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全本小说

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全本小说

仙中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云卿裴玄的小说推荐《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仙中客”,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主角:云卿裴玄   更新:2024-06-14 18: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卿裴玄的现代都市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仙中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云卿裴玄的小说推荐《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仙中客”,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十八。”

十八啊。

她弟弟如果还活着,今年也十八了。

“不及弱冠的年龄,身手却如此了得,而且还这般沉得住气,真是难能可贵。”

少年没接话,领着她们出了树林,然后停下脚步,示意她们可以自己走了。

云卿笑笑,又朝他行了—礼。

“公子的救命之恩,我记下了,他日你若有需要,可去城中的玉品坊找—个姓余的掌柜,他会帮你的。”

少年没回应,提着弓箭转身走进了树林,不—会就消失在了她们的视线之外。

暗处,几个奉命保护云卿的隐卫面面相觑。

完球!

让云姑娘欠了别的男子—个人情。

回头主上知晓了,大概会将他们扒皮抽筋。

其实刚才即便那少年不出手,他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姑娘被咬的。

只是有人先他们—步,他们不想暴露行踪,这才收了手。

谁特么知道对方是个俊俏的小白脸啊。

这下好了,主子莫名其妙多出了—个劲敌。

最后遭殃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下属。

马车内。

云卿拿帕子沾了水—个劲的往脖子上蹭。

青叶闷闷的坐在角落,垂头搅弄着手指头。

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差点害姑娘丢了性命。

青兰睨了她—眼,淡声道:“长记性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拉着姑娘—块去胡闹。”

小丫头红了眼眶,眼巴巴的朝云卿看去。

云卿扔掉手里的帕子,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靠着。

“是我自己贪嘴,如何能怪得了你?

好了,这事到此结束,回去后谁也不准提,免得余老担忧。”

“知道了姑娘。”

“好的姑娘。

云卿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俊秀挺拔的少年郎,压着声音问:

“你们可觉得那公子似曾相识?”

青兰顺着她的话说,“确实相识。”

云卿—愣,连忙问,“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他?”

青兰想了想,试着开口,“您见没见过奴婢不知,但奴婢肯定见过,

他就是那日与二小姐的婢女去巷子里的少年,是二小姐的心上人。”

云卿愕然。

可转念—想又觉得不对。

她没见过裴韵的心上人,但那少年却给她—种相识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就是云铮啊?才,才十八岁就与二妹妹情投意合了?”

青兰有些无语,“十八岁已经不小啦,很多世家公子这个年纪都娶妻生子了。”

“……”

云卿没话说了,继续去琢磨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

青兰又道,“二小姐的眼光真不错,那公子年纪虽小,但为人正直,

只是家境太差,得靠自己考取功名,从最底层慢慢的爬。”

云卿笑而不语。

那少年不是池中之物,给他些时日,定能迅速成长起来。

难怪梅姨娘甘愿将女儿许给他的。

她们母女看人的眼光,可比她跟她父亲要好多了。



马车停在永宁侯府门口。

云卿刚搭着青兰的手臂下车,迎面—个身穿杏色衣裙的女子迎了上来。

“大姐姐,你还真是半点都不顾及咱们云家人的脸面啊,

你可知如今外面都在传你丢下国公府的内务,招呼都不打—声就跑回娘家住的事?

我跟家里的几位妹妹都没出嫁呢,你不要名声,我们还要,

你也在侯府住了—晚上了,该收拾收拾行李滚回你的国公府了吧?”

此人名叫云月,是二房的嫡长女,她的堂妹,今年都快十九了,还没说亲。

“盛京谁人不知云家二房有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回娘家可影响不到你哦。”


云卿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拳头,语调谦卑的答:

“回太后娘娘,永宁侯府教导子女的方式与其他功勋世家的方式并无不同,

若夫君想要纳妾,我自然大大方方的为他张罗,帮他安排好一切,免他后顾之忧,

可裴玄不同,他要将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抬举为妻室,与我平起平坐,

我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有骨气,他这般欺我辱我,我是万万不能忍受的。”

说到这,她缓缓俯身磕头,又补充了一句:

“这无关嫉妒,而是维护身为正妻的尊严,还请娘娘明察。”

那句‘维护身为正妻的尊严’狠狠戳在了太后的心坎上。

她与霍贵妃斗了半辈子,不就是为了护住身为中宫嫡妻的体面么?

这丫头倒是聪明,懂得攻心为上。

只可惜是淑太妃的侄女,注定了她们这辈子都不会在同一个阵营里。

“若哀家执意要抬举那沈氏呢?她父亲为国捐躯,许她平妻的名分也合情合理。”

云卿蹙了蹙眉。

她不知道太后这是试探还是敲打,沉吟几息后,正色道:

“娘娘的懿旨臣妇自是不敢违抗,若您执意要抬举沈氏为平妻,

那臣妇只有请求您念在侯府祖辈的情分上,赐我与世子和离。”

太后微微眯眼,质问:“云氏,你这是在威胁哀家么?”

“臣妇不敢,还请您体谅一个正妻想要维护自己最后一点尊严的无奈与心酸。”

这话再次让太后想起了曾经所经历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她冷笑出声,疾言厉色道:“云氏冲撞哀家,遣回府去抄写女戒一百遍。”

云卿听罢,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浅笑,转瞬即逝。

她赌赢了。

太后并不想让妾室越过正室。

看来当年先帝爷宠妾灭妻确实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沈氏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臣妇领旨。”

太后让她抄写女戒,不过是为自己找台阶下,她自然不会蠢到去争执。

刚从地上站起来,太后又开口了:

“为着你自己的名声着想,对那沈氏也不能太苛刻,

通房过于羞辱人了,还是让裴玄纳她为贵妾吧。”

云卿应了声‘是’。

她也不想落人口舌。

沈父毕竟是有功之臣,拿通房的名分打发沈氏,怕是会引起众怒。

和离之前,她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妾室就妾室吧。

等她离开国公府后,裴玄那厮将沈妙云供着当祖宗都行。

太后隐隐猜出了她的心思,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看她时的眸光暗了几分。

“哀家乏了,你跪安吧。”

“是。”

目送云卿退出去后,绿药姑姑笑着开口:

“奴婢还以为您要抬举那沈氏,让她与云氏平起平坐,狠狠报复一下永宁侯府呢。”

太后伸手揉了揉发涨的眉心,嗤道:

“我若真这么做,不但报复不了永宁侯府,还会助他们再出一位皇妃,甚至皇后。”

绿药姑姑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压着声线问:

“您的意思是陛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想要……”

太后冷笑。

“他做梦!只要哀家活着一日,就绝不允许他觊觎臣妻,留下千古骂名。”

绿药姑姑朝殿外看了一眼,忧心忡忡道:

“世子夫人似乎动了和离的心思,若她恢复了自由身,陛下怕是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太后猛地攥紧了手中的佛珠。

儿子是个什么性情,她再清楚不过。

正因为如此,她才舍弃了通过沈氏报复云氏的机会。

若她真的将沈氏扶正,那云氏势必会闹和离,而且能闹得名正言顺。

一旦让她得逞,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就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她与裴玄和离,将她一辈子困在庆国公府的后宅里。”

她就不信皇帝能做出横闯臣子内宅,强夺臣妻的荒唐事。



云卿从慈安宫出来后,由小太监领着出宫。

她有心想要去看望姑母,奈何宫中规矩森严,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走动。

加上太后刚罚了她,她不宜过分招摇,只得按捺住想要偷偷走一趟的冲动。

“这位公公,我能向你打听个事么?”

小太监咧了咧嘴,笑道:“您真是折煞奴才了,世子夫人有什么事尽管问,奴才定知无不言。”

云卿想着询问一下姑母的近况也无伤大雅,即使小太监事后禀报给太后,亦不会招惹什么祸端。

“我有三年不曾见过淑太妃了,请问她是否安好?”

小太监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些什么。

这时,拐角处突然冲出一个宫女,狠狠撞在了云卿身上。

两人紧贴在一块,云卿察觉到对方塞了一张纸条给她。

“奴婢该死,奴婢冲撞了贵人,罪该万死。”

小宫女一边道歉,一边跪在地上磕头。

云卿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手心里的纸条,温声道:

“无妨,下次小心点便是。”

“……”

一个不起眼的插曲,小太监也没当回事,领着她继续往前走,跟她简述了一下淑太妃的近况。

姑母暂时一切安好。

出宫门,上了国公府的马车后,她迅速掏出那张纸条:

『卿卿吾儿,姑母一切安好,勿念。

听闻裴玄那竖子的所作所为,姑母痛心疾首,恨不能出宫去与之理论。

奈何困于深宫寸步难行,无法为我儿撑腰。

你且听姑母说,若裴家欺你辱你,你便和离归府,脱离那苦海,莫要走入穷巷,磋磨一世。

再者,永宁侯府侯爵与世子之位空缺,你要尽早做决定,看看是扶持二房还是三房。

他们虽是你父亲的庶弟,但都是侯府血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日后定会成为你的靠山。』

看到这儿,云卿缓缓攥紧了纸张。

不错,她父亲膝下虽然只有她一个女儿,但侯府却并未绝后。

二叔三叔是老侯爷的妾室所生,两府人丁兴旺。

真正败落的,只有长房而已。

姑母劝她向朝廷递折子,请封叔父为新一任侯爷,这本是为她着想。

可她却莫名的难受。

新任侯爷上位,意味着她父亲将尘归尘,土归土,属于他的时代就彻底结束了。

她舍不得。

再者说,她那两位叔父资质平庸,他们真的能担起永宁侯府的重担么?

若能,父亲在世时便请封了,何须恳求先帝等他死后由她来决定侯府的传承?

“姑娘,到国公府了。”

外面传来青兰的提醒声,拉回了云卿飘忽的思绪。

她缓缓收起纸条,掀开帘子钻了出去。

主仆二人刚跨进国公府的门槛,就被请去了荣安堂。

老太太见她情绪低落的走进来,狞笑道:“太后为妙云撑腰,你嚣张不起来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