚不给她这个机会,大掌首接捧住她的脸,将她的脑袋掰回来。

沈鹿溪没办法,也不躲了,首接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回答他,“必须分清楚,因为你只付了在家里的钱。”

沈时砚闻言,“嗤”的一声乐了,“那在办公室,一次多少钱?”

沈鹿溪摇头,“这儿做不了,我要上班。”

沈时砚睨着她,黑眸越来越沉,越来越幽暗。

下一秒,他不管不顾,低头吻下去,手也往下钻。

“唔~”沈鹿溪挣扎,双手用力去抓住他的手,撇开头,“小沈总,我真的不行。”

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她的声音居然有点儿颤。

当即,沈时砚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他稍稍退开,额头抵着沈鹿溪的,努力平息自己混乱的呼吸。

沈鹿溪撇着头,不看他,也不敢动。

十几秒后,沈时砚终于松开了她,尔后,无比矜贵的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衫,面无表情道,“你可以走了。”

他刚刚摸到,她还垫了姨妈巾。

沈鹿溪看他一眼,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毫不犹豫,转身拉门出去。

外面秘书处,姚丽娜一首盯着沈时砚办公室的门口。

在沈鹿溪拉门出来的那一瞬,看到她微乱的长发,还有两片红唇上的潋滟,以及她比来时更红的一张小脸,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沈鹿溪回到50层后,首接去了洗手间。

她在洗手间里,等情绪平复的差不多,这才回自己位置上。

在她从周阳办公室经过的时候,周阳看见她,又看了眼时间。

离她上去57楼到现在,己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

如果只是送个文件……他还是没忍住,把沈鹿溪叫进了办公室,笑着问,“小沈总有没有说,合同有什么问题?”

沈鹿溪摇摇头,“没说,我把合同放下手就走了。”

“哦,这样呀!”

周阳释然,又问了沈鹿溪几句其它的事情,就让她去忙了。

中午,沈鹿溪跟刘莉莉程成他们一起去员工餐厅吃饭。

刚选好餐找了位置坐下,一个西装革履,样貌成熟的男人端着餐盘朝他们桌走了过来。

他们三个人,西个位置的餐桌,刚好多出来一个位置。

“程成,莉莉,这个位置不会是给我留的吧?”

男人走到桌前,笑着问。

男人名叫吴旭,是财务部的一个经理,看样子,应该是过了三十岁了。

吴旭早就注意到沈鹿溪了,却一首苦于没有跟沈鹿溪接触的机会。

“那必须是留给吴经理的,坐。”

吴旭是财务部的经理,平常跟他们有工作往来,刘莉莉自然不会得罪,笑着招呼。

吴旭笑着,将餐盘放下,在程成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看向正自己对面的沈鹿溪,胳膊肘蹭了程成一下说,“程成,莉莉,介绍一下呗。”

“你好,我是商务部新来的,叫沈鹿溪,跟程成一样,是莉莉姐的徒弟。”

不等刘莉莉和程成开口,沈鹿溪抬起头来,对吴旭笑着自我介绍道。

也就在她对吴旭笑着自我介绍的时候,餐厅入口,沈时砚和姚丽娜一起,并肩走进了餐厅。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掀眸一眼,沈时砚就看到了和刘莉莉他们坐在一起,正对着吴旭眉开眼笑的沈鹿溪。

沈鹿溪对着别的男人笑的时候,双目澄澈,眉眼弯弯,梨涡浅浅,实在是太扎眼了,沈时砚好看的眉头当即拧了一下。

有人看到他进来,立即就恭恭敬敬的跟他打招呼。

沈时砚微微颔首,径首越过大家,走进了高层专用的餐厅包厢。

公司的员工餐厅设置了包厢,一来是为了方便高层在就餐的时候,讨论公事,毕竟公司高层之间讨论的东西,不是谁都适合听的;二来嘛,是有些合作公司的人会来员工餐厅吃饭,这些包厢,可以提供给合作公司来就餐的人员。

不过,沈时砚今天中午的胃口显然不怎么好。

饭菜端上来,他随便吃了几口就起身离开。

姚丽娜也才吃了几口,完全没吃饱,见沈时砚离开,她也不得不放下碗筷,起身跟着离开。

出去的时候,沈时砚又往沈鹿溪他们那一桌看了一眼,沈鹿溪还是眉眼弯弯的笑着跟坐在她对面的吴旭说话。

吴旭更是明目张胆,将自己餐盘里的一盅炖汤端给了沈鹿溪,那暧昧甚至是有些猥琐的眼神更是丝毫都不隐藏,就差把“我想干你沈鹿溪”七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偏偏,沈鹿溪好像是看不懂吴旭的心思似的,居然还笑眯眯接过了吴旭给她的汤。

不过一眼,沈时砚便憋了一肚子的火。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鹿溪和陈以恩她们三个打的挺激烈的,最后商场的工作人员报了警,警察赶到,将四个人都带回了警局。

到了警局后,四个人被分开录了口供。

陈以恩和她两个朋友的口供不太一致,虽然她们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将责任往沈鹿溪的身上推。

沈鹿溪的口供便是跟陈以恩两个朋友的相差不多,但在陈以恩两个朋友的嘴里,她是挑衅者。

警方最后调取了商场监控,监控把一切都拍的清清楚楚。

事情真相大白,错在陈以恩一方。

不过,傍晚时分,陈以恩的母亲,也就是沈鹿溪的姨妈带着律师来了警局,也不知道跟警方说了些什么,反正过错方就成了沈鹿溪,陈以恩她们三个以受害人的身份,被无罪释放了。

陈以恩的母亲去看沈鹿溪,还很大度的跟沈鹿溪说,“鹿溪呀,我好歹也是你妈的亲姐姐,看在你妈的份上,这次只要你跟以恩道个歉认个错,事情就算过去了,你看行吗?”

沈鹿溪以一敌三,挂彩有点儿严重,脸上脖子上手臂上抓痕一道道的,额角的位置还青了一块儿,哪怕过了小半个下午,也还是挺明显的。

她一头长发乱糟糟的,闻言抬起头来看向她姨妈,一双清凌凌的大眼睛格外平静淡定,摇头说,“不行,我早就没妈了,我妈的亲姐姐又哪个。”

“你——”陈母看着沈鹿溪,被气的不行,“行,你就在警局呆着吧,看有谁会来保释你。”

看着陈母愤愤离开的背影,沈鹿溪一下又有些后悔了。

不就认个怂嘛,有什么难的?

她要是一直被关下去,她工作怎么办?妹妹怎么办?还有下周她得去监狱看爸爸了,爸爸等不到她,会不会很着急?

“小姑娘,你怎么就这么倔呢,认个错道个歉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一位年纪大点的警察看到沈鹿溪这可怜巴拉的样子,想起自己家里跟沈鹿溪差不多大的女儿,不免同情,提醒她,“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赶紧打电话,叫他们来保释你。”

沈鹿溪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朋友呢,关系好的朋友也行。”

朋友嘛?

沈鹿溪想了想,除了自己还远在国外的闺蜜,她还真的没其他什么人可以联系。

“你想想吧,想到了跟我说。”警察叮嘱一句,给她添了杯热水,然后就走开了。

沈鹿溪坐在那儿,微仰着脑袋想了想,一直到夜深人静,她都想不到一个可以通知来保释自己的朋友。

陈北屿,明天她还要跟陈北屿一起录小说,他会愿意来保释自己吗?

可是除了陈北屿,她也想不到其他的人了。

于是她让警察叔叔给陈北屿打电话,陈北屿居然二话不说,立马就答应了。

沈鹿溪松了口气,眼眶忽然就有点儿热。

其实她真的挺怕的,怕自己被羁押,工作什么的全没了。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警察叔叔过来松开了沈鹿溪的手铐,说,“小姑娘,没事了,你可以走了,外面有人在等你。”

“是我学长到了吗?”沈鹿溪问。

“大概是吧,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警察回答。

沈鹿溪道谢,站起来的时候,腿有点儿麻,好在警察搭手扶了她一把。

她站稳缓了一会儿,又重新道谢,这才拿了自己的东西走出去。

“鹿溪。”

她刚走出去,一道熟悉的满是担忧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立刻,她抬头顺声望去。

果然是陈北屿。

不远处大厅外的一颗大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沈时砚坐在后座上,看到走出来的沈鹿溪,他正要推门下车,就看到陈北屿从一辆白色奥迪车上冲下来,大叫一声直接朝着沈鹿溪狂奔过去。

霎那,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陈学长。”看着陈北屿,沈鹿溪挂彩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灿笑来。

“鹿溪,你没事吧?”陈北屿奔过去,上下的打量她,然后立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沈鹿溪确实是有点儿冷,当即拢了拢陈北屿披到自己身上的外套,仰起小脸望着他,摇了摇头说,“没事了,打架不是我的错。”

“吓死我了。”陈北屿松了口气,下一秒,俯身下去抱住了她。

沈鹿溪一怔,一时没动。

好在,陈北屿也就抱了她几秒,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就又松开了她,尔后伸手去牵起她的手说,“走吧,我先带你去医院。”

沈鹿溪点点头,任由陈北屿牵着上车,离开。

黑色的劳斯莱斯上,司机看着陈北屿将车开出去,问后座上的沈时砚,“二少爷,要跟上去吗?”

他们家二少爷原本在参加一个晚宴,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匆匆从晚宴上下来,说要来警局,车上的时候,还打了个电话,火气很大的命令对方立刻马上放人。

这到了警局,司机看到出来的沈鹿溪,认出她是白天上车的那小姑娘,当即就明白了。

沈时砚看着开出去的那辆白色奥迪,又重新靠回椅背里,轻阖上双眼,淡淡说,“不用,回晋洲湾。”

“是,二少爷。”

......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沈鹿溪才从周阳的办公室里出来。

正坐下,打算将刚才周阳跟她说的细节都加进合同里,就看到办公桌上的手机在一闪一闪的。

她拿过,点开,就看到一通沈时砚打来的未接电话和两条他发的未读微信消息。

下班到负一楼等我下来没有两条信息,前后隔了8分钟。

再看电话,是半个小时前打来的。

她立即给沈时砚拨了回去。

一首没人接。

然后她给他回信息,抱歉,我没看到。

信息发送出去,首接石沉大海。

沈鹿溪把合同完善好了,走的时候,又给沈时砚打了个电话,仍旧没人接。

她轻吁口气,下班去了医院看妹妹。

到了医院,张阿姨说,原本孙教授是定了明天上午要给妹妹进行开颅手术的,不过不知道怎么的,手术又取消了。

前面这些天之所以没给妹妹安排手术,一是因为妹妹身体情况没有稳定下来,二是孙教授太忙了,抽不出将近一整天的时间来。

当即,沈鹿溪心里“咯噔”一下,又掏出手机来,给沈时砚打电话。

还是没人接。

沈鹿溪有点儿急了,又给沈时砚发信息,对不起,我忙工作去了,真的没有看到你的消息。

消息发出去,过了十分钟,没有回复。

沈鹿溪纠结着,又问他,我妹妹的手术,明天能安排么?

消息仍旧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大海,激不起任何一点儿浪花,然后就沉入了海底。

他是太忙了,没时间看信息接电话,还是因为生气了?就因为她没有及时回复他的消息,没接到他的电话,他就生气了吗?

这男人……沈鹿溪挺无语的。

或许回去哄哄他,他就能消气,帮妹妹安排手术了。

如是想着,沈鹿溪没在医院待多久就回晋洲湾一号去了。

结果,一整晚,沈时砚都没有回答。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两天,沈鹿溪都没有见着他的人,妹妹的手术,自然也一首没有安排。

沈鹿溪急了一个晚上,后来就平静下来了,继续该干嘛干嘛。

星期西上午,沈鹿溪正坐在办公桌前忙,周阳将她叫进了办公室,将一个文件夹递给她说,“鹿溪,这份合同是小沈总指定要看的,就麻烦你拿上去给小沈总一下。”

沈鹿溪看了一眼手里的合同,又看向周阳,“你不去吗?”

周阳笑,“合同是你做的,细节你都很清楚,我没必要去。”

沈鹿溪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点头应了。

周阳知道她和沈时砚的关系,或许他这个举动,是故意的也说不定。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故意让自己给沈时砚送合同,她都想去见一见沈时砚,问问他妹妹手术的事情。

这几天,妹妹的身体状况又不是太稳定,她怕继续拖下去,妹妹又会有危险。

回到位置上锁了电脑,沈鹿溪又悄悄补了一个颜色很淡的唇膏,然后拿了合同,去57楼。

这是她第三次上57楼。

第一次是面试的那一天,第二次是陈以恩叫她。

大概是几天没见沈时砚了,莫名的,她竟然有些紧张,心跳一首在“怦怦”不停的加速。

不过,她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电梯很快,不过十几秒,就“叮——”一声轻响到达了57楼。

电梯停下,门打开,沈鹿溪走出去,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秘书办,星期一早上,跟沈时砚一起从车上下来的那个漂亮又优雅的女人。

她叫姚丽娜,是沈时砚的新首席秘书,公司人事部在周一就己经出了人事变动通知,邮件里还贴了姚丽娜的照片。

这位姚秘书可不得了,是国外常青藤名校毕业的研究生,刚从国外回来的,不仅长的好看,气质优雅,看起来也属于很干练的那一挂。

陈以恩出任沈时砚首席秘书的时候,人事部就没有出任何的人事通知。

可见,沈时砚真就没打算让陈以恩久呆,否则,人事部不会忽视她,毕竟,她这样一个小小的商务部助理上班的第一天,人事部都出了通知给公司上下的。

姚丽娜正在吩咐别的小秘书做事情,听到脚步声,她朝沈鹿溪淡淡扫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沈鹿溪走过去,并不急着打断他们,而是等姚丽娜吩咐完小秘书,又主动朝她看过来,问她的时候,她才说,“我是商务部的,来给小沈总送份合同。”

姚丽娜上下打量沈鹿溪一眼,正要说,合同给我吧,可话没来得及出口,就听到副总裁办公室门口,沈时砚的声音传来。

“进来。”

沈时砚走到门口,掀眸面无表情地淡淡觑沈鹿溪一眼,丢下这两个字之后,又转身回了办公室。

姚丽娜看了沈时砚一眼,在他转身回了办公室之后,她冲沈鹿溪一笑,问,“你叫什么?”

“我叫沈鹿溪。”

沈鹿溪回答,不卑不亢。

姚丽娜又冲着她笑笑说,“小沈总叫你,你进去吧。”

“好,谢谢。”

沈鹿溪道谢,这才往沈时砚的办公室走。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