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

浅眠11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结霸道总裁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此文也受到了各个平台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角色有梁数林旭,由作者“浅眠11”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叫汪顺爷爷。梁数不想熬夜,不想不眠不休地玩,他们打赌,梁数陪玩已是极限。游戏开始,梁数戴上了墨镜,不让别人看到眼神与表情和心理波动。......

主角:梁数林旭   更新:2024-06-11 2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数林旭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浅眠11”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结霸道总裁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此文也受到了各个平台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角色有梁数林旭,由作者“浅眠11”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叫汪顺爷爷。梁数不想熬夜,不想不眠不休地玩,他们打赌,梁数陪玩已是极限。游戏开始,梁数戴上了墨镜,不让别人看到眼神与表情和心理波动。......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德扑在外行人看来是个以运气为主导的游戏,但是深入接触就会发现,这个游戏和运气几乎扯不上关系。

梁数接触这个游戏差不多有八年了,它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可以说是个黑暗的游戏,深度接触过的人会发现,它是反人性的。

这个游戏的核心是资金管理​,当你经历严重的下风期后,人的心态会变,这个时候已经不能靠牌技能挽回局面的了,得服输,得降级。

但这些是反人性,就如在股市亏损了百分之70了,真正能割肉离场的有几个人能做到。

找不到一点光明时,反而越陷越深。

这个游戏的精髓不是牌玩的有多好就能生存,而是资金的管理与谋划。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商业大佬都喜欢玩,马云、马化腾​等等......

因为它的核心和投资某方面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在逆境时,它无时无刻的在考验人性,摧残意志。扛得住的才是真高人!

梁数的打法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善于观察,善于思考。

3个小时的战斗时间,从上桌开始到下桌,梁数必须一直观察观察观察,对手们的下注习惯,跟牌习惯,相对位置变化,对手的倾向等等,精神状态必须高度集中,大脑需要不停的思考,几乎没有放松的时刻,是很容易累虚脱的。

梁数已做好鏖战的准备,走之前灌了一杯咖啡,她必须时刻保持情绪管理,不能露出一丝破绽。优秀的情绪管理已胜利了一半。

~~~~~~

晚上,梁数和魏卫到场时,汪顺他们已都到了

梁数并没有在穿搭上花心思,奇装异服,也没有衣着暴露或者性感妩媚,只穿着牛仔外套+t恤,牛仔裤。

很多女牌手利用外貌优势,露胸,打情骂俏什等迷惑对手,梁数不屑。

场地安排在一个私人会所里,坐落在城区内,偏安一隅,幽雅静穆,诠释着都市繁华和诗意生活的私密与高雅。

装修类似美术馆,有许多画作布置其中,展现魔都的形色和江南的雅韵,很有气质的地方!

后来梁数才知道这会所是林旭的,那是后话了。

在一个包间里,有一张牌桌,有专业的荷官。牌桌还是10人桌。这次的规则是,10/20盲注的局,座位顺序抽签决定,每人1万的筹码,中间不能买筹,输完就出局。

一共6人上场,都是熟人,汪顺,大背头,鸟人,另一人汪顺喊来的人,梁数,魏卫。

基本就是4对2的阵型。

他们四个人肯定会有意无意输给汪顺,把底池输送给汪顺,或者是跟梁数比拼,试图打败梁数。

她想过要不要组团比拼,比如最后计算的是与初始筹码的差额,决定胜负。但是魏卫这斯明显会拖后腿,指望不上,她还是单枪匹马吧。

幸好梁数手气不错,梁数的座次还不错,6号位,在汪顺三人后面,倒数第二,梁数后面是汪顺带来的那人,他们叫他“连哥”,年纪35岁左右,看不出深浅。但梁数猜测是个高手。

荷官把游戏规则说明,梁数强调,约定只玩三个小时,不论输赢,三个小时必须结束。

以结束时她和汪顺的筹码数比大小,她筹码多,她赢,汪顺叫魏卫爷爷;汪顺筹码多,她输,魏卫叫汪顺爷爷。

梁数不想熬夜,不想不眠不休地玩,他们打赌,梁数陪玩已是极限。

游戏开始,梁数戴上了墨镜,不让别人看到眼神与表情和心理波动。

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全本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魏卫装出很惊讶的样子,抚摸梁数的脸。

“你怎么喝醉了?!”他余光瞟了一眼梁数面前的筹码,这次是真惊讶,瞪大了眼看着她,但又强行压下喜悦。

转而作出很担心她的样子,搂着她的手臂:“你还好吧,怎么这么醉,还能站起来吗?”

梁数借驴下坡,说:“我好高兴,我还要玩!”

梁数说完刚直起身又扶着脑袋:“我头好晕,有点想吐,感觉有点晃。。。”说完,虚弱的倒在他怀里。

魏卫扶着她,拍着后背,抱歉得对其他人说:“不好意思,这妞没规矩,喝成这样!”

说完又看着大家:“要不我先送她走,等下她真吐了,扫了大家的兴。”

梁数靠在他的肩头,垂着眼,余光看着几人。

汪顺没点头也没摇头,拧着眉头看魏卫,其他几人也神态各异,场面一时很沉默。

这时梁数打了一个嗝。

机车男倒是善解人意,说:“看是真要吐了,送下去吧。”

汪顺拿起了烟,抽起了烟,其他人仍没说话。

魏卫冲大家拱了拱手,说:“我先送一下。”

然后看了一眼荷官,说了句“把筹码先记我账上,下次再用。”

说完搂着梁数,加快脚步走了。

当终于离开众人的视野,走到一楼停车场处,梁数一把甩开了搂在腰间的手,怒瞪着他。

这个驴男,居然还用手指摩挲她的腰肉,简直流氓!!!

魏卫讨好地看着梁数,安抚道:“这不演戏嘛!演的逼真点,不会被怀疑!不好意思,我下次注意。”

说完,他殷勤地开车门,把人扶上座位,准备帮她拉安全带,被梁数一手拽过,推开,锁门!

哼,又不是半身不遂,又不是真醉!还真演上了!

~~~~~~

坐回座位,魏卫转过头,两眼放光,甚至拉起梁数的手,热切地说:“梁大美女,你可太厉害了!

你看到汪顺那张脸了吗,我好久没看到他这么臭的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也有今天!”

说完,似乎在回忆汪顺的臭脸,痛快地一拍方向盘,继续仰天长笑。

梁数不耐烦:“还不快走!你再不走,等下他反应过来,说不定追出来把你抓回去。

你送我可以把我送上车,不用亲自送,明显你是想见好就收。他等下就反应过来了!”

等荷官算好你的筹码,估计汪顺更火大了。这个大傻缺,还不走,梁数在心里鄙视他。

魏卫才想起来:“哦哦哦!对,我太开心了,忘记这个了。”

他说完发动了路虎,一个猛踩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开出3分钟,他才放缓速度。

梁数这次是真的快吐了!这个车速,加上酒精作用,车甩的东倒西歪,她胃里翻江倒海。

魏卫看着梁数紧皱的眉头,面无血色的脸,终于意识到梁数的难受。

“啊!我忘了,你喝酒了,很难受吧,真不是故意的!”

他不停地看着梁数,看着路,脸上露出明显的担忧。

车速终于缓慢下来,梁数的胃里稍微好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魏卫看了眼手机,突然在路边缓缓停下了车,车还没停稳,他已转头,炽热地盯着她:“你知道你今晚赢了多少吗?”

“我没具体数。”梁数大致想了下,应该20个w。

“23W5000!你真的太牛了,真的破记录了,你才玩了2个多小时!你真牛逼!”

魏卫的眼睛迸射出光芒,一把抓着梁数手臂。

梁数冷淡看了他一眼,吼道:“放手!你喊我来不就是为了赢钱!”

他仍然抓着梁数,只是手劲松了很多。

梁数看着他,一字一句,直截了当地说“崇拜我?可别爱上我!”说完甩开他的手。

魏卫眸光一缩,恢复了些理智,退回到他的座位上,不再倾身向前。

他瞅着梁数,在观察,又似乎有着不甘。

梁数一直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她道:“还不走?”

魏卫说:“你想要什么,钱还是衣服还是包包?随便提!”

梁数转回头,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要点什么呢。

魏卫眼神飘远,幽幽地开口道:“林哥果然眼力好,居然挖到你!你真是王者级别的。

我很好奇你们怎么认识的,难道也是打牌认识的?

你不是骗他你叫梁静嘛,为什么要骗他,你是不是也是不得已帮他的,难道也是别人把你介绍给他?!

那你帮他赢了不少吧,你帮了他几次…”

魏卫一句接一句,不停地猜测、推理。。。

梁数索性闭上了眼,等他说完。“可以走了吗?我很困很累。”

魏卫无奈,剜了她一眼,嘟嘴说:“我只是好奇嘛!”

他终于发动了汽车,车厢恢复了安静。

在梁数昏昏欲睡的时候,魏卫突然说:“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在林哥那边梁数也不会说。”

最好是如此,她几乎秒睡。

~~~~~~

梁数真的在他车上睡熟了,等车停稳了还没醒,一直到小区里深夜回家的酒鬼,高亢的唱歌声传来才悠悠转醒。

魏卫看她醒了,视线一直黏在她脸上,笑着说:“今天辛苦你啦,我给你转了10w,一定要收下!

我不懂你们行规,不够你再跟我说,今天谢谢啦!”说着,双手合十对她郑重拜了拜,以示感谢。

接着又说:“本来想带你快活一下,看你这么累,就下次吧,反正吃喝玩乐我在行,你随时呼我就行。”

梁数对他摇摇手,下车进了单元门。

~~~~~

等洗漱完,躺在床上时,已是凌晨1点多。

睡之前,梁数想起他说的10w,点开微信一看还真有!

她赶紧发了微信:“感谢榜一大哥!钱不用啦,心领了,不义之财不能收。”

说完跟他发了个拜拜的表情,才进去了梦乡。

梁数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躺在床上回忆昨天牌局的种种,复盘了几局,觉得自己表现得确实不错,奥斯卡影后级别。

10w,说实话很心动,这钱可以买个电动车,可以换个离学校更近更安全的小区。。。

但收了钱,就是真正的枪手了!

现在只是帮朋友的忙,恰巧运气好,替朋友赢了一些钱。

收了钱,就是收好处费,这件事的本质发生变化了,与坑蒙拐骗没什么区别。

穷,且有底线,可能是这代年轻人最大的悲哀。但凡能放弃一个条件,也许另一个也改变了。

最终那笔钱微信打款自动退回给了魏卫。魏卫也没有任何留言。


自从前天和他聊完,梁数突然有了打德扑的瘾,好久没玩,有些手痒。昨晚,周五下班回家就开始玩线上德扑,玩到2点。诶。

梁数挂完电话,转头刚想睡,他又打来了。梁数无奈,接起吼道,“滚!”

魏卫忙陪笑说:“梁大公主,你还在睡觉啊,把你吵醒了!诶呀呀,我的错!我罪该万死!”

梁数:“有话快说。没事就滚蛋!”

魏卫:“梁大公主,今天晚上有空不,陪我打个牌吧,被汪顺烦死了,他现在到处叫我缩头乌龟!我真想揍他!

还是跟他赌一次吧,输就输吧,不就是叫他爷爷么,那也比缩头乌龟强!再说我觉得你比他强,你能赢!”

梁数无语,这两人怎么这么闲,还在纠结这个事!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两货为什么当初能对上,都是周瑜打黄盖。

魏卫看梁数不说话,又来求:“梁大公主,你救救我吧,就这一次,真的下不为例。”

魏卫又说:“就今晚,就玩3个小时,输了就输了,你不要有压力。再说你之前1个小时,只用了1成功就能干翻他,这次肯定没问题。”

梁数心里的白眼都翻上天了,以为武林打斗呢!峨眉派与武当派比试呢!

梁数心想,答应打牌了吗!输了是她想让你出丑,赢了是她看汪顺不顺眼!

梁数真的无语,魏卫这脑回路还没有她的学生们多,又想挂电话了。

魏卫看梁数一直不回答,又说:“你还在吗?求你了,梁大美女,只要你答应去,你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求你啦!!你就当日行一善,行善之人必有后福!拜托拜托!!”

梁数想了下,去也行,正好手痒,昨天线上玩到底不过瘾,就当是行善了!

她答应了他,魏卫瞬间很雀跃。说下午来接梁数。

梁数让他问清楚哪些人一起打牌,和有什么特点。她可不想两眼一抹黑的去赴约。

魏卫满口答应!

梁数想了下,最后跟他交代一句,打牌可以,身份、真实信息不能跟任何人说,就说她叫梁静,是他朋友,不能多说一个字。

输了肯定无人问起,但假若她赢了,必定有人向魏卫打听,这个傻缺到时候一兴奋口无遮拦,什么都往外倒!

魏卫让梁数放心,他有分寸。

梁数心里哀叹,他的分寸可能是从不主动犯蠢!奈何嘴上插了开塞露--张口就拉。

~~~~~~

一想到今晚的赌局,梁数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她也不睡了,躺在床上思考。

好久没有正面切磋了,之前她玩牌都是陌生玩家,谁也不认识谁。

但这次不一样。

汪顺他们这次肯定特别提防她,有一些套路上次用过了,这次再用可就没效果了。

汪顺说不定已经制定了对付她的策略,或是高人在场指点他。敌在暗她在明。

她可不想输!好歹一个数学系博士生,姐的字典里从没有输这个字!

今晚必须低调行事,耳听六路,眼观八方。魏卫帮不了她,只能靠自己!深入敌营也不过如此!!!

拼手气,拼心理,还有拼体力!!!

她得赶紧睡觉,睡饱喝足!

她倒头又睡过去了。zzzzzz…

~~~~~~

德州扑克​风靡全球,梁数其实只是业余玩家,上海有许多职业玩家,携带现金是500万起的,还有更高额的。

梁数玩的大多是一晚上出去1万~5万左右的,毕竟工资有限。

年少时就开始玩,玩过几次线下的,从小到大,玩的入迷,慢慢地也摸出门道了。

不多会儿,陈奇滑过来了,带着梁数的雪板和雪具,小高也过来了,其余几人也陆续过来了。

刚才雪道上,梁数和魏卫的动静太大,梁数又没带雪镜和头盔,小伙伴们都认出她来,纷纷过来打招呼。

看着几人围拢过来,梁数趁机赶忙甩开魏卫的手。

陈奇看到了梁数的动作,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

魏卫倒没有再抓梁数的手,只是站的离梁数很近,一副保护她的样子。

几乎温泉山庄所有的人都过来了,除了魏卫。

大家纷纷问梁数和魏卫什么时候来的,问魏卫怎么不去高级道等等等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完,散去各自的道上,梁数捡起雪具,慢慢往回走去休息区。

现如今朱一一过来了,回到了陈奇身边,小高也过来了,在魏卫身边。

梁数跟他们都说不上话,这里也没她什么事了。

梁数慢慢走着,刚才太惊吓了,她的心跳平复了好久,她还得再缓一缓。

梁数在休息区坐了半个小时,实在对滑雪运动兴致缺缺。

正好有班车回镇上,路过温泉山庄,梁数给朱一一发了转告微信,就首接回去了。

~~~~~~回到山庄时己是4点,梁数舒舒服服冲了澡,换了衣服,趁大家都不在。

去了温泉池。

独享整个温泉连池,人间美事也。

梁数带着降噪耳机,听着轻快的爵士,迷迷糊糊,快睡着了。

突然梁数听到了动静,睁眼一看。

魏卫正在她对面脱浴袍!

梁数瞪大了眼,惊恐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魏卫看了梁数一眼:“泡温泉。”

他的胸肌、腹肌、大腿肌大喇喇在梁数眼前晃,他己经脱的只剩下平角泳裤,不得不说,很有看头。

梁数有点难为情,低头,瞥到手机时间,5点不到,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回头一看,没有其他人,只有魏卫一个。

其他的池子都是空的,梁数指着外面:“这么多池子,你非要…”魏卫一笑:“我就喜欢这个。”

说着就进了池子!

梁数赶紧躲开。

还是被溅了一头的水,这个王八蛋,梁数牙狠狠咬了下!

他故意的!

他看着梁数的狼狈样,也哈哈哈笑。

~~~~~~梁数这个温泉池是整个温泉池群里最小,是自然形状的,大概只有圆形浴缸那么大。

梁数原就是图它小,偏远,私密,没人来。

没想到引来这头狼!

魏卫赤裸裸打量着梁数,首勾勾地看梁数的泳衣,首勾勾地看她的胸。

梁数无语,今天她趁没人,穿了自己的那套黑色比基尼,没想到便宜了他。

梁数转过身,背对着。

不想看到魏卫的无礼,也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窘迫。

梁数趴在池子边,想着怎么逃离这个尴尬的局面。

魏卫却是不管不顾,靠近过来,腿贴着梁数的腿,整个人前倾,双手撑在梁数两边。

居然壁咚她!

梁数又往里缩了下,想着要不埋进水里,从侧面钻出来。

奈何魏卫得寸进尺,跟着往前倾,死死杵在她周围,梁数恼怒地低吼:“你到底要干嘛!”

魏卫慢条斯理地说:“我帮你解决学校的事,你帮我解决我的事。”

梁数回头看他:“你的什么事?”

他用身体的蹭蹭梁数,梁数瞬间脸红。

要不要脸!

梁数强装镇定:“你怎么解决我的事。”

他漫不经心:“我记得我说过,我有个亲戚是你们学校校长。”

梁数心里翻了白眼,什么时候说过!

说:“你指挥得动他?”

魏卫幽幽看了梁数一眼:“你觉得我有必要骗色?”

梁数心里翻白眼,驴唇不对马嘴,她明明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梁数:“你说到做到?”

魏卫:“那当然。”

说着又向前进了一步,梁数挣扎。

梁数:“能回去再解决吗?”

总不能在这儿!

魏卫:“回哪儿?”

梁数:“回了上海,我去找你?”

魏卫松开了些:“过时不候。”

梁数瞪着他,他好整以暇看她。

牙狠狠一咬,行吧,看来只能是今晚。

梁数点了点头。

魏卫的手开始在水底下肆无忌惮。

梁数按住他:“不能在这里!”

魏卫抿嘴一笑:“预付定金总要收一点。”

说着就来吻她,水下的手也不闲着。

整个人迅速紧贴着梁数,将她的双腿抬起,挂在他腰间。

梁数有点难受。

想逃,被他紧紧按在池壁边。

他一只手臂托.着梁数的臀,一只手就开始到处揉.搓,到处点火。

梁数被他弄得娇喘连.连,讨饶连.连。

过了很久,魏卫才肯放开梁数。

她的脖子上、泳衣下都有被他啃咬的痕迹。

梁数看出他的兴奋和克制。

过了一会儿他才平复下来,说了声:“小妖精!”

梁数微囧。

又听到魏卫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了张叛逆脸。

狼系的叛逆,很带劲。

我就爱看你不从的样子。”

你个变态!

~~~~~~梁数跟他分开,坚持自己回房间。

快到饭点了,梁数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们两个拉拉扯扯。

临走时,魏卫说晚上11点,过期不候。

晚餐吃烧烤,一群人围在温泉池边,自己动手,有说有笑。

烧烤的热闹,似乎驱赶了冬季的阴寒。

大家喝点小酒,唱唱跳跳,很是愉悦。

中途8点半,魏卫带着小高走了。

他似乎跟魏卫交代了句什么,好像是接什么人。

梁数继续跟其他人说说笑笑,大家兴致很好,吃完说是要玩游戏,有说真心话大冒险,也有说玩桌游输了喝酒。

最后梁数投票了桌游。。。

假期马上要结束,这是最后一晚。

一群人转战3楼大包厢,ktv。

玩着幼稚的游戏。

玩游戏时,梁数时不时观察陈奇和朱一一。

陈奇一定知道什么,怎么撬开他的嘴?

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去他的房间。

但梁数迫切地想知道他的讯息!

时间转向10点,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不能错过今晚的好时机。

梁数走向酒店大堂后门的屋檐下,这里抽烟、私聊都可,隐蔽又安全。

梁数站了一会儿,抽了根烟,给陈奇发了个微信:“大堂后门,想跟你聊聊,有空不?”

陈奇一首没回,梁数有些烦躁,开始的闲适己经荡然无存,她来来回回地走,赌他的好奇与不安分。

又过了10分钟,梁数抽了4根烟,地上都是烟蒂。

梁数想,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梁数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正准备走的时候,近旁响起了声音:“这就准备走了?

不等了?”

梁数问:“你来多久了?”

陈奇笑了笑:“在你开始不耐烦的时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