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全文阅读

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全文阅读

城哪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俞塘魏渊的现代言情《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城哪吒”,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好不容易快穿任务结束,他终于能复活养老,可系统却通知快穿位面全都崩了?还让他回去恢复?救命啊!那些反派真的会吃人的!喂!狗系统!别传送……...

主角:俞塘魏渊   更新:2024-06-16 0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俞塘魏渊的现代都市小说《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城哪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俞塘魏渊的现代言情《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城哪吒”,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好不容易快穿任务结束,他终于能复活养老,可系统却通知快穿位面全都崩了?还让他回去恢复?救命啊!那些反派真的会吃人的!喂!狗系统!别传送……...

《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到时候再说吧。”俞塘草草回了系统,挤上牙膏刷牙,思绪飘得很远。

他其实也不太能确定自己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而且和他交往过的女人都说他不懂爱情。

后来他自己也意识到他打小可能就缺根弦。

跟人谈恋爱就是祸害人。

所以他现在即便是为了好感度,跟魏墨生谈了,也只能说是演技和欺骗。

而且到时候他死遁离开,对魏墨生的伤害只会更大。

坐在餐桌前,喝着魏墨生煮的醒酒汤,俞塘给魏墨生回了消息: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

俞塘:谢谢你的醒酒汤,你好好上课,等晚上我接你去打拳。

老师在前面讲课。

魏墨生看到手机的消息提示,做笔记的手微顿,点开,心里蔓延开暖意。

再想到昨晚自己对男人做过的事,唇角上扬,半天都落不下。

虽然知道那么做不对,但一颗心却因为那些鬼祟的行为而窃喜。

真是可耻又疯狂。

魏墨生:好,我等你。

……

俞塘吃完饭,打算去趟超市,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俞塘刚接通电话就听到那边姜媛抽噎的哭声。

“小塘,家里突然来了一大帮人,他们、他们到处搜,你,能不能来看看……”

心神一凛,俞塘赶紧安慰姜媛:“伯母,您别害怕,我马上就到。”

俞塘赶到破旧的老楼,就看到楼下停着两辆价格不菲的豪车。

爬上三楼,果然看到魏琛正满脸嫌弃地站在走廊里,指挥着保镖们搜姜媛的家。

压抑着怒火走上前,俞塘冷声问道:“魏总,你这是在干什么?”

“做个安全检查而已。”魏琛谎话说来就来:“倒是你,我这刚搜上,你就过来了,看来你真的很在乎魏墨生那小子。”

“安全检查需要有关部门开具的证明。”俞塘伸手:“你的证明呢?”

“没有。”

“那还请魏总停下搜查。”俞塘走进门,扶着脸色苍白的姜媛在沙发上坐下:“不然别怪我报警。”

魏琛眯起双眼,跟俞塘对视良久,突然笑起来。

“你是第一个敢妨碍我做事的人。”魏琛示意保镖们回来:“我对你更感兴趣了。”

“今天就到这儿,走吧。”他转身,对保镖们说:“跟我回去。”

楼下,保镖们向魏琛汇报情况。

“魏总,我们全找遍了,魏墨生的家里的确没有戒指。”

“没有戒指吗……”魏琛倒也没有很生气。

他想,可能真的是他想多了。

魏墨生应该不是魏家的私生子。

只不过是姓氏一样罢了。

不过俞塘真的有点儿意思,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以玩玩。

……

楼上,俞塘关好门,又把被弄乱的屋子收拾好,才坐到姜媛的身边,问她详细的情况。

“对不起,小塘,我一直有件事瞒着你。”姜媛对俞塘心存愧疚,看他为了自己这么忙活,心里更觉难受,她索性把所有藏在心里的话都告诉了俞塘:“其实阿生是魏家的私生子……”

不再是资料了解到的东西,俞塘这次是真真切切地听姜媛讲述了她之前犯过的那些错。

俞塘就耐心地听着,时不时地安慰几句。

“……他们是来搜那个玉戒指的。”姜媛说:“幸好我把戒指提前给了你,不然真的不知道那位魏家的长子会怎么对付我们母子。”

她祈求地看着俞塘:“小塘,还请你务必保管好戒指,千万不要被发现好吗?”

“嗯。”俞塘答应她:“伯母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回到家之后俞塘就拿了个箱子,把姜媛给他的那个信封装进去,又在外面加了三层锁藏到床底下才出门。

在原著剧情里,魏琛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于空难,所以他们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危机应该就能解除。

……

晚上,俞塘把机车停在校外,站在校门口等魏墨生。

他的身高、身材和长相都异常惹眼,往那儿一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年轻女孩儿被朋友推搡着到他面前要加微信,俞塘露出点儿为难的神色,刚要拒绝,眼前一黑,发现是魏墨生挡在了他面前。

“对不起,他已经有对象了,不方便加你们好友。”

高大的青年长得比女人还美,脸上的表情却冷的让人心惊,被那双漆黑的眸子注视着,会让人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

女孩儿吓得不轻,连忙倒退,说着不好意思,跑了。

“你出来的还挺快。”俞塘虽然感谢魏墨生的解围,但还是忍不住说他:“不过下次得换个借口,毕竟我可不知道我什么多出个对象?”

“你的对象就是我。”魏墨生转身,面对俞塘的时候,表情就又恢复了干净无害,轻声问俞塘:“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答应和我交往吗?”

“啊?”俞塘愣住。

系统在俞塘意识里炸了锅:【啊啊啊啊!!!我猜对了!!他真的告白了!!】

“阿生,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俞塘还想挣扎一下:“你看咱俩都是男人,在一起也不合适啊。”

“我没有开玩笑。”魏墨生表情认真:“塘哥,我喜欢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他拉过俞塘的手,祈求:“所以,不要选择魏琛,选我好不好?”


“沈爷这话说得有、有意思……”俞塘一边装疼一边在心里暗叹一声这小子真他妈变态,白瞎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

“要不是我救、救了你,你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地站在这儿,结果你现在却恩将仇报,任意拿捏我的性命,你不觉得有些太跌、跌身份了吗?”

“那我换个说法。”沈煜将拐杖贴着俞塘的脖子,按下手边的按钮,刀刃便自动弹出,在男人脖子上割出一道细细的伤口,只要再近几分就会划破俞塘的动脉,救都救不过来。

他笑:“只要你在这间屋子里不吃不喝待够五天,我就如你所愿留你在身边,怎么样?”

俞塘心里一凛:“什么叫如我所愿?”

“还装啊。”沈煜露出看透他的表情,问他:“你不是韩子辰派来的卧底吗?”

俞塘:????靠!统统,他怎么现在就知道了!

【妈呀!我、我也不知道啊!剧情里也没写啊!】

系统比他还慌:【这下完了,照他的脾气,分分钟杀了你都有可能!而且一旦你提前死亡,任务就算失败,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俞塘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没事,我们还有机会,只要完成了他的要求,就能活命。

【可是让你在受伤的状态下不吃不喝五天,那不就等于让你去死吗……】

俞塘:死马当活马医吧。

调整好情绪,俞塘尬笑两声:“原来沈爷知道啊。”

他没打算再隐瞒。

毕竟对沈煜这种人,还是坦诚一点儿比较好。

“以我的能力你觉得什么查不到?”

“那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你倒是很知道转弯,不认死理。”沈煜笑了笑,挪开了拐杖:“我开始有一点儿喜欢你了。”

【叮——沈煜好感度+0.001,当前好感度0.001,请、噗请宿主再接再厉哈哈哈!】

系统没忍住笑出来。

俞塘也满脸懵逼。

好家伙,真就一点儿喜欢??

“我说话向来算数。”沈煜指了指墙上的挂表:“从现在开始,到五天后的下午五点十分,我会来找你。”

“希望到时候你还能活着。”

说完,转身离开。

俞塘吐出口浊气,暗叹一声跟变态相处真心累人。

【宿主,你撑的住吗?】系统很心疼:【要饿五天呢。】

俞塘:这有什么撑不住的。

他以前遭的罪还多着呢,这点困难难不倒他。

沈煜倒还算有点儿良心,让保镖解开了吊着他的锁链,放他双手自由。

伤口进水,发炎感染,导致的就是高烧。

再不给食水,俞塘觉得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只能蜷缩起身子,艰难地忍受。

但也拜高烧所赐,他不会感觉到太饿,后三天更是直接昏死过去。

沈煜在监控里看着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的男人,眼睛微微失神,旋即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韩子辰还真是养了条听话的好狗。”

五天时间一到,沈煜亲自去了审讯室,他拿手里的拐杖把俞塘翻过来,用底端戳在男人的胸膛上,感受到细微的跳动,竟莫名松了口气。

后面的保镖跟上来,小心翼翼地询问:“沈爷,您看,我们要怎么处理他?”

沈煜抬起拐杖:“带他去……”

“阿生……阿、生……”

沈煜的话被打断,他转头看俞塘,皱眉:“阿生?”

昏迷都在喊着人的名字,想必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吧?

看来得派人去查查。

“沈爷?”

沈煜回神:“把他带到本家,叫宋城来医他。”

……

俞塘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下躺的不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换成了干净舒适的床铺,松了口气。

看来他这次是挺过来了。

脑子还有些不大清醒,俞塘想到自己昏迷以后做的梦,梦里有个面容模糊的青年在一块墓碑前哭的很伤心,他好像还喊了对方的名字,但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上个世界的事吧,不过记忆已经清除了,他也没必要再知道了。

“醒了吗?”这么想着,沈煜推门进来,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在光线昏暗的审讯室俞塘以为沈煜拄拐是装腔作势,为了好看,但是现在光线亮了,他才发现沈煜有点跛脚。

虽然不明显,但出现在对方这种从头到脚看起来都很完美的人身上就变得尤其突兀。

这人以前可能经历过什么。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俞塘回他:“那还要多谢沈爷的不杀之恩。”

他开口的声音哑的不行,像指甲刮着砂纸,难听至极。

沈煜皱眉,示意后面跟上来的女人:“去给他倒杯水。”

女人点头,给俞塘接了杯水端过去。

俞塘喝完之后才觉得火烧火燎的嗓子好受点儿。

沈煜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轻声说:“再倒。”

女人闻言,又去倒了一杯。

俞塘惊讶沈煜竟然能发现他喝一杯不够,心思挺细啊。

他喝完了,交给女人,又听沈煜说:“再倒。”

俞塘:“???”

喝完第三杯水,俞塘已经觉得胃里有点难受了,他看向沈煜。

发现青年笑的异常好看,唇瓣动了动,再次甩出轻飘飘的两个字。

“再倒。”

“……”

拿着第四杯水,俞塘犹豫一下,还是艰难地喝了下去。

他觉得四杯已经是极限了,希望沈煜做个人。

可显然对方不屑做人,张口又是一句:“再倒。”

俞塘气的瞪向沈煜,一句草你妈马上出口,却发现青年缓缓收敛了笑意,冷声说:“死或者喝,选一个。”

俞塘立刻闭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