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

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

魔礼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涛陈珮,故事精彩剧情为:女友背叛,提拔被阻,我的仕途之路何时才能明亮宽广?所幸老天有眼,天降贵人助我一臂之力。且看我在贵人的辅佐下,在官场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咸鱼翻身登上权利巅峰。...

主角:陆涛陈珮   更新:2024-07-12 22: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涛陈珮的现代都市小说《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由网络作家“魔礼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涛陈珮,故事精彩剧情为:女友背叛,提拔被阻,我的仕途之路何时才能明亮宽广?所幸老天有眼,天降贵人助我一臂之力。且看我在贵人的辅佐下,在官场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咸鱼翻身登上权利巅峰。...

《鸿运当头:我在官场一路狂飙》精彩片段


说着,她拿起筷子,把被她吃动过的菜在碗里仔仔细细地扒拉平整,看上去就像没动过一样,看得陆涛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这漂亮的女政委平时看上去高冷矜持,没想到现在的言行举止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陆涛走到客厅,把门打开,见周毅鸿有点心神不宁地站在门口,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这笑容看上去比较僵硬。

陆涛忙给他找出一双拖鞋,将他请进客厅。此时,何莹也处理好了厨房的“遗留问题”,走回到客厅,一眼看到跟陆涛面对面站立着的周毅鸿,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板着脸问陆涛:“小陆子,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把他请来了?你现在也学会巴结讨好这一套了是不是?怪不得刚刚我问你客人是谁,你一直含糊其辞,原来你们是合伙在演戏啊!”

周毅鸿见陆涛尴尬地挠着头皮,红着脸答不上话来,忙赔笑解释说:“小莹,你别误会小陆,是我主动提出到他家里来吃饭的,顺便要他邀请你一起吃饭。你可能不清楚:小陆的父亲是我在部队时的老排长,在战场上救过我的命,他算是我救命恩人的儿子。今天我恰好到小陆驻村的乡镇检查工作,遇到小陆后两个人闲聊时,才得知他是我恩人的后代,所以临时决定要到他家来吃顿饭,再跟他聊聊他父亲和他家里的情况。至于他没有先告诉你我会来吃饭,也是我叮嘱他的,因为我担心你得知我会来后,就不来吃饭了。这个隐瞒的责任在我,你不要怪他!”

何莹听周毅鸿说陆涛是他救命恩人和老排长的儿子,不由吃了一惊,上上下下打量了陆涛几眼,脸上的神色稍微和缓了一点,但仍然有点生气,对周毅鸿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以后不想再跟你见面,不想再和你有半点关系,你当时也答应了,怎么又出尔反尔?”

周毅鸿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说:“小莹,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当着小陆的面,有些话我不好说,以后我会好好跟你解释的。现在我们不谈这些事情,就一起吃顿饭、喝几杯酒,好不好?”

陆涛听到他这恳求的语气,心里不由疑窦丛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当初何莹给周毅鸿做情人并不是心甘情愿的?难道她现在想离开周毅鸿好好地生活?如果真是这样,她跟他丈夫闹离婚又是怎么回事?

何莹见周毅鸿说有些话当着陆涛的面不好说,便抬眼看着陆涛说:“小陆子,你去楼下的商场买一瓶雪碧过来,我喝红酒不喜欢喝纯的,兑一点雪碧口感更好。”

陆涛知道她是想把自己支使出去再跟周毅鸿谈隐秘的事情,赶紧答应下来,然后起身走出房间,乘电梯来到了楼下面,往三栋和四栋之间的小区超市走。

当走到第三栋的二单元口子上时,忽听背后有人喊道:“小陆,你怎么在这里?你也住在这个小区吗?”

陆涛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朝二单元走过来,仔细一认,却是县委组织部长付磊。

陆涛忙笑道:“付部长好,我现在借住在我一个朋友家里,就在这个小区的第五栋一单元。您也是住这里吗?”


付磊笑着点点头,又问:“你今天不住村里吗?赶回来有事?”

陆涛没有多想,随口应道:“是的,今晚我要请一位客人吃饭,临时向村里请了假,明天一大早就会赶回村里去。”

付磊听他说“要请一位客人吃饭”,心里不由砰然一跳,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陆涛,试试探探地问:“小陆,冒昧地问一句:今晚你所请的客人是不是周书记?”

付磊这个问题确实很冒昧,但事出有因。

原来,县委书记罗秋林吩咐县委办在桃林宾馆订了一个最大的包厢,通知所有县委常委和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五点半到包厢迎候周书记,准备举行一场盛大的晚宴欢迎周书记来桃林视察调研工作。

但是,周书记进入宾馆后,却告诉罗秋林、付磊等陪同考察的人:今晚他约了一个重要的客人吃饭,所以不能出席县委举行的欢迎晚宴。

当听到周毅鸿说他晚上要去单独会一位客人、不能出席县委组织的欢迎晚宴时,罗秋林、付磊等人既吃惊又失望,又不敢追问他去会什么客人,只好郁闷地与周毅鸿道别,并准备安排车子送他,但又被他拒绝了,说那个朋友家里并不远,自己散步过去就行。

周毅鸿这神神秘秘的举动,把罗秋林、付磊等人搞得郁闷不已。在目送他离开后,马上把他的秘书冯安途拉到一边,向他打探周书记在桃林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和朋友,但冯安途也是一头雾水,摸着脑袋困惑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周书记到松山市任职只有三个月,这次是第二次来桃林,我确实不清楚他在这边有没有亲戚朋友。”

罗秋林见冯安途都不清楚周书记的去向,猜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桃林有这么一位朋友或者亲戚,不敢再追问下去,只好带冯安途等随行人员到宾馆去吃饭。付磊则借口家里有点事,没有去陪同冯安途等人,径直赶回了家里……

现在,当付磊在小区偶遇陆涛并得知他今晚宴请客人后,他猛然间福至心灵,联想到了中午周毅鸿亲自邀请陆涛吃饭、与他亲密无间地闲聊交谈的情景,于是便脱口问陆涛他家里的客人是不是周书记……

陆涛没想到付磊会这么直截了当地问这个敏感的问题,愣怔了好一阵,觉得他既然这么问了,说不定是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自己如果否认就显得太虚伪了,于是点点头答道:“是的,我家里的客人就是周书记。付部长,您是怎么知道的?”

付磊听说周书记就在陆涛家里吃饭,心里顿时一阵狂喜,兴奋得双眼都放出光来,一把扯住陆涛的胳膊,迫不及待地低声问:“小陆,你邀请了哪些人与周书记共进晚餐?我能否有幸去你家敬周书记一杯酒?”

陆涛有点为难地说:“付部长,这个肯怕不大妥当。周书记叮嘱过我,晚上就是他跟我两人吃饭,不安排其他人陪同。如果没有经过跟他允许的话,我擅自邀请您去家里喝酒,可能会引起他不快的。”

付磊听说周书记是单独跟陆涛一起吃饭喝酒,心下既惊诧又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忍不住问道:“小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你跟周书记是今天一见如故,还是早就有交往了?当然,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不过就是问问而已。”


见陆涛有点犹豫,付磊又补充说:“小陆,你放心,我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纪律观念和保密意识是比较强的。你今天跟我所说的情况,如果是需要保密的,我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跟任何人去说,这一点请你放一万个心!”

陆涛见他说得比较诚恳,只好答道:“付部长,实不相瞒:周书记跟我父亲是部队战友,两个人一起在战场出生入死并肩战斗过,当时我父亲是排长,周书记是副排长。现在我父亲病故了,周书记今天接见我时了解到了这一情况,心里很难受,所以想单独跟我吃个饭,向我详细打探一下我父亲后来的情况。”

付磊这才明白周书记突然对陆涛这个小小公务员感兴趣的原因,脸上的神色更加兴奋,四顾无人,把头凑到陆涛耳朵边,压低声音说:“小陆,等下你回去后,先不要告诉周书记说遇到了我。等你们吃完饭后,如果周书记还要与你去散步或者喝茶,麻烦你出门之前先打个电话给我,我会预先在你住的那栋楼前面等着。到时候,请你配合我一下,假装是跟我偶遇,然后顺便邀请我一起去散步或者喝茶。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谢谢你!”

说着,就对陆涛抱了抱拳,脸上露出了恳求的神色。

原来,周毅鸿刚到松山市担任市委书记三个多月,下面县市区的一些领导都在削尖脑袋想要攀附上他这棵大树,到处找关系托门路千方百计接近周书记,希图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为自己今后加官进爵找到一条捷径。

付磊也不例外。他心里很清楚:新书记上任后,一般在半年或者一年内,会对下面县市区的领导班子做一次比较大的调整,将权力进行再分配,以确保自己信得过的人掌控关键岗位、关键部门。在此之前,新书记会对下面的人进行观察研判,谁如果能够在这段观察期内获得他的青睐和信任,谁就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大调整中获得最丰厚的回报。

而付磊目前已经在桃林县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上干了四年多,早就想上一个台阶,要不做常务副县长,要不做专职副书记,为以后晋升县长或者其他部门的正处级主官打下基础。但是,他在松山市原来的靠山已经转任另外一个市的副书记,帮不到他什么忙了,所以他现在急于在市委领导班子中找到一座新的靠山。而新来的周书记,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梦寐以求想要亲近和巴结的“第一靠山”……

陆涛见付磊为了攀上周书记这棵大树,不惜屈尊向自己这个小小的地税局科员恳求配合他接近周书记,心里不由感慨万分:看来,“能屈能伸”真的是当官者必备的一项基本素质,自己以前那种刚直不阿、直道而行的性格,真的是不适合在机关混。如果自己也能像眼前的付磊一样,到哪座山唱哪座山的歌,为了提拔晋升不惜委曲求全,何至于到手的稽查局副局长被取消、最后还挨了一个处分?

于是,他很痛快地对付磊说:“付部长,等下我跟周书记吃完饭后,不管晚上还有没有其他活动,都给你发一个短信,告诉你周书记就要下来了,你到第五栋的口子上等着,至少可以跟周书记聊几句,在他心里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如果他提出要一起去散步或者喝茶,那就更好。”


付磊见陆涛答应得很爽快,不由喜出望外,紧紧地拉住他的手,感激地说:“小陆,谢谢你!以后你在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尽管来找我。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尽力帮你解决!”

与付磊分手前,两个人互留了微信和电话号码,然后握手道别。

陆涛匆匆到超市买了一瓶雪碧,然后回到家门口。因为担心周毅鸿和何莹还没有谈好,便把自己的钥匙藏起来,然后轻轻敲了一下房门,对里面喊道:“何政委,我忘记带钥匙了,麻烦你开一下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何莹站在门口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进厨房去了。陆涛换好拖鞋进去,见周毅鸿端坐在沙发上,估计他们谈得差不多了,不会再争吵,便笑容满面地请周毅鸿到餐桌就坐。

当所有的菜都上桌后,周毅鸿拿起筷子每样菜都尝了尝,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夸赞道:“小涛,你这厨艺真是绝了,我到松山来了三个月,至今还没有品尝过这么好的口味,令人胃口大开啊!”

陆涛笑着谦虚了几句,然后端起酒杯提议道:“黄叔叔、何政委,我们三个人先喝一杯吧!既然两位领导都觉得我炒的菜好吃,那就多吃一点,你们吃得越多我越开心,哈哈哈!”

周毅鸿忙端起酒杯,眼睛看着何莹,见她犹豫了片刻后终于也端起了杯子,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仰起脖子将杯子里的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陆涛和何莹也跟着将杯中酒干了。

接下来,周毅鸿便开始与陆涛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何莹则显得有点闷闷的,很少主动说话,有时候周毅鸿故意找些话题想跟她聊聊,她也爱答不理的,两个人根本就聊不到一块去。

陆涛察言观色,更加确定了自己的一个判断:何莹现在对周毅鸿有很深的成见,甚至可能是一种怨恨之情。正是因为这种成见或者怨恨,所以何莹现在想跟周毅鸿保持距离,甚至不想再见到他。而周毅鸿却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似的,一直在努力挽回她的心,努力修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但好像这种努力效果并不大……

虽然陆涛做的菜很好吃,何莹拿过来的酒也是好酒,但因为何莹情绪一直不高,所以这顿饭吃得比较沉闷。当两瓶酒喝完后,何莹就放下了碗筷,说自己已经吃饱了。

陆涛见她好像有立即告辞的意思,便提议道:“何政委,今晚你应该没有什么事吧,要不——”

他本来是想请何莹留下来一起喝杯茶、聊聊天再回家,但后面的话还没有出口,忽然感到自己的左边大腿一阵剧痛,赶紧住了口——原来,何莹趁他话没出口,伸出右手在他的左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警告他不要再出什么馊主意!

何莹这一掐用了很大的力,痛得陆涛呲牙咧嘴的,又不敢喊痛,察觉她的手掌还停留在自己的腿部边缘,显然是随时准备着继续警告自己,便也把左手探到餐桌下面,一把攥住了何莹那只绵软温热、柔弱无骨的小手掌,想阻止她继续“侵犯”自己。

但是,当两个人手掌肌肤相接后,早已在梦中和何莹这位女神亲热缠绵过多次的陆涛,好像被一股灼热的电流击中似的,只觉得遍体酥麻、如痴如醉,竟然舍不得将这只纤纤玉手推开了。


何莹没想到陆涛竟然会攥住自己的手掌不放,脸一下子红了,偷偷用力挣扎了几下,却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好像被一把铁钳夹住,怎么用力都抽不回去。想呵斥陆涛几句,却又担心对面的周毅鸿察觉,只好再次徒劳了地挣扎了两下,便放弃了抵抗,任由陆涛握住她的手掌。但是,她的脸却越来越红了,不时用有点慌乱的目光看看周毅鸿,生怕他看到桌子下面的这一幕。好在周毅鸿此时刚好在埋头吃饭,而且这张餐桌是铺了红色的桌布的,所以并没有察觉陆涛和何莹的小动作……

陆涛刚刚在一种迷幻和冲动的情绪之下,很大胆地攥住了何莹的手,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和后怕:对面明明坐着何莹的情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威权赫赫的市委书记,自己怎么会当他的面做出这样胆大包天的举动?

因此,当何莹的手掌用力挣扎了几下之后,他本来是准备放手的,但没想到何莹在再次挣扎两下后,忽然就放弃抵抗了,令他惊诧意外之余,又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两个人就这样握着手几分钟后,陆涛见周毅鸿已经吃完了饭,正准备从餐桌一角拿纸巾擦嘴巴,生怕被他发现桌子下的秘密,只好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何莹的手掌,然后站起身帮周毅鸿拿了两张纸巾递给他。

这时候,何莹有点慵懒地站起身来,脸上仍然红扑扑的,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陆涛说:“小陆子,我过去看电视去了,谢谢你丰富的晚餐。”

陆涛很少看到她这幅慵懒娇羞的状态,心里不由一荡,下意识地挽留道:“何政委,现在还早,要不在我家里喝杯茶、聊聊天再走吧!”

何莹摇摇头说:“我不喜欢喝茶,你们聊天吧,我先走了。”

周毅鸿见她执意要走,脸上流露出不舍的表情,低声说:“小莹,你留下来喝杯茶再走行吗?我来这边一次不容易,你又不去松山看我,这一次相别,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有点哽咽起来,红着眼眶看着何莹,目光里满是恳求的神色。

何莹垂头思索了一下,很坚决地摇摇头说:“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从今天起我们不要再见面,我也不想再听你那千篇一律的解释。”

随后,她拉了一下陆涛的手,用命令的语气说:“你送我出门,我还有话跟你说。”

陆涛看了一眼神色有点绝望的周毅鸿,见何莹态度坚决,只好请周毅鸿稍坐片刻,然后将何莹送出门。

何莹让陆涛先把他家的门关上,然后忽然伸手扭住他的一只耳朵,摇着牙齿恨恨地低声说:“你这狗胆包天的小色鬼,刚刚为什么攥住我的手不放?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经常用这样的方式勾引女人?”

陆涛感觉到自己的右边耳朵一阵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哎哟”一声,偏着头呲牙咧嘴地分辨道:“我的姑奶奶,刚刚是你先掐我的腿,我为了自卫才攥住你的手掌的,你怎么倒打一耙?”

何莹“哼”了一声,再次用力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心满意足地松开手,又轻轻啐了他一口,这才用钥匙打开对面的房门,飘然进入了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陆涛摸了摸被何莹揪痛的耳朵,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转身用钥匙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见周毅鸿仍然郁郁地坐在沙发上,看到他进来,勉强笑了笑说:“小陆,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个轻嘴薄舌的人,但我还是想叮嘱你一下:我和小莹之间的事情,非常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希望你能够保守这个秘密。至于我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现在你也没必要打探。行了,我们现在一起出去散散步吧!刚刚我过来时,看到这小区背后的那座小山坡不错,绿化很好,坡度也不陡,很适合徒步攀登,我们就去那里走走。”


陆涛答应下来,然后借口要方便一下,跑到厕所里急匆匆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付磊,内容只有六个字:“我们马上出来。”

五分钟后,周毅鸿和陆涛走出小区第五栋和第六栋之间的过道,来到了外面的主干道口子上。陆涛下意识地往前面一张望,果然发现付磊正站在两米开外的路边,把手机贴在耳朵上,假装正在打电话。

当周毅鸿和陆涛走近后,付磊故意往这边盯了一眼,脸上忽然露出了惊喜交加的表情,马上把手机放进袋子里,快步走过来,满脸堆笑地打招呼:“周书记好,小陆好!怎么这么巧?我正好住在这个小区,刚刚到这边来叫一个朋友一起去散散步,没想到周书记您也在和小陆一起散步,太荣幸了!”

周毅鸿有点意外地看着付磊,伸出手跟他握了握,问道:“小付,你住在哪一栋?没跟县里的人一起去宾馆吃饭吗?”

“我住在这个小区第三栋的二单元,刚刚家里临时有点事,所以向罗书记请了假回家了。周书记,您既然到了这里,能否赏脸到我家里去坐一坐喝杯茶?”

周毅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摆摆手说:“算了,我刚刚在小涛家里吃了一顿美味佳肴,现在肚子比较胀,想到小区后面的小山坡上走一走消消食,就不去叨扰你的家人了。”

周毅鸿知道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付磊,那自己今晚的行踪就很难保密了,于是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自己刚刚去陆涛家吃饭了……

付磊假装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看着陆涛笑道:“小陆,你年纪轻轻的,看不出竟然有这么好的厨艺啊!能够让周书记赞颂为美味佳肴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水平,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去你家品尝一下你的手艺,你应该不会拒绝吧!哈哈哈!”

陆涛也笑道:“付部长如果看得起我,随时欢迎您到我家去做客,别的不说,几个家常口味菜还是可以做出来的,只要付部长不嫌弃就行。”

付磊见他神色自若,跟自己配合得天衣无缝,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口里接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笑眯眯地对周毅鸿说:“周书记,我也正好有饭后散步的习惯,而且也喜欢爬爬小区后面的山坡。如果您觉得方便的话,我想跟您和小陆一起去散步,可以吗?”

对于这样的要求,周毅鸿自然不好拒绝,便点点头说:“行,那我们三人一起到后山走走吧!”

在散步的过程中,因为有付磊在场,周毅鸿恢复了惯常的那种端凝严肃的神态,偶尔与陆涛和付磊交谈几句,但大部分时间都沉默不语,令一心想跟他套近乎的付磊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本来能言善辩的他此时却好像变得有点笨嘴拙舌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三个人攀爬到小山坡的顶部,站在一块石头上俯视下面华灯初上的桃林县城,感受着从西边树林里吹拂过来的习习凉风,内心里都有一种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舒爽之感!

在山顶站立了一刻钟之后,三个人便转身往山坡下走。下到半山腰的时候,付磊突然听到一声叫喊:“老付,你今天爬山的时间怎么提前了?以前你不总是在八点半左右才到山顶吗?现在才八点过几分你怎么就下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