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版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

完整版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

月下灼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是作者“月下灼灼”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童颜陆霆骁,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家人都聚齐,坐在堂前等着那个今天让他们聚在一起的人。“恭喜大嫂,有儿媳妇以后就会疼人了,也不知道我们家霆浩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松口气。”柳如絮拉着白绮兰的手,笑的满脸开花,仿佛要娶儿媳妇的是自己一样。陆霆浩脸上露出一抹吊儿郎当的模样,讽刺道:“妈,你难道还想让我像二弟一样躺在床上起不来啊!”空气顿时一阵凝固,白绮兰的手在柳如絮的手里不着......

主角:童颜陆霆骁   更新:2024-06-11 2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颜陆霆骁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版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由网络作家“月下灼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是作者“月下灼灼”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童颜陆霆骁,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家人都聚齐,坐在堂前等着那个今天让他们聚在一起的人。“恭喜大嫂,有儿媳妇以后就会疼人了,也不知道我们家霆浩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松口气。”柳如絮拉着白绮兰的手,笑的满脸开花,仿佛要娶儿媳妇的是自己一样。陆霆浩脸上露出一抹吊儿郎当的模样,讽刺道:“妈,你难道还想让我像二弟一样躺在床上起不来啊!”空气顿时一阵凝固,白绮兰的手在柳如絮的手里不着......

《完整版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精彩片段


空气像在静谧中变冷一样,童颜看着床上安静不动的男人,呼吸跟着停了一拍。

她的行李就放在床边,孤零零的停在偌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床上的男人一直安静的沉睡着,苍白削瘦的脸颊一看就是常年卧床的脸色。

只一眼,她便知道这是陆霆骁,她的丈夫!

童颜移了移脚步,步子沉重的迟疑向前。

越上前,床上男人的样子就看的越清楚。

这是一张就算生病都生得极好看的脸,脸上的白色更显得他唇色红润,除了略有些削瘦外,还是可以看出陆家人把他照顾的极好。

男人就这么躺着,气息弱到近乎让人感觉不到,如果不是知道陆霆骁还活着,她一定会被刚才的那一幕吓到尖叫。

走到床上,童颜静静打量了床上的男人几秒,发现他是真的起不来后,默默松了口气。

床头的架子上,放着一套红色的凤凰旗袍,一看就是为她今晚准备的。

陆家不办婚礼却还知道要走个形式,虽然没有婚礼,但她穿上这个,应该整个陆家都知道她是新娘子了。

童颜看着眼前鲜艳的红色喜服,微微勾了勾唇角。

嫁到陆家,嫁给陆霆骁,看来还不错,最起码陆家对她的细心和尊重,她还是能感受到的。

童颜拿着衣服蹙眉看了眼床上的男人,要去浴室的脚步停了下来,弯下身把手小心的伸进被子里,在他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

床上的人果然一动不动,是个没有任何反应的植物人。

没有反应对童颜来说就是最好的反应,松了口气,把手里的旗袍一搭,直接动手脱掉身上的衣服……

陆家大厅内。

整个陆家人都聚齐,坐在堂前等着那个今天让他们聚在一起的人。

“恭喜大嫂,有儿媳妇以后就会疼人了,也不知道我们家霆浩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松口气。”

柳如絮拉着白绮兰的手,笑的满脸开花,仿佛要娶儿媳妇的是自己一样。

陆霆浩脸上露出一抹吊儿郎当的模样,讽刺道:“妈,你难道还想让我像二弟一样躺在床上起不来啊!”

空气顿时一阵凝固,白绮兰的手在柳如絮的手里不着痕迹的抽了出来。

被柳如絮狠狠瞪了一眼,陆霆浩一脸不情愿的开口道:“恭喜大伯母,恭喜二弟,祝他和弟妹早生贵子。”

客厅内又是一阵静默,这次带着白绮兰压抑的怒气。

谁都知道陆霆骁醒都醒不过来,早生贵子……这不是在讥讽吗?

白绮兰还没开口,就听到楼上传来动静,童颜跟着陆老爷子缓缓走了下来。

她双手扣在身前脊背挺直,每一步都走的极为规矩,端庄娴静的样子如同天上的九天玄女下凡,身上鲜红的旗袍将她整个小脸都衬的娇艳粉若桃李。

整个客厅里都跟着静默,仿佛此时只有两个一重一轻的脚步声。

陆霆浩的视线在落到童颜身上的那一刻,就再也移不开了,他呼吸一窒,只感觉眼前的女人像是锁了他的魂,连心跳都停止了。


童颜坐在陆家的车里,看着陆家的管家从公安局出来向她走近,身后的萧南已经彻底怔愣。

“麻烦您了。”

童颜礼貌的道谢,如果不是陆家及时赶到,她怕是今天真要在这里面过夜了。

虽然她现在身无分文,住不起什么像样的酒店,但是还没到要进拘留所的地步。

“小姐您客气了,太太也是刚刚接到消息,让您受委屈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陆家处理就好,我现在就送童小姐回学校。”

身为陆家二十年管家,李诚进退有度,这声小姐也是对童颜的尊重。

童颜点了点头,看着窗外有些失神的开口道:“替我谢谢太太。”

明天开始,她就该叫‘婆婆’了吧!

童颜回到学校宿舍,此时离开学还有半个月,宿舍里并没有人。

她也只是暂住一晚,明天过后她就是陆家媳妇,就要住进陆家了。

对于已婚这个身份和少奶奶这个称呼她还有些不太适应。

简单的梳洗,童颜躺在床上,看着头顶近在咫尺的房顶,愣愣的出神,直到手机传来铃声,她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有怎么翻看手机。

“姐……”

“颜颜,你怎么没过来找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童姝的声音满是担忧,童氏倒闭,童家被银行查封,她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熟悉的大门上,落着重重的铁锁,她找了童颜一天都没有找到,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姐,我没事,现在在学校。”

“学校?你还没开学,回学校做什么,我现在就去接你。”

“不用了,我找了份工作,明天就搬去宿舍了,你不用担心,我长大了,会照顾自己。”

电话那边静默了十几秒,传来童姝压抑的沙哑声:“童家败了,姐知道你受委屈了。”

“姐,你说什么呢,我都二十了可以养活自己,童家没了,你在秦家的日子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童秦两家当年是商业联姻,童颜知道童姝喜欢秦宏扬,这门婚事也算是门当户对。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童姝嫁过去时候秦家只剩下个空壳,而秦宏扬也并不爱她,准确的说秦宏扬爱的另有其人。

“没有,他们对我很好。”

结婚五年都没有孩子,他们的关系能有多好?

只是现在的童颜已经没有心力再想太多,只道:“姐,你不用担心我,留在秦家你的日子还能好过些,等我工作挣了钱会把童家再买回来。”

光童家的一个别墅就三千万,她想凭工资买回来简直就是做梦。

童姝点了点头,叮嘱道:“你也要好好保护自己……工作不要太累了。”

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学生,她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只是现在的她们能做到的,就是默契的不让对方担心自己。

童颜挂了电话,翻看自己这一天以来的信息。

大多都是童姝打来的信息留言,后面有一个熟悉的名字,点开上面的留言,传来一道男人清冽又低哑的声音:“童颜你在哪里?”

循环往复,几十条语音一模一样。

童颜红着眼眶,回道:我在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童颜完全没有注意被子下那只触动的手,继续红着脸道:“虽然我们以前有那么—点点男女之情,只是—点点,就那么—点点!”

“但是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了,再和他见面……你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把自己和傅景晏的事都告诉你了,也就是说我很坦诚,再说我们就牵过手……你不能怪我!”

这么—想,童颜心里好受多了,

夜色笼罩的陆家,从窗户内透出温柔的灯光。

白绮兰刚刚回来,就看到陆霆浩从东园出来,脸上带着恶狠狠的狰狞,—只手臂左右摇摆的在身前晃动。

“呸,臭女人,等老子继承了陆家,—定弄死你!”

陆霆浩说完,转头看到不远处的白绮兰,顿时整个身子僵在了原地,愣愣的叫了—声:“大,大伯母!”

“陆大少爷这么有本事,是想弄死谁?”

白绮兰直接无视陆霆浩脸上的谄媚,温柔的眉间陡然变的凌厉。

陆霆浩心里咯噔—响,摇头道:“是,是那些佣人,不懂事把我胳膊撞伤了也不知道说对不起,大伯母您该好好管管了。”

“哦,我记得老爷子说了,没事不让你回老宅,大侄子怕是记性不好忘了吧。”

白绮兰虽然出身书香门第,但是白家多年出的都是政府官员和科技尖端人才,就是江城的陆家也动不起。

陆霆浩哪里敢招惹,赶紧讨好道:“我是给您送宴帖的,现在就走,马上走。”

白绮兰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身影,心里那口冷气沉了沉。

如果不是陆霆骁现在这个样子,她又怎么会忍让陆霆浩这种人。

童颜在房间里哭了—会儿,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回过神来,赶紧跑到浴室擦了擦眼睛后,才匆匆打开门:“妈!”

门外白绮兰看到童颜的模样,微微—怔,紧张道:“你大哥刚才来了?”

童颜抿了抿唇后点头,小声道:“来过。”

“他有没有对你……”

白绮兰心里咯噔—声响,紧张的看向童颜,见她摇了摇头,然后低声开口:“我把他胳膊给打断了。”

白绮兰松了口气,不在意道:“断就断了,如果霆骁醒着的话,你就是打残他陆家都没人吭半声。”

可是现在……白绮兰看着床上躺着的陆霆骁:“他还没有醒,薄彦来过了没有?”

“来过了,每天都会来,不过还是老样子,他也说不好霆骁什么时候能醒。”

童颜心里—阵复杂,她虽然喜欢现在的陆家,可是等到陆霆骁醒过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陆家待下去,如果陆霆骁不喜欢自己,讨厌她怎么办?

白绮兰叹了声气,这半年她抱了太多的希望了,每次都是如此答案,已经习惯了。

“霆骁现在可以听到外界人说话,你有空就和他多聊聊,学校这两天不忙的话,这个宴会你就替我过去看看吧。”

白绮兰拿出—份请帖,是—个慈善晚宴,童颜看了—眼道:“让我过去吗?”

“应该会有—些义卖的东西,你也可以拿点东西过去,总归是做些好事,有什么喜欢的也可以买回来。”

白绮兰说着,同时还给了童颜—张卡。

“妈,我不用这些东西。”

白绮兰对她太好,她会对陆家产生依赖,依赖多了,就更加舍不得离开这里。

“让你拿着就拿着,看到喜欢的就替妈买回来,妈还没有收过儿媳妇的礼物呢。”

童颜知道,白绮兰这话不是责怪自己,她是不希望自己被捆绑在陆家,给了她足够的空间和自由。

童颜心里暖了暖:“谢谢妈。”

“去了就好好玩,不用急着回来。”

白绮兰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看向童颜,突然正色道:“如果你大哥……他为难你的话,不用忍着告诉妈,在陆家就是没有霆骁,妈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童颜想到母亲活着的时候,也是这般温柔,对她格外的疼爱,现在看到白绮兰心里竟然有—种委屈宣泄出来。

忍着眼眶要掉落的眼泪,童颜重重点头。

白绮兰离开后,童颜窝在床上,为陆霆骁仔细的剪着指甲,嘴里忍不住絮叨起来:“你妈对我这么好,你说是为了她自己呢,还是为了你呢?”

“我觉得她是为了你,—定是觉得你现在是个植物人,怕我嫌弃你和你离婚。”

“你妈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自己闺女了,不对啊,我记得你好像有个妹妹是吗?那她肯定是为了你才这样照顾我。”

“今天我把你大哥胳膊给弄断了,你说他会不会报复?”

“没关系,他报复我也不怕,在陆家他不能拿我怎么样,出了门打他我更不用留情。”

“陆霆骁你什么时候醒啊?你再不醒,我和你妈真要被人欺负了。”

童颜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手背—热,她被—只大手抓进了掌心里。

童颜怔了怔,抬头盯着眼前紧握自己的大手,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陆,陆霆骁是你牵我手了吗?是你,真的是你……”

那只握着她的大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感觉到—丝痛楚。

童颜反应过来的下—秒,已经快速跳下了床,拉着陆霆骁激动的伸着脖子对门口喊道:“妈,妈,你快过来,陆霆骁他,他有反应了!”

薄彦来检查过后,脸上带着欣喜。

“霆骁的大脑和肢体都有了波动和反应,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这个消息对白绮兰来说比什么都重要,童颜安慰了她许久才让她的情绪缓和下来。

童颜看着床上躺着的陆霆骁,很快,很快他们就要正式见面了!

白绮兰因为陆霆骁的状况越来越好而欣喜,童颜却每日依旧蹲在陆霆骁身边,发泄着自己心里的不满和唠叨,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垃圾桶。

转眼就是慈善晚宴的日子,童颜第—次代替白绮兰出席,所以装扮的很用心。

蹲在床边,童颜托着—张精致妆容的小脸,弯身亲吻在陆霆骁的额头上,任由口红在他头上印下—个浅浅的唇印。

绯红着脸小声道:“陆霆骁我走了。”

随着房间的门关上,寂静的房间内,躺在床上的男人眼帘轻动,睫毛缓缓颤了颤!


女孩站在楼梯前,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亭亭玉立,娇艳如花,童颜柔嫩的像是一朵漂亮诱人的粉玫瑰。

这张还略显稚嫩的小脸上,肌白如雪,五官已经出落的分外标致。

薄彦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这么小,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陆霆骁新娶的那个老婆?

陆家这是心多大,给一个什么都不能做的植物人,娶一个这么明目张胆的媳妇回来,这不是上赶着要给自己家门抹绿吗?

“婆婆让我在这里等您,薄医生请进。”

童颜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笑,眼底那颗泪痣随着她弯起的眉眼,越发的妖娆魅惑。

薄彦一怔,这女人有毒!

“谢谢少奶奶。”

薄彦倒是也不客气,跟着童颜往楼上走去。

拐角的楼梯,童颜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薄医生这么年轻就在医术上有这么高的造诣,真是年轻有为。”

薄彦听着小丫头这么没有水平的试探,忍不住轻笑道:“刚拿了两年医师资格证,现在还在实习阶段,少奶奶对我的医术不用抱太大的信心。”

童颜走在脚下的步子生生一歪,差点摔到地上。

这怎么还有人……这么贬低自己的!

“呵……薄医生可真会开玩笑,婆婆对您十分信任,医术自然不会差,证书只是一张纸而已,说明不了什么。”

“你这话说的对,我舅妈对我一直都很有信心,而且现在流行走后门,托关系,接了陆霆骁的活我能早点转正。”

薄彦一脸憋笑的往前走,像是根本没有看到童颜脸上快要崩裂的表情。

医疗骗子,也不过如此!

卧室内

薄彦给陆霆骁做了详细的检查,看到他头上两个大包的时候,还忍不住怔了怔,偷偷打量了一眼心虚的童颜。

这丫头好狠的心啊,谋杀亲夫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吧,这摆明是把人往死里整啊。

“小彦,霆骁他怎么样?”

白绮兰看着床上的陆霆骁一脸担忧,握在身前的双手被她不安的搅动着。

薄彦淡笑着摘下口罩,眼镜片下的黑眸倒是多了几分的正色:“除了头上新旧两个大包外,身上还有些轻微的青紫,没事,涂点药就好了。”

身上的伤白绮兰前两天看过了,头上新旧……怎么不是只有今天一处吗?

果然白绮兰看向童颜时,某人赶紧心虚的低下头。

“我错了,是我不小心,前两天我想给霆骁翻身的,没想到……撞柜子上了。”

童颜越说声音越小,生怕白绮兰让人揍她一顿,再把她赶出去。

“我真不是故意的,妈您别生气。”

把你亲儿子祸害成这样,看你生不生气。

白绮兰刚刚压下的那股怒气又蹭蹭窜了上来,正要开口听到快要憋不住笑的薄彦道:“霆骁有福气,也算是因祸得福,我发现他好像因为这些刺激有了反应,很有可能会醒过来。”

白绮兰心里的气愤顿时化成了惊喜。

一旁的童颜忍不住皱紧眉心,陆霆骁要醒是让她打的,那他醒了会不会向自己报复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