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章节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章节

魚周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盛相思傅寒江是其他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魚周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好。”挂了电话,傅寒江想了下,“文昌道?老城区?住的那么远?麻烦!”第二天一早,盛相思早早出了门。约好的八点,她是掐着点到的,没想到,傅寒江的车已经停在那儿了。“相思小姐。”陈重下来,给她开的车门。“上车吧。”陈重开的是车后座,傅寒江已经在里面了。盛相思朝陈重笑了下,关上车后座的门,“......

主角:盛相思傅寒江   更新:2024-06-11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相思傅寒江的现代都市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章节》,由网络作家“魚周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相思傅寒江是其他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魚周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好。”挂了电话,傅寒江想了下,“文昌道?老城区?住的那么远?麻烦!”第二天一早,盛相思早早出了门。约好的八点,她是掐着点到的,没想到,傅寒江的车已经停在那儿了。“相思小姐。”陈重下来,给她开的车门。“上车吧。”陈重开的是车后座,傅寒江已经在里面了。盛相思朝陈重笑了下,关上车后座的门,“......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章节》精彩片段


“是明天吗?好,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过去——还有,别说我没良心,你并没有告诉我奶奶明天手术。”

“盛相思!”

傅寒江气结,这丫头,现在是他说一句,她就要顶他十句!

比起以前整天粘着他,她现在这样,他也很不喜欢!

不等他责难,盛相思道,“没有别的事了?我挂了……”

“等等!”

傅寒江咬紧后槽牙,命令道,“你住哪儿?明天一早,我去接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盛相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自己会过去。”

她居然拒绝他的好意?

傅寒江很不爽,“我不是跟你商量,也不是你用不用的问题,明天去奶奶那里,我们必须一起——这是你答应我的。”

哦,要做戏给奶奶看。

盛相思抚了抚眉,“行吧,那就一起。”

“你住哪儿?”

“嗯……”盛相思沉吟了下。

肯定是不能让傅寒江到家门口来接的,不是怕他笑话她,纯粹的,不想让他进入她的领地。

“你在文昌道口等我吧。”

“好。”

挂了电话,傅寒江想了下,“文昌道?老城区?住的那么远?麻烦!”

第二天一早,盛相思早早出了门。

约好的八点,她是掐着点到的,没想到,傅寒江的车已经停在那儿了。

“相思小姐。”

陈重下来,给她开的车门。“上车吧。”

陈重开的是车后座,傅寒江已经在里面了。

盛相思朝陈重笑了下,关上车后座的门,“谢谢陈叔,我有点晕车,坐前面就好。”

说着,自己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这……

陈重讪笑着,上了车。

后座上,傅寒江眉眼一抬,盯着盛相思的侧脸,俊脸阴沉。她是故意的吧?这是在躲着他?

呵。

他忍不住勾唇,徐徐低笑,她以为他会在乎?是正合他的心意好么?

路上不堵,八点半不到,就到了疗养院。

今天是傅明珠手术,得进外科楼。

傅寒江和盛相思肩并肩,进了外科楼,准备去乘电梯。没想到,在电梯间遇到了姚乐怡。

“寒江。”姚乐怡由助理陪着,在等电梯。

见到他们,微笑着朝傅寒江摆了摆手,“来啦……”

又看一眼盛相思,笑意不减,“相思也来了。”

“嗯。”

傅寒江点头,“你今天不是有工作吗?怎么还过来了?有我在,你忙完了再来也是一样。”

“那怎么行?”姚乐怡瞪了他一眼,嗔到,“奶奶是你的奶奶,也是我的奶奶啊。工作还能比奶奶重要?”

傅寒江没再多说,往下指了指她的脚,“还疼吗?”

“还有一点点,问题不大了。”

正说着,电梯来了。

傅寒江扶着门,让姚乐怡他们先进,而后,自己再进去,最后,看向盛相思。

抬抬下颌,“进来吧。”

盛相思不想。

非但没进去,反而还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先上去,我马上就到。”

什么?

傅寒江眉峰一敛,不悦的道,“你又闹什么?让你进来就进来!”

他没什么耐心,抬起胳膊,想要去拉她。

可是,蓦地想起,盛相思似乎很反感被他碰……她是真的会‘发神经’的。

这么一来,他犹豫了。

只能催她,“快点!进来!”

“不……”

盛相思摇着头,不肯。

“盛相思!”

傅寒江不耐烦了,坏脾气正要发作。

而电梯不等人,电梯门在他们眼前,缓缓合上。

“喂!”

傅寒江想要阻止,但却晚了一步。忍不住低骂,“臭丫头!”

这……

姚乐怡和她的助理面面相觑。

“寒江。”姚乐怡拉了拉傅寒江的胳膊,淡笑着,“别着急,今天奶奶手术,相思会上来的。”

“我知道。”

傅寒江蹙眉点头,“但她为什么非不肯上来?”

“这个……”姚乐怡扯了扯嘴角,“我想,或许是我的缘故,她是不想看见我吧?你知道的,前几天我们刚闹过不愉快。”


一进玄关,傅寒江就闻到股食物的味道。

立即皱了眉,“什么味道?”

客厅里亮着灯,厨房的方向也是。家里有人?怎么会?难道遭了贼?

不会,不说贼有没有这个胆子,偷东西就算了,竟然还煮起了饭?

就说银滩的安保,那可是顶级的,隔壁的老鼠想跑进来,都得掂量着有没有命跑。

“谁?!”

傅寒江俊脸一沉,低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

“来了!”

闻声,盛相思答应着,小跑着出来,在他面前站定,双手束在身前。

开口轻轻缓缓,“你回来了。”

瞬间,傅寒江呆住了。

眼前的女孩,身材高挑窈窕,就是太瘦了点,长的倒是很漂亮,尤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几乎占了一张脸的一半。

他不认识她。

可是,却又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即便如此,傅寒江的脸色也没好一点点,他很不喜欢自己的领域被人入侵。

不论什么理由。

“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盛相思微怔,嗤笑了下——他果然,不认得她了……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我是盛相思。”

“嗯……”

傅寒江下意识的轻点头,却猛然一惊,她说她是谁?盛、相、思?

哦,是了。

他想起来了。

奶奶要接盛相思回来的事,他是知道的。

今天一早,奶奶还给他打过电话。他当时应了,只是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傅寒江微眯着眼,打量着盛相思。

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脱去了少女稚嫩的外壳,仔细辨认,依稀还有以前的影子,多了些女人的韵味。

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哼。

他极轻的冷笑,那又怎样?

外貌再如何出众,也掩盖不了内里败坏的品性!

她回来的正好,有些事拖了近四年,也是时候结束了。

“你在这儿等我会儿,我马上下来。”

傅寒江凉凉的觑了她一眼,径直往楼上去了。

“嗯,好。”

盛相思点点头,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因为他的话,她没走开,安静的站在原地。

等了有一会儿,傅寒江去而复返。

他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指了指对面。“坐。”

“好。”

两人相对而坐,傅寒江把一只文件夹打开,放在盛相思面前。“看看吧,没什么问题,签个字。”

这是什么?

盛相思抬眼看去,白纸黑字,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这件事,本来四年前就该办的。”

傅寒江淡淡的道,“但是,奶奶不同意,我也只好顺着她。现在……”

盛相思抬眸看他,“奶奶同意了?”

“……”傅寒江一滞,瞳眸缩了缩,如实道,“没有。”

奶奶太固执了,四年了还不肯放弃。这次接盛相思回来,还指望他们能过下去。

怎么可能?

是以,他也早就准备好了。

“可我不喜欢你,这你是知道的。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快四年了,也该结束了。”

盛相思静静的听着,没说话。

以为她不同意,傅寒江皱起眉,“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只有起诉离婚。我们分居已经超过两年,起诉的话,百分百判离……”

“不必那么麻烦。”

他没说完,盛相思温声,打断了他,“我同意离婚。”

“你同意了?”傅寒江怔了怔,有些意外。

“是。”盛相思再次点头,“同意了。”

对此,傅寒江着实有些意外。他以为,以盛相思对他的痴狂劲,少不了费一番工夫……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但对他而言,这是好事。

短暂的震惊过后,傅寒江挑挑眉,“既然如此,就把字给签了吧。”

“好。”

他把笔递给了盛相思。

盛相思认真看完了协议书,摇了摇头。

“房子和钱,我都不要,我是奶奶养大的,本来就欠了你们傅家。”

不要?

傅寒江觉得可笑,“你从十五岁跨进傅家大门,就靠傅家养着,一直到现在。”

包括她这几年出国念书、生活的一切费用。

“你又没有养自己的能力,以后靠什么生活?”

闻言,盛相思一凛,寒意从心底蹿起,默默然攥紧了双手,没有争辩。

“难不成……”

傅寒江半眯着眼,揣测道,“你不拿,是想以后活不下去了,再来纠缠我?”

“我没有。”盛相思眸光敛了敛,果断否认。

“既然如此。”傅寒江无所谓的笑笑,“那就赶紧把字签了。”

“好,我签。”

盛相思浅浅一笑,紧握着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

终于,傅寒江放心了。

“民政局那边,等我安排好时间,再通知你。”

“嗯。”盛相思点点头,没异议。

他收了协议书,难得正眼看了看盛相思。

“奶奶马上要手术了,在奶奶康复前,我们离婚的事,还是要瞒着她的。奶奶养你一场,你能配合吗?”

盛相思讶然,他都不要她了,还要她配合他演戏?

“放心。”

傅寒江勾勾唇,“不会让你吃亏,我们的事情全部结束后,我会另外给你一笔钱,当做酬劳。”

哼。

盛相思几不可闻的冷笑,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那行。”

事情办完,傅寒江站起身,“这段时间,我们可能还需要碰面。我住主卧,至于你……”

顿了顿,继续道,“在楼下挑间房吧,自己收拾。”

说完,转身上了楼。

盯着他的背影,盛相思呆立在原地,弯了弯唇。

他让她在楼下挑间房?

要知道,楼下的房间——都是佣人房。她在他眼里,就是个佣人。

盛相思眨眨眼,眼底干涸的一片,没有一滴眼泪。

浅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转身回餐厅。

餐桌上,面条放的太久,早就泡发、坨掉了。

盛相思坐下,拿筷子挑起面条,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已经凉了,噎得慌。

但她实在是饿得厉害,况且,她也没其他的可吃了。

刚拿起筷子,傅寒江突然又冲了进来。

“盛相思!”

“咳,咳咳!”

猝不及防,盛相思被呛着了,呛咳不止。

“啧。”

傅寒江蹙眉咂嘴,瞄了眼她面前的碗,不由道,“你这煮的什么?能吃吗?”

“面条。”盛相思好了些,“你有什么事吗?”

“面条?”

这一坨坨的,是面条?

傅寒江冷嗤,“你连个面条都不会煮?看来,傅家这些年,确实是把你给娇惯的厉害。”

是么?盛相思微张着唇,无声冷笑。

“对了。”

傅寒江想起找她的目的,指了指她面前的碗,“以后,不要在这煮饭,出去餐厅吃。好好的厨房,给你弄的一股油烟味,乌烟瘴气!”

眉眼一挑,凉凉的睨着她,“记住没?”


她大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跟他索要钱财,房产……等等。

“嗯,想好了。”

然而,盛相思压根不改主意,只是加了一句,“我要蔬菜什锦馅的。”

“行吧。”

傅寒江颔首,答应了。

机会他已经给过她了,既然她坚持,那他也不必觉得亏欠她。

“明天一早,奶奶平稳了,我带你去。”

“一言为定。”

到了第二天早上,傅明珠的情况已经稳定了。

医生来早查房,确认她已经没事。

“二位守了一夜,可以回去休息了,白天有特护在,正常治疗、护理就可以了。”

傅寒江和盛相思两人都是一夜没睡,便没推辞,安顿好傅明珠,一同离开了。

按照昨晚的约定,傅寒江开车,载着盛相思去了四季锦。

因为没有司机,容峥他们也没跟着,到了地方,他下了车,亲自去买。

“我也一起。”

盛相思跟着他下了车,不自觉的抿了抿唇,“包子就是要刚出炉的才好吃。”

说着,咽了咽口水。

傅寒江看在眼里,不觉失笑,看来,她是真的很想吃啊。

“放心吧,保证让你吃个够,走!”

他率先,走在了前面。

他们来的不算早,但也不是很晚。照例,是要排队的。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排队。”

“嗯好。”

傅寒江跟在了队伍后,盛相思找了个位子坐着等,眼巴巴的,看着他在队伍里一点点挪动。

她掰着手指算,“五个,还有四个……”

终于,排到他了。

傅寒江付了钱,拿到了包子。

弯了弯唇——还好,就差一步,什锦包子就这三个了。不过,四季锦的包子大,应该够她吃的。

他在人群里扫了一眼,盛相思也看到了他,起身朝着他跑了过来。

“买到了?”

傅寒江一点头,朝她走过去。

“傅总?”

半道上,被人给拦住了。

是姚乐怡的小助理。

“真是你啊。”小助理自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指了指外面,“乐怡在车上呢,我是来给她买包子的。”

随即抱怨道,“乐怡想吃什锦包子,不过,轮到我已经卖完了。你也知道,乐怡挑嘴的很。除了什锦包子,她是一口不肯吃。”

小助理嘟嘟囔囔,喋喋不休,“一上午的拍摄排的满满的,她这不吃东西,可真要命……”

突然,顿住了,看向傅寒江。

视线落在他手里的纸袋上,“傅总,你也是来买包子的?”

“嗯。”

傅寒江一张俊脸,显出几分尴尬。

尤其是,看到几步之遥的盛相思。

“您买的什么馅的?”小助理可能是无心随口,也可能是不知死活。

傅寒江皱了皱眉,没回答。

但是,小助理已经看到了纸袋上印着的字。

——什锦。

“咦?是什锦馅的啊?”

傅寒江头一次,讨厌起四季锦的服务如此精细!

“蓉蓉?”

大概是在车上等的太久了,姚乐怡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戴着墨镜,捂着口罩来找小助理了。

“买个包子这么久?”

然后,就看到了傅寒江,以及盛相思。

“寒江,相思……你们,来这儿吃早餐?”

“嗯。”

“乐怡。”小助理马上说,“什锦包子卖完了……傅总倒是买到了。”

说话时,瞄了瞄傅寒江。

那意思不言而喻——傅总应该会让给乐怡的。

姚乐怡却奇道,“你买什锦的?可是你不喜欢什锦口味的啊,你不是最喜欢小黄牛肉的?”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清楚,傅寒江不爱吃蔬菜。

什锦是蔬菜什锦,他怎么可能买来吃?

难道……

女人的直觉是不讲道理的,姚乐怡立刻意识到,“你买给谁的?”

姚乐怡笑了,“给相思的啊。”

“嗯。”傅寒江点点头,“她昨晚守了奶奶一夜,早上还没吃东西。”


下午四点多钟,盛相思离开了疗养院。

她把牛皮袋郑重的放进背包里,坐上了去隐湖的大巴班车。

隐湖还是有点远的,属于江城的下属市镇,还处在开发阶段,班车足足开了两个小时。

到站后,按照傅明珠给她发的地址,又步行了一段,找到了傅寒江所在的酒店。

酒店也是簇新的,空气里散发着新装修的味道。

到了酒店,盛相思把背包反背在身前,给傅寒江打电话。

房间里,傅寒江拿起手机,看了眼……盛相思?她打来干什么?一想到她那天说的话……

什么小叔子,什么大嫂??

面色一沉,把手机给反扣了。

这边,盛相思握着手机,茫然的眨眼,“怎么不接电话呢?不是等着用文件吗?”

或许,是在忙?不方便?

盛相思想了想,给他发了条信息。

——奶奶让我给你送东西来。

然后,对着牛皮袋拍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手机又震了下。

“哼。”

傅寒江冷笑,没完了?他在她眼里那么龌龊,还联系他做什么?

但还是拿起了手机,划开一看。

眸光敛了敛,原来,她是来送文件的!

蓦地起身,出了房间。

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夕阳只剩一丝,搭在地平线的缝隙上。

盛相思上身一件杏色T恤,下身一条工装牛仔裤,海藻般的长发垂在身后,用一根黑色皮筋束住了。

她站在那里,纤细高挑的一抹,像一只在熹光里沐浴的天鹅。

傅寒江不自觉的,滚了滚喉结。

嗓子眼有点痒、有点干……

他走了过去,“盛相思。”

闻声,盛相思抬头看向他,“你来了。”

她忙取下背包,把牛皮袋拿出来给他。“喏,给你。你看看,对对?”

“嗯。”

傅寒江打开,翻了翻,“对。”

他把牛皮袋合上,好笑的看着她,“你挺会挑时间啊。”

“?”盛相思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别装了。”

傅寒江指了指腕表,“我给奶奶打电话,是一点钟,你却到现在才给我送过来。知道这个时间没有回去的车了,想要留下来,是不是?”

“……”

盛相思仍旧没反应过来,脑子里只有他的那句——没有回去的车了?

“呵。”

傅寒江不掩饰的讥笑,“这种手段,你以前也没少用。”

他还以为,她是真的放弃他,不再纠缠他了!结果,她就来了这么一招。

真是贼心不死啊!

“行吧。”

傅寒江大方的挥挥手,“反正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动摇——看在你辛苦一趟的份上,跟我来吧,我让人带你去休息……”

他先转身,走在了前面。

本以为,她会乖乖跟上。

可盛相思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她终于明白了……他以为,她是故意这么晚到的!

傅寒江回头一看,她还站在原地,不悦的道,“还不跟上?怎么,心思被我拆穿了,又想什么花样?”

盛相思蹙眉,忍着极度的不快。

“傅公子怕是有臆想症,我什么都不知道,奶奶让我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来!我虽然谈不上顶天立地,但说了不会缠着你,就绝对不会!”

愤然转身,拂袖离去。

“盛相思,你去哪儿?”

她这是,恼羞成怒了?

傅寒江眸光深沉的盯着她跑远的背影,气笑了,胸口堵了几秒,“跑是吧?行,我要是再管你,我就是猪!”

而盛相思,站在刚才下车的地方,傻了眼。真没有回去的车了吗?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四处看了看,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而后,一辆黑色卡宴,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相思。”


“乐怡!”

傅寒江略生硬的推开了姚乐怡,“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就行!”

说完,迈开长腿,朝着盛相思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寒江!”

姚乐怡失神的看着他的背影,默默攥紧了手心。他跑的这么快……是她太草率,吓着他了么?



傅寒江身高腿长,对这里的环境又比盛相思熟悉,很快,追上去,把她堵在了消防楼道里。

“往哪儿跑?”

盛相思避无可避,后背贴在了墙壁上。

傅寒江双手搭在她身后的墙上,直接把她罩在了怀里。“跑什么?我是鬼么?”

你可比鬼可怕多了!

盛相思默默道,她极力缩成一团,避免和他发生肢体上的接触。

双手合十,恳求他,“你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

不是她吐槽,他们要亲热,也不知道找个私密的地方。刚才那里,不是她,也会有其他人经过啊。

什么?打扰?

傅寒江即刻黑了一张脸,眯起一双深眸,阴恻恻的叫着她的名字,音节像是从喉骨中蹦出。

“盛相思!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乌七八糟的?”

乐怡是他大嫂,他怎么可能和她有什么?

盛相思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他了。

不止是她,整个江城,误会他的人,不说一半,也有三分之二吧。

他从来不解释。

因为没什么好解释的,他和姚乐怡的曾经,无法抹杀……但他行得正坐得直,也不怕人非议。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傅寒江竟然开了口。

“我和乐怡,不是你想的那样!”

“?”盛相思没懂,“哪样啊?”

“盛相思!”

傅寒江再度暴躁,“你没完了是吧?”

看着他黢黑的脸,盛相思撇撇嘴,不确定的道,“你是在跟我解释?”

他的沉默,算是承认了。

“不必吧。”盛相思吃惊,也不理解,“我只是你的前妻,用不着的。你和姚乐怡……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傅寒江气结,待要发作,竟然发现,无言以对。

是啊,他跟她解释干什么?

完全没必要!

“或者……”盛相思想想,补了一句,“你应该给寒川大哥一个解释?”

“盛相思!”

一句话,再度点燃了男人的怒火。

“你找死?”

盛相思身子一矮,从他的胳肢窝下钻了出去,拔腿就跑。

边跑边说,“或许,你可以求一求奶奶,求她老人家成全你们!现实里,也不是没有你这种情况!”

他这种情况?

什么情况?

大哥昏迷不轻,他却和大嫂在一起的情况吗?

这不可能。傅家是什么样的人家?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丑闻发生。

更何况……

望着盛相思跑远的身影,傅寒江面色不愉,想到刚才乐怡看他的眼神,又隐隐的……不安。

“或许,我是该找个女人了。”

女人?去哪里找?

也不是想找,就能立马有的。

前几年,他没这个想法,盛相思虽然在国外,但他们毕竟还没离婚。

现在么?

找谁?



当晚,在没和周晋庭、秦衍之相约的情况下,傅寒江独自去了弥色。

舞台正对着的大卡座,依旧给他留着。

吴经理听说他来了,乐的见牙不见眼。

忙亲自过去招呼,“傅二爷,您来了。”

傅寒江单臂撑开,搭在沙发背上,另一手搭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她今晚第几个跳?”

果然!

吴经理暗喜,傅二爷是为了相思来的!相思就是他的摇钱树啊!

但面子上还是要装一装的,“傅二爷,咱这儿的‘她’……可多着呢,您问的,是哪一位啊?”

哼。

“猴精!”傅寒江笑着点了点他,“还能是谁?我还为了谁闯过化妆室?”

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打开门,把行李放下,撸起袖子,开始打扫。

里里外外,除了灰尘,全部擦洗干净,再把行李一一归位。

做完这些,时间不早了。

盛相思揉了揉肚子,她饿了。刚才那半个面包,她在车上就啃掉了,忙活了这一通,早消化完了。

拿上钱包,锁上门,盛相思去了最近的超市。

她本来是想买泡面的,但想了想,最后买了一袋米,又买了些榨菜、老干妈。

回到住处,把米饭煮上,配上榨菜和老干妈,能吃好久,更省钱。

没办法,她还没开始挣钱,本来就过得拮据,又赔了5200块——

警局和解那5000块,虽然不是她愿意给的,但是,也没有让傅寒江替她给的道理。

她是一丝一毫,都不愿意再和他扯上关系了……

还好,明天她就开始工作了,在拿到薪水之前,只要饿不死就行。

盛相思不觉得苦,比这更苦的,她也经历过了。

那几年在费城,她饿的没办法,还去过餐厅里,捡人吃剩的饭菜呢。

自己做的,至少干净,还不用看人脸色,没有各种肤色的乞丐跟她抢。

她早就不是当初寄养在傅家,那个娇软的千金小姐了……

当晚。

傅寒江回到银滩,已经是凌晨两点。

客厅里黑漆漆的一片,院子里的路灯从阳台落地窗照射进来,微薄的光亮。

傅寒江举步往里走,经过沙发时,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

一眼过后,怔了下,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扭头看了一眼……

这次,看清楚了。

沙发上空荡荡的,没有人。

怎么回事?盛相思不是睡在这里么?这么晚了,她怎么不在?

哼。

傅寒江轻嗤着,淡漠的语调,“不装可怜了?知道这招不管用,终于肯去房间睡了?”

他有点晕,晃了晃脑袋。

今晚一不小心,喝的有点多。

没再多想,跨步上楼。



因为宿醉,第二天,傅寒江起晚了,醒来时头还有些疼,洗了个澡,清醒了些。

下到楼下,打扫的钟点工已经来做事了。

见到他,忙走了上来,“傅总,这个东西,是收拾的时候放在沙发上的,是给您的,您看看吧。”

“嗯?是什么?”

傅寒江伸手接过,居然是一只沉甸甸的信封。

什么东西?

里面装了什么?有点厚度,像是……钱?

等等,信封上,还写了字?

——傅寒江,这里面是5200块,5000块是你帮我给的和解的钱,200块是沙发清洗费用,我查过了,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格。

还有,我搬出去了,这几天打扰了。

落款:盛相思。

到此结束,没了。

傅寒江眸光敛了敛,打开信封一看,还真是一沓钱!现金!

“哈……”

他短促的轻笑了下,把钱连同信封随手一扬,蓦地迈步往里走。

到了浴室门口一看,盛相思的那只巨大的行李箱已经不在了。

“陶姐!”

“哎!傅总!”陶姐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您有什么吩咐?”

傅寒江阴沉着俊脸,指了指一排佣人房,“打扫过了吗?有人住吗?”

“啊?打扫过了。”陶姐有点懵,摇了摇头,“没人住啊……不是,一直没人住吗?”

好啊。

她不是想通了,搬进了房间里,而是走了……

看样子,是昨晚就走了!

还给他钱?

从她十五岁起,她身上哪一样不是傅家的?

傅寒江眼底迸射出一股森然的暗色,唇畔敛着不声不响的寒芒。“盛相思,当我这是哪儿?酒店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当即,傅寒江掏出手机,给盛相思打电话。

这会儿,盛相思还在睡觉。

“喂……”盛相思迷迷糊糊的划开,接起。

“盛相思。”


不管了,今天,她也想和傅寒江彻底了结了。



车上,傅寒江抬起腕表,已经五点了!

盛相思还没到!

她居然让他等了两个小时!

傅寒江等的不耐烦了,手机在他掌心转了转,手指一划,再度拨通了盛相思的号码。

“喂。”

“盛相思!”傅寒江怒从两肋生,“你耍我是吧?”

那端,盛相思声音不大,“对不起,我就快到了,你再等等?”

还要等?

哼。

傅寒江暗暗冷笑,“好,我等。”

他倒是要看看,她今天准备怎么把这出戏唱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手机响了,盛相思打来的。开口气喘吁吁,“我到了!你在哪儿?”

“是么?”傅寒江抬眸,朝车外看了看。

一辆土黄色出租车停在了民政局大门前,盛相思推门下车,“谢谢师傅。”

关上车门,四处张望,“你看我了吗?还是,你已经进去了?”

“我看到你了,等着。”

挂了电话,傅寒江下了车,他是自己来的,手里撑着把黑伞,走向盛相思。

一看她,顶着一头湿发,身上也是,还沾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泥浆?不由皱了眉,毫不掩饰的嫌弃。

“上哪儿瞎逛去了?脏死了!”

“走吧。”盛相思没回答,揉了揉鼻子,“不影响离婚的。”

“盛相思!”

没多想,他伸手拉住了盛相思的胳膊。

“干什么?”

盛相思触电般,挣开了他,直直的瞪着他。

低吼着,“别碰我!我说过很多次了!”

傅寒江怔了怔,又是这样的眼神,但凡只要他稍微碰触她,她就是这样的眼神——

盛满了恐惧、厌恶,以及浓重的抗拒!

她……讨厌他??

傅寒江喉结滚了滚,说不清为什么,胸口那里莫名堵得慌,不太舒服。

暴躁的低吼,“盛相思,你是一点都不能碰吗?我怎么着你了?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看医生!”

什么?

盛相思捂着小腹,淋雨加上奔波,让她的腹痛程度前所未有的严重!

她咬着下唇,脸色苍白。

点点头,“对,我是有病!但你可以放心,我们马上领离婚证了,没有任何关系了!”

“哼!”

傅寒江讥诮出声,乜眼觑着她,“你是知道今天领不了证,才这么说的吧?”

“什么?”盛相思茫然,看着他深沉冷漠的脸。

“装!”傅寒江瞥都没有瞥她一眼,冷淡的道,“掐着民政局下班的点来!为了不离婚,你可是费尽了心思!”

什么?

盛相思愕然,民政局下班了?

她不是故意的,她走了好长的路,都没打到车,快到市区,才堪堪坐上车。

结果,还是晚了。

突然,眼前一黑。

盛相思晃了晃脑袋,终于,支撑不住了,双眼一闭,朝着傅寒江直直栽了过去!

噗通,栽倒在他怀里。

“喂!”

傅寒江猝不及防,本能的抬手把她给抱住了。

“盛、相、思!”

他一字一顿,咬着她的名字,从牙缝中迸出。

不是说不缠着他么?下一秒就投怀送抱了?!果然,她还是当初那个盛相思,死性不改!

她今天就是故意的!

“盛相思,我命令你,马上给我起开!”

然而,怀里的人,毫无反应。

傅寒江察觉出异常来,低头一看,“盛相思?喂!快起来!”

然而,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你再这样,我动手了啊!”

他抬起手,想要拉开她,这才发现,她不是装的,一张脸煞白如纸,她晕过去了!

“盛相思!你怎么了?”

傅寒江有点慌了。

情急之下,傅寒江把人打横抱起,快步冲到了车边,把人塞进车里,开去最近的医院。

急诊室。

“医生,她什么情况?”

“痛经。女人多半有的毛病,不过,她的情况比较严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