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阅读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

全本阅读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

魚周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非常感兴趣,作者“魚周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盛相思傅寒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寒江!”盛相思小跑着,冲向他。傅寒江一皱眉,“啧,拦住她!”“是!”半道上,盛相思被拦住了,根本没法靠近他。她着急的喊道,“寒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可是,傅寒江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司机把车停在了阶梯下,傅寒江径直上前,拉开车门弯腰上去。盛相思不敢相信,......

主角:盛相思傅寒江   更新:2024-06-11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相思傅寒江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阅读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魚周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非常感兴趣,作者“魚周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盛相思傅寒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寒江!”盛相思小跑着,冲向他。傅寒江一皱眉,“啧,拦住她!”“是!”半道上,盛相思被拦住了,根本没法靠近他。她着急的喊道,“寒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可是,傅寒江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司机把车停在了阶梯下,傅寒江径直上前,拉开车门弯腰上去。盛相思不敢相信,......

《全本阅读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一通翻江倒海的呕吐,肠子都要吐出来了。

因为吐得太厉害,盛相思去了医院。

“医生,我是什么问题啊?”

做完检查,盛相思等着医生看检验报告。

医生没立即回答,而是问到:“你结婚了吗?”

“?”盛相思怔了下,点点头,“嗯,结婚了。”

“恭喜你。”医生道,“你怀孕了。”

“?”盛相思又是一怔,杏眸圆睁,不敢相信。

这阵子,天气很热,她已经有好些天,胃口不怎么好了,偶尔也会觉得恶心……

原本她以为,只是苦夏,或是普通的肠胃炎。

竟然,是孕吐吗?

如果是昨晚之前,她会很高兴,可现在……

盛相思不敢相信,迟疑的问医生,“会不会,是弄错了?这种事,也有误诊的哦?”

“你上个月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的?”

盛相思算了算,脸色更是白了几分,“已经……推迟了一个礼拜。”

“那不就是了?”

医生摊摊手,把检查报告放在她面前,“看看吧,血检不会错的,你确实是怀孕了。”

盛相思翻开报告单,白纸黑字,还盖着红章——早期妊娠。

蓦地,她闭了闭眼。

拿起报告,“谢谢医生。”

出了医院,暑天的阳光照在眼皮上,刺激她眼泪都出来了。

盛相思闭上眼,喃喃,“该怎么办啊?”

她和傅寒江结婚不到两个月,算起来,他们同房的次数,并不多,仅有的几次,也都是草草结束。

以前,她以为傅寒江对那方面的事不热衷,其实,她也不太喜欢,因为她总是很疼……

现在,她才回味过来。

他不喜欢的不是那种事,他不喜欢的,是她!

那仅有的几次,只怕还是碍于奶奶的面子,不得已应付她的。

可是,她却怀孕了,偏偏在这种时候!

该怎么办?

这个孩子,要不要留下来?

盛相思只有20岁,还太年轻,这么大的事,她自己不敢做决定。

思来想去,她决定,还是要问一问傅寒江。

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

这个时间,傅寒江正待在医院里。姚乐怡流产后,还在住院,需要休养。

为了照顾她,他把公事都带到了病房处理。

盛相思到的时候,在门口被拦住了。

是傅寒江的保镖梁诚和梁实,“太太,请留步,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盛相思茫然的眨眨眼。

“这……是二爷吩咐的。”

傅寒江的意思?

他是怕,她会对姚乐怡不利呢,还是怕姚乐怡看到她会不高兴?

盛相思低下头,灰败又绝望,脆弱中又带着倔强。

攥紧手心,恳求道,“我不进去,麻烦你们告诉他一声,我要见他,有事跟他说。”

兄弟俩对视一眼,“好,可以。”

梁实进去了,把话带给了傅寒江。

“不见。”

傅寒江听完,淡漠的吐出这两个字,泠泠冷笑,“告诉她,离病房远远的!别吵到乐怡休息!”

“好的,二爷。”

梁实转身出去,如实转告了盛相思。

盛相思听完,巴掌大的脸上,血色全无!握紧的双手,止不住颤抖。

“太太,你快走吧!姚小姐随时可能醒过来,要是看到你,就不好了。”

“我这就走。”

盛相思咬着下唇,用力太大,嘴巴咬破了,渗出血来,而她浑然未觉。

走出外科大楼,她停下了。

不行,她不能走!

明天,她就要上飞机,被送出国了!去到国外,人生地不熟,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于是,她站了在门口,等着傅寒江,总能等到他出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盛相思站到双腿麻木,天空黑沉,紧接着,下起了大雨。

就在盛相思以为,傅寒江今晚会留在这儿过夜时,他出来了!

灯光照在男人身上很柔和,衬着他英俊的脸庞,风度翩翩、矜贵如斯。

“寒江!”

盛相思小跑着,冲向他。

傅寒江一皱眉,“啧,拦住她!”

“是!”

半道上,盛相思被拦住了,根本没法靠近他。

她着急的喊道,“寒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可是,傅寒江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

司机把车停在了阶梯下,傅寒江径直上前,拉开车门弯腰上去。

盛相思不敢相信,大喊,“傅寒江!我求求你!我是真的有事!”

可是,他充耳未闻,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开出,盛相思杏眼圆睁,眼看着,就要走远。

“傅寒江!”

那一刻,盛相思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奋力推开了拦住她的梁诚,追了上去。

“寒江!傅寒江!停车!求求你了,停车!呜呜……”

她一边追,一边喊,一边哭。

跑得太快,空气急速窜进肺里,针扎般疼!

可是,车子越开越远,终于,追到大门口时,盛相思脚下一滑,噗通,摔倒在地。

“啊……”

盛相思吃痛惊呼。

车上,梁实往后看了一眼,小声道,“二爷,太太摔倒了。”

是么?

傅寒江扫了眼后视镜,见盛相思趴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不由皱了皱眉。

但只是一瞬,心一横,“摔倒而已,她又不是纸糊的,能有什么事?开快点!免得她追上来,又耍花招!”

“是,二爷。”

车速加快,盛相思眼睁睁的看着,眼里的光,一点点灭了。

她抻着胳膊,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细白的胳膊、掌心,全都蹭破了,渗出血来,和雨水混成一团。

这一刻,剧烈的疼痛,钻心入骨!

盛相思闭上眼,泪水犹如这滂沱的大雨,肆虐……

回到银滩,盛相思身心俱疲,没洗澡,就这么穿着湿衣服倒在了沙发上。

她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还有谁,能帮帮她?

蓦地,盛相思想起了什么,掏出了手机。她没翻通讯录,而是摁下了一串铭记于心的数字。

摁完后,点了拨号键。

铃声响起,盛相思屏住了呼吸,隐隐期待着。

“喂?”

那端,传来个女人的声音。

瞬间,盛相思眼底的光灭了。

“喂,谁啊?说话啊?”

女人反复询问着,“不说话我挂了啊。”

下一秒,通话结束。

盛相思死死攥着手机,牙关紧咬,泪水不争气的簌簌掉落——是她傻,她就不该打这通电话的!

她把手机一扔,脑袋深埋在抱枕里。

一整夜,浑浑噩噩。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头痛欲裂,门铃声一直在响,一声比一声刺耳。

也许是等的不耐烦了,门自己开了。

傅寒江阴沉着一张俊脸,跨步进来。


不管了,今天,她也想和傅寒江彻底了结了。



车上,傅寒江抬起腕表,已经五点了!

盛相思还没到!

她居然让他等了两个小时!

傅寒江等的不耐烦了,手机在他掌心转了转,手指一划,再度拨通了盛相思的号码。

“喂。”

“盛相思!”傅寒江怒从两肋生,“你耍我是吧?”

那端,盛相思声音不大,“对不起,我就快到了,你再等等?”

还要等?

哼。

傅寒江暗暗冷笑,“好,我等。”

他倒是要看看,她今天准备怎么把这出戏唱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手机响了,盛相思打来的。开口气喘吁吁,“我到了!你在哪儿?”

“是么?”傅寒江抬眸,朝车外看了看。

一辆土黄色出租车停在了民政局大门前,盛相思推门下车,“谢谢师傅。”

关上车门,四处张望,“你看我了吗?还是,你已经进去了?”

“我看到你了,等着。”

挂了电话,傅寒江下了车,他是自己来的,手里撑着把黑伞,走向盛相思。

一看她,顶着一头湿发,身上也是,还沾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泥浆?不由皱了眉,毫不掩饰的嫌弃。

“上哪儿瞎逛去了?脏死了!”

“走吧。”盛相思没回答,揉了揉鼻子,“不影响离婚的。”

“盛相思!”

没多想,他伸手拉住了盛相思的胳膊。

“干什么?”

盛相思触电般,挣开了他,直直的瞪着他。

低吼着,“别碰我!我说过很多次了!”

傅寒江怔了怔,又是这样的眼神,但凡只要他稍微碰触她,她就是这样的眼神——

盛满了恐惧、厌恶,以及浓重的抗拒!

她……讨厌他??

傅寒江喉结滚了滚,说不清为什么,胸口那里莫名堵得慌,不太舒服。

暴躁的低吼,“盛相思,你是一点都不能碰吗?我怎么着你了?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看医生!”

什么?

盛相思捂着小腹,淋雨加上奔波,让她的腹痛程度前所未有的严重!

她咬着下唇,脸色苍白。

点点头,“对,我是有病!但你可以放心,我们马上领离婚证了,没有任何关系了!”

“哼!”

傅寒江讥诮出声,乜眼觑着她,“你是知道今天领不了证,才这么说的吧?”

“什么?”盛相思茫然,看着他深沉冷漠的脸。

“装!”傅寒江瞥都没有瞥她一眼,冷淡的道,“掐着民政局下班的点来!为了不离婚,你可是费尽了心思!”

什么?

盛相思愕然,民政局下班了?

她不是故意的,她走了好长的路,都没打到车,快到市区,才堪堪坐上车。

结果,还是晚了。

突然,眼前一黑。

盛相思晃了晃脑袋,终于,支撑不住了,双眼一闭,朝着傅寒江直直栽了过去!

噗通,栽倒在他怀里。

“喂!”

傅寒江猝不及防,本能的抬手把她给抱住了。

“盛、相、思!”

他一字一顿,咬着她的名字,从牙缝中迸出。

不是说不缠着他么?下一秒就投怀送抱了?!果然,她还是当初那个盛相思,死性不改!

她今天就是故意的!

“盛相思,我命令你,马上给我起开!”

然而,怀里的人,毫无反应。

傅寒江察觉出异常来,低头一看,“盛相思?喂!快起来!”

然而,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你再这样,我动手了啊!”

他抬起手,想要拉开她,这才发现,她不是装的,一张脸煞白如纸,她晕过去了!

“盛相思!你怎么了?”

傅寒江有点慌了。

情急之下,傅寒江把人打横抱起,快步冲到了车边,把人塞进车里,开去最近的医院。

急诊室。

“医生,她什么情况?”

“痛经。女人多半有的毛病,不过,她的情况比较严重。”


秦衍之先出声,“坏了,我一忙起来,忘了相思了!”

说着,率先迈步。

“怎么回事!”

傅寒江蹙眉,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她不是回去了吗?什么叫你忘了她?”

“你还好意思说?”

秦衍之觉得兄弟这点做的不太厚道,“人来给你送文件,你不知道没车了?让人小姑娘自己回去?”

“哼。”

傅寒江扯扯唇,“是她自己要走的,想借此纠缠我,被我戳穿了,待不下去了。”

“?”

秦衍之气笑了,摇摇头。“你放心吧,依我看,她是不会再缠着你了。”

说着,又要过去。

“啧。”傅寒江扯开他,“有你什么事?”

“嘿。”秦衍之这暴脾气,“你不是不管么?”

“我说了,是她自己跑的。”

丢下这句话,傅寒江径直,走向了沙发区。

秦衍之慌忙跟上,“你对她好点!毕竟是个女孩……”

到了沙发区,傅寒江在盛相思面前站定。

盛相思正用纸巾擦完鼻涕,鼻头有点红。察觉到面前有人,仰起脑袋来。

杏眼眨了眨,神情很认真。

“咳,看什么?”

傅寒江莫名的,有点不好意思,“你不是能耐么?不是不缠着我么?怎么还在这儿?”

盛相思嘟了嘟嘴,没说话,很委屈的样子。

不对……

傅寒江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蓦地一凛,“盛相思,你喝酒了?”

他蹲了下来,保持和她面对面的高度。这么一来,酒味就闻的更清晰了。

“嘻嘻!”

突然,盛相思朝着他,弯唇一笑。

抬起手来,比划了一下,“一点点,就一点点!”

瞬间,傅寒江呼吸一窒。

满眼都是她的笑……

这笑,犹如万箭穿心,又如一剑封喉。真要命!

那天,在奶奶的病房里,她就是这么对着秦衍之笑的么?

当时,他只看见个侧脸,原来,秦衍之看到的,是这么一副景色。

看她这不清醒的样子,傅寒江眼神晦暗的盯着她看了几秒钟,“你知道我是谁吗?”

就对着他笑?

该不会,把他当成秦衍之了吧?

对了,今天也是秦衍之带她回来的……

这么想着,俊脸又黑了几度。

“你吗?”

然而,盛相思看着那张温淡沉郁的俊脸,低低嗤笑,“我知道呀,你是傅、寒、江,寒江z哥哥呀。”

瞬时,傅寒江喉头一紧,眼里映照着她粉z嫩潋滟的脸颊。

她显然是醉了。

否则,不会叫他‘寒江z哥哥’。

这个称呼,还是她刚到傅家时称呼他的。

可醉成了这样,却还能认出他来。

傅寒江莫名愉悦,胳膊一抬,伸向她,嗓音低低哑哑,“学人喝什么酒?来,起来。”

“不!”

看着他的胳膊伸过来时,她又露出那种满是戒备的神色,摇着头十分抗拒。

“不要碰我!”

“嘿。”

一旁,秦衍之忍不住笑了,“相思妹妹警戒性还挺高,醉了也知道不能让男人碰。”

“闭嘴。”

傅寒江瞪了他一眼,“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给她买什么酒?”

“我?”秦衍之哑然,这事没法解释了,“算我错了,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傅寒江也犯愁,女孩子有警戒性是好事,但盛相思格外的严重。

他想了下,抬手伸向颈间,扯开了领带,抽了出来,一端绕在自己手上。

另一端,递到盛相思面前,“手抬起来。”

“你要干什么?”盛相思双手抱在胸前,没答应。

傅寒江拿她没辙,“不碰你,绑着你的手,我牵着你,跟我走,好不好?你不困吗?带你去睡觉。”

“哦,困。”

盛相思迟钝的点点头,犹犹豫豫的伸出了右手。

傅寒江拿起领带另一端,系在了她的手腕上,扯了扯,确认不会松掉后。

站了起来,“好了,走吧。”

“哦。”

她跟在他身后,很乖,很软。

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噗……”

周晋庭和秦衍之还没说话,钟霈一口香槟喷了出来。

小年轻不好意思极了,“对不起……”

他连连道歉,如实道,“傅二哥,你这话,好老套,现在追女孩子,用这套,会被嫌弃的。”

傅寒江:??

周晋庭和秦衍之面面相觑,继而大笑,“哈哈!”

“哎哟。”周晋庭拍着傅寒江的肩膀,“傅二爷,被孩子给嫌弃了,可还行?”

“去。”

傅寒江失笑,拨开好友的爪子。

眼眸一抬,再度看向舞台,他是真的觉得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一曲终了,盛相思取下帽子,放在胸前,朝着舞台下,膝盖微弯,行了个礼。

台下有人起哄。

“别光摘帽子!摘了面具看看啊!”

“就是!舞跳的这么好,身材也棒,长的不知道怎么样?”

“快!”

“……”

无论底下怎么起哄,盛相思通通一笑了之,再次弯了弯膝,一转身,回了后台。

“哎!怎么走了?”

“别走啊!不摘面具,再跳一曲也行啊!”

盛相思没回头,把这份热闹抛在了身后。

回到休息室,不一会儿,吴经理进来了,满脸堆着笑。

开口就是夸她,“相思,你这一曲sexyjazz,跳的可真绝了!”

盛相思站起身,谦虚的微笑着,“吴经理,您过奖了。我只是,正常跳。”

“不用谦虚!”

吴经理大手摆了摆,“和我预料到一样,现在外面,都在打听你。我就说嘛,你一定一炮而红!”

“那,吴经理……”

盛相思问道,“我今晚真的不用再跳了?”

按照之前的准备,吴经理说只准备一曲就行。

但是,也说了,不知道舞台效果会怎么样,还是要随机应变着来。

可她这都跳完了,吴经理也没有给她准备第二套服装。看来,还是按照原计划。

“嗯,今天不跳了。”

吴经理证实了她的猜想,“你今天再出去,那营造的神秘感,可全都没了!就得让他们想看,看不着,这叫什么?”

“饥饿营销。”盛相思回了四个字。

“对!”

吴经理一拍手,大笑着,“今晚呢,你就可以先回去了,没别的事了。”

啊?盛相思不禁讶异,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我只跳了一曲。”

“足够了。”

吴经理告诉她,“这刚开始,你就跳一曲就好,拉足了神秘感,到后面啊,让你露脸了,事情也就多了,免不了要应酬。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当然了,到时候,除了签约的底薪,你也能拿到别的抽成了,再等等。”

“嗯,我明白。”

盛相思点点头,“谢谢吴经理。”

“客气什么?这是你的本事。好好干!”

“是,吴经理。”

送走吴经理,盛相思坐下卸妆。

她想着,这么算的话,她一晚上在弥色,顶天工作四小时,只跳一曲,就算加上排练的时间,这点体力消耗,根本不累。

看来,白天她还能找份兼职。

能多赚一点,就多赚一点。

卸完了妆,换上自己的衣服,盛相思出了休息室。

背着包,径直往外走。

“等等!前面那位……女士!”

嗯?

盛相思疑惑的回头,看向身后。几步之遥的地方,站着个年轻男人。

近一米九的身高,身形偏消瘦,年纪不太大,五官很是俊秀,确切的形容,阳光大男孩一枚。

盛相思指指自己,不确定,“是叫我么?”

“是。”

大男孩走近几步,举起手,手里拿着个钥匙包,递到她面前,“这个,是你的吗?”

盛相思低头一看,“还真是。”

她一摸背包,“怎么掉出来了?”

“给。”大男孩笑着,递到她手上,“小心收好,别再掉了。”

“谢谢啊,十分感谢。”盛相思扬唇,真诚道谢,丢了钥匙包,她今晚就进不去家门了。

要人开锁,要花不少钱呢。

“不用谢。”

大男孩盯着她的脸,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没深想,脱口道,“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我觉得,你好眼熟啊。”

“?”

盛相思怔了下,莞尔失笑,“先生,你这搭讪的方式,未免太老套了吧。”

“我……”

大男孩一怔,瞬间脸涨得通红。

连摇头带摆手,“你误会了!我是说真的,我真的看你很眼熟……”

盛相思并不需要他的解释,扬了扬手里的钥匙包,“谢谢你,再见。”

扬唇一笑,转身走了。

“哎……”

大男孩望着她的背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说什么大实话!人家信才奇怪!才说了傅二哥老土,就轮到自己了。”

好可惜。

这女孩,好漂亮啊。

不知道她是这里的客人,还是职员?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第二天天还没亮,盛相思就醒了——她来例假了,肚子太疼,疼醒的。

以前,她没有这个毛病。

生下孩子后,别说坐月子了,她连他们的温饱都没法保障。

就这么,熬坏了身子。

此后,每个月的这几天,她的肚子就会很疼。这些年过去,她已经习惯了。

这几天,她会尽量不跳舞,不碰冷水,熬一熬就过去了。

盛相思起来,找了片暖宝宝贴在贴身衣物上,这样能稍微缓解一下疼痛。

今天她虽然不用跳舞,但是,她还有个大事要办呢。

今天,是外婆的生忌。

她回来江城没几天,天天都很忙,还没抽出时间来去祭拜老人家。

想着,趁着外婆生忌,正好。

扫墓赶早不赶晚,还不到八点,她就出门了。

刚上车,手机响了。

看到‘傅寒江’三个字,忍不住皱了皱眉,划开接起。“喂,有事?”

那端,傅寒江莫名的不爽,从来都是她粘着他——听听她这口气,倒好像是反过来了一样!

“怎么,没事不能找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

盛相思忍受着他的臭脾气,她以前,怎么会喜欢这么个人?简直就是个暴躁狂。

她问到,“那请问是不是有事?”

“今天下午三点,民政局见。”

是为了领离婚证的事,盛相思秒懂。

可是,今天?

她为难了,“能不能改天?”

“什么?”

顿时,傅寒江又炸了,倒是没动怒,只是讥讽的道,“改天?改哪天?”

听出来他误会了,盛相思忙道,“明天?明天行吗?就推迟一天。”

“呵!”

傅寒江一眼识破她的伎俩,“推迟一天,然后再推迟一天?我看,你是压根没想跟我去民政局吧。”

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晃,又是三年……

江城国际机场。

盛相思推着行李,从安检口出来。素颜的脸上,一双灵动的杏眼四处张望着,眸光里有着超乎她这个年纪的淡然。

终于,她在人群里找到了举着‘盛相思’牌子的傅家司机陈重。

盛相思走上前,微微笑着,“陈叔。”

“……”

陈重看着盛相思,眼底闪过微微的诧异。“你,你是……相思小姐?”

“是。”盛相思浅笑着点头。

她知道自己和四年前不大一样了,瘦了许多,就连个子,也二次发育的又往上窜了一截。

“女大十八变啊。”

短暂的惊讶过后,陈重堆满笑容,赞叹道,“比以前更漂亮了。”

“陈叔过奖了。”

“快,上车吧。”

简短的寒暄后,陈重领着盛相思往机场外走,“车子就停在门口,老太太在等着你呢,都念叨好几天了。”

到了外面,盛相思坐进车里。

车子开出后,她确定,傅家只派了个司机来,傅寒江没来……

最终,车子停在了城南疗养院。

傅老太太傅明珠病了,心脏病,马上要进行一场心脏手术。

这也是三年后,他们把盛相思接回来的原因——手术会有风险,傅老太太是怕,有个万一……

是以,在手术前,想要见一见盛相思。

走到病房门口,便听见里面傅明珠的声音。

“来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咚咚。

陈重上前,敲响了门。

“快进来!”

陈重侧着身子,让盛相思进,“相思小姐,请。”

“好。”

盛相思点点头,推门进去。

“相思?”

傅明珠探着脑袋,一眼看到了门口的女孩,依稀有些像盛相思,只是不太确定。

“奶奶。”

盛相思快步走过去。

“真是相思!”傅明珠朝她伸出手,难掩激动,“来,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盛相思乖顺的任由老太太拉着,让她细细端详。

“好,真好。”

傅明珠红了眼眶,哽咽道,“长大了啊,成大姑娘了。”

三年前离开时,她还是圆圆的脸儿、一团孩子气。

“寒江不让我和你联系,要让你独立。看来,独立还是能锻炼人的,对不对?”

闻言,盛相思怔了怔,没有反驳,笑着点头,“奶奶说的是。”

见她如此乖巧,再想想以前,傅明珠越发欣慰,拍拍她的手,感慨道。

“你这些年,都改了吧?”

闻言,盛相思又是一怔,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以前,是我不懂事,让奶奶费心了。”

“哎……”

傅明珠叹息着,“你以前的脾气啊,是骄纵了些。也怪奶奶,是奶奶把你给宠坏了,以至于你铸成大错。”

盛相思抿着唇,并不争辩。

傅明珠摸摸盛相思的鬓发,感慨道,“奶奶看你,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别怪奶奶狠心啊,奶奶也是为了你好。这以后啊,好好生活,你还是奶奶最疼的孙媳妇,啊?”

“知道了,奶奶。”

盛相思点着头,默默捏紧了手心。

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傅明珠精神短,需要休息。

“奶奶就不留你了,你今天刚回来,让司机早点送你回去,好好歇歇。”

“好的,奶奶。”

离开疗养院,陈重送盛相思去了银滩——她和傅寒江的婚房。

“相思小姐,你好好休息,我告辞了。”

“好的,谢谢陈叔。”

站在银滩门口,许久,盛相思深吸口气,终于推开门,跨步进去。

开门时,盛相思的手在颤抖。

但凡她有去处,她都不愿意再踏进这间屋子。

可有句话,叫人穷志短。没办法,谁让她穷呢?

才回到江城,还没找到住处。

要她去住酒店?

那是不可能的。

她的钱,恨不能一分掰成两分来花,她宁肯露宿街头,也不会花这份钱。

住在银滩,顶多就是看傅寒江的脸色。

不就是被他嫌弃吗?

不怕的。

这些年,她遭的白眼还少了吗?她早就练就了金刚不败之身了。

进了玄关,盛相思把行李箱放在角落。

她取出了洗漱用品和今天要换洗的衣服,其他的,原封不动。

她不会在这里长住,也就是过度个几天,找到住处后就会走,没必要折腾。

盛相思在楼下的客用洗手间洗了个澡,洗去了一路风尘和疲惫。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傅寒江还没回来。

她进到厨房看了下,这儿不像是开火的样子,没什么食材。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包挂面,都快过期了。

另外,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

锅里煮上水,盛相思开始煮面吃。

清汤面,外加一个荷包蛋,一点绿色不见。

“嗯……”盛相思端着面,眯着眼,深吸口气,“好香啊。”

对她来说,干干净净的食物,就是美味了。

拿起筷子,正准备吃。

玄关处传来动静。

盛相思顿住,是他……傅寒江,他回来了。


“哦。”

男人薄凉的一笑,满满的讥诮。

“原来,是为了钱。也是,你还能为了什么?还不到一个月,急什么?放心,不会少了你的,等着吧。傅家还能差你一口吃的?”

想想又说,“以后没事,也别给我打电话。有事,我会联系你。”

话音落,通话断了。

盛相思握着手机,懵了。

他竟然,厌恶她至此!

“呵,呵呵。”

盛相思惨白着脸,觉得刚才那个伸手朝他要钱的自己,当真是卑微至极!

她默默抬起手,搭在尚且平坦的小腹上……闭上眼,泪水从眼角溢出。



八个月后。

费城,贫民窟。

盛相思躺在床上睡着了,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高高的隆了起来,圆嘟嘟的。

算算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医生说,她胎位不正,建议她提前住院。

盛相思只是笑笑,没说话。

因为,她没钱。

八个月前,她和傅寒江通过电话后,他说尽了绝情的话,但生活费……

依旧迟迟没来。

盛相思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公寓是住不起了,最后,只能搬到贫民窟。

她也没再找他要钱。

她没脸再听他说,她是条寄生虫。

在贫民窟安顿好后,盛相思便找了兼职,边打工、边上学。

虽然挣的不多,但节省一点,肚子还是能填饱的。

酣梦正甜……

突然,四周响起嘈杂的叫嚷声。

“不好了!”

“着火了!”

“快跑啊!”

盛相思被吵醒,下了床,拉开门一看,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浓烟翻滚!火光冲天!

顿时,她的脸色白了。

“盛!”

同样是留学生的邻居,看到她,火急火燎。

“你怎么还在这儿?着火了!赶紧跑啊!”

“哦!好!”

盛相思着急的往回冲,拿起背包。

她还要往里走,却被邻居给一把抓住了,“不要命了!去哪儿?还不走?”

“不行啊!”

盛相思着急的跺脚。

她的钱还在里面,是她省吃俭用,一分钱、一块钱,给肚子里的孩子存的!

将来生产住院、买尿布奶粉,就指望那些钱了!

“我必须进去!”

才往里跑了一步,没想到,一块横梁烧断了,从上面砸下来!

“啊!”

盛相思反应迅速,及时后退。

她人没伤着,但是,进去的路却被阻断了。

“盛!快走!”

“不!”

盛相思拼命摇头,她不能走!挣开邻居,不管不顾往里冲。

“啊!”

一条火龙被风吹的冲向她,盛相思背过身去,火光燎到了她的后腰部,疼得她龇牙咧嘴。

“盛!”

邻居赶紧拉了她一把,“要不要紧啊?”

“我没事。咳,咳咳……”

她摇着头,可是,浓烟翻滚,让她呛咳不止。

“快走吧!”

邻居抓住她不放,“你不能再进去了!”

“可是……”

“你替孩子想想!这烟是能致死的!你一意孤行,是想落得个一尸两命吗?”

“快走啊!”

在邻居的半拖拽下,盛相思终于出了火场。

此刻的她,腰背烧伤,钱没有拿出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破旧的租房,被火吞噬,烧成了灰烬!

这以后,她可怎么办啊?

“啊!”

突然,疼痛来袭,盛相思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怎么了?”

周围,有人涌了过来。

“她要生了!”

“快叫救护车!送她去医院!”



“啊!”

“用力啊!”

盛相思被送到了医院,躺在产床上,历经十几个小时,九死一生。

终于,生下个孩子。

白皮肤的护士把孩子抱到她怀里,盛相思泪水汹涌,却笑了。

这是她的孩子……

她的亲人……

以后,她再不是一个人了!

闭上眼,她昏死过去。



再睁开眼,盛相思抱着孩子,垂着眼帘,一声不吭。

白皮肤的护士无奈的看着她,她是来催盛相思交住院费的,盛相思是交了,但是,远远不够。

盛相思低着头,无话可说。

她知道自己很无耻,可是,她真的没有钱了……

“哎。”

白皮肤护士是个心软的,看她这么年轻,猜她是被负心汉给抛弃了。

“你没有家人吗?或者朋友?联系他们,让他们帮帮忙吧。”

说完,走了,没有逼的太紧。

盛相思抬起头,眼底蓄满了泪水。

家人?朋友?她的确没有……

可是,她是个妈妈,她不能像个无赖一样,欠医院的钱!

盛相思从包里,翻出了手机。

时隔八个月,再次拨通了傅寒江的号码。

嘟嘟嘟……

漫长的铃声后,通了。

“傅……”

“喂?”

她刚一张嘴,那端传来了个熟悉的女声,是姚乐怡!

“是盛相思吗?”

姚乐怡淡笑着,轻轻浅浅的道,“你找寒江吗?他现在不方便听,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她会有这么好心?

她不是恨透了她?

但此刻的盛相思,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她厚着脸皮,几乎是舔着脸,“我,我是想问问,他……能不能借我点钱?”

她已经不敢跟他伸手要了,只当是她借的。

“拜托,我会还的。我一有钱,马上就还给他!”

“这样啊。”

姚乐怡笑着道,“好的,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他的。那挂了。”

“谢谢……”

盛相思话音未落,可那端已经断了。

她握着手机,提着一颗心。

傅寒江会借的吧?或许看在奶奶的面子上,或许看在他们还没正式离婚的份上……

然而,过去了一天又一天。

盛相思什么都没等到。

两天后,她背着包,抱着孩子,站在了医院大门口。

由于交不出住院费,她被赶了出来。

抬头看看天,冬日的暖阳刺的盛相思闭上了眼,泪水从眼底汹涌蔓延。

“不许哭。”

盛相思咬着牙,暗暗警告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哭?你是妈妈,你还有孩子要养!不许哭!”

而她已然是身无分文,贫民窟的房子被烧了,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两个礼拜后。

盛相思怀里抱着孩子,不管不顾的往前跑。

“抓小偷啊!她偷了东西!”

“快!抓住她!”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眼看着,是跑不掉了。

脚下一个趔趄,盛相思身子往前冲,倒地的瞬间,她翻了个身,护住了怀里的孩子。

“抓住了!”

她还来不及站起来,便被追来的店员给压制住了。

“看你还往哪里跑!偷了什么?赶紧拿出来!”

她的包被店员给拿走了,拉开拉链,往地上一倒。

“奶粉?尿片?偷这些干什么?”

“快看!她抱着个孩子!”

盛相思羞耻的闭上眼,这一刻,她恨不能死在当下,她活成了这样,尊严丢的干干净净!

可是,她抱紧怀里的孩子,偏偏,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医生给盛相思做完检查,一边敲病历,一边看向傅寒江,“她年纪不大,怎么痛经这么厉害?”

这……

傅寒江回答不了,他哪儿知道?

医生也没多问,交待道,“女生痛经不是小问题,她还属于特别严重的那一类,我建议,等她醒了,详细做个检查吧,看看问题在哪儿。”

“行,知道了。”

傅寒江蹙着眉,点了点头。

“开了点药,你去取一下吧。”

“好。”

傅寒江接了单子,起身去缴费拿药。

他在回忆着,盛相思以前,有痛经的毛病吗?然后,他发现,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于她,他最深的记忆,就只有她整天缠着他……

急诊室里。

盛相思已经醒了,撑着胳膊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背上包,出了诊室。

“哎。”

护士忙拦住她,“你去哪儿啊?你男朋友去给你拿药了,等他回来接你吧。”

男朋友?

盛相思不确定,是傅寒江吗?

她失去意识前,确实是和他在一起。但是,他会这么好心,送她来医院?

不管是不是,无所谓。

“谢谢,我知道。”

盛相思没让护士为难,“我在外面坐着等他就行。”

“那行。”护士没再多问,走开了。

于是,盛相思也没再停留,背着包,捂着小腹,出了医院……

傅寒江取了药,往回走,手机响了。

是傅明珠。

“喂,奶奶。”

“寒江啊。”傅明珠刚睡醒,声音迷迷糊糊的。

“我想起来件事,今天啊,是相思外婆的生忌,我们应该去祭拜的。瞧瞧我这脑子,竟然给忘记的一干二净。”

她嘱咐孙子,“这样,寒江,你抽时间,陪着相思去一趟,这孩子也是可怜,四年没祭拜外婆了。”

“!!”

这会儿,傅寒江已然呆滞。

舔了舔干燥的唇缝,“奶奶,她外婆,葬在哪儿啊?”

“你这孩子,你不是也去过?不记得了?酒仙桥啊……”

坏了!

傅寒江蹙眉闭了闭眼,酒仙桥……所以,盛相思没骗他!她今天确实是去了酒仙桥!她去祭拜她外婆了!

“寒江,寒江?你听见没有啊?”

“听见了,奶奶。”

“哎……”

傅明珠叹息,“以前呢,相思是骄纵了些,那她不是小不懂事吗?我看她这次回来,长大了,懂事了不少,你对她好点吧,她无依无靠的,就只有我们了。”

“奶奶,我还有事,先挂了。”

急诊室到了,傅寒江匆忙挂断,跨步进去,接盛相思。

他撩起帘子,一看……怔住。

检查床上空荡荡的,哪里还有盛相思的影子?



“人呢?”

傅寒江问护士要人。

护士很是无辜,“你女朋友说,她在外面等你啊!怎么,你没见到吗?”

呵。

傅寒江笑意森冷,他要是见到了,还朝他们要人?

薄z唇紧抿,下颌点了点,“她是个病人,昏迷病人!你们就这么让她走了?她要是有事,你们这家医院都要摘牌!”

“先生……”护士吓得都快哭了。

傅寒江一边往外走,一边打电话。

自然是打给盛相思的,但是,她压根不接。

是生气了,故意不接?

还是,又晕倒了,没听见?

傅寒江一筹莫展,没有办法,只能先回去银滩,看看她是不是回去了。

路上,他给容峥打了通电话。

“是我。”

“二爷,有事?”

“查查看,今天酒仙桥那儿,有没有什么事?”

“这个事啊。”

容峥忙道,“不用查,这事我知道——今天酒仙桥附近的高架桥坍塌,现在消防还在忙着清道的。”

原来如此!

傅寒江闭了闭眼,掩饰不住眼底的懊恼。盛相思没有撒谎,她今天确实被堵在了酒仙桥!

所以,她是怎么赶到的民政局?

想起自己的话——就是爬,你也要给我爬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