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长篇小说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长篇小说

流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奇幻玄幻《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作者“流浪”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主角:叶小川元小楼   更新:2024-06-11 22: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的现代都市小说《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长篇小说》,由网络作家“流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奇幻玄幻《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作者“流浪”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长篇小说》精彩片段


足足持续了好一会儿,这一波岩石雪团这才平息下来,叶小川壮着胆子再度慢慢的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的云乞幽已经不动了,虚悬在苍穹之上,那手中的那柄斩尘神剑,却仿佛更加明亮刺眼。

就在叶小川不知道云乞幽接下来准备干什么的时候,忽然间,云乞幽发出一声清脆的清啸,整个人扶摇直上!

白光之中,那个不可一世的绝美女子,睥睨天下,一股肃杀之气如凌厉的刀锋,充斥着整个苍穹。

下一刻,这个绝美女子缓缓的在空中走出了一步。

铮!

这一步踏在虚空,却如铁戈交织!

片刻之间,周围的狂风再度卷起,吹乱了她乌黑的长发,卷动了她单薄的衣裳。

铮!

她又凌空踏出一步……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她的每一步踏出,在虚空之上竟然都留下了一个色彩斑斓、闪闪发光的巨大脚印,如从亘古走来的巨人一般。

当她踏出第七步时,叶小川终于想通了,内心惊的几乎无以复加。

“她……她这是要施展北斗诛神剑诀?怎么可能!”

凝聚在半空之上的每一个脚步,就像是引导着什么一般,这七个脚步,仔细一看,却是形成北斗七星的形状。

每一个硕大的脚印,都是不同颜色,从第一步的赤色,到第七步的紫色,七种不同颜色的脚印在空中凝聚不散。

在叶小川不可置信的眼眸注视之下,白衣飘飘的云乞幽剑指苍穹,嘹亮清脆仿佛又带着几分冰凉与颤抖的声音缓缓响起。

“北斗星辰,以剑为引。诛神斩佛,灭仙屠魔!”

随着云乞幽口中咒语的念出,叶小川再无怀疑,这云乞幽真的是在催动北斗诛神剑诀!

他的师父醉道人曾经和他简单介绍过苍云四大剑诀,分别是神剑八式,乾坤一剑,北斗诛神,九天玄雷。

根据醉道人对他所说,这四大剑诀中,北斗诛神与九天玄雷威力最大,乃是以修真者自身修为,感悟天地造化,借用天地之威。虽然攻击力几乎无懈可击,但对修真者本人的修为要求也是极高的,修为稍微有些不足,很可能就会挡不住来自自身的反噬之力。

据他所知,苍云年轻一代之中,还从未有人能驾驭这种威力滔天的剑诀!

眼前这个女子,她真的能驾驭吗?

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七个虚悬在半空中的脚印,随着云乞幽的长剑指天,首先赤色脚印忽然射出了一道耀眼的赤芒,直冲云霄。

紧接着便是橙色,黄色,绿色的脚印也相应的射出了对应颜色的璀璨光柱。

片刻之间,数道彩色光柱虚悬在空中形成剑阵,云乞幽手持斩尘神剑立于剑阵中心位置。

远远的,叶小川似乎看到半空中的云乞幽身子颤抖了一下,仿佛手中的神剑也微微有些晃动,但云乞幽似乎并未放弃,咬牙坚持。

在催动剑诀之后,七道直刺苍穹的彩色光柱缓缓的变形,凝聚成了一柄柄巨大无比的单色气剑,每一柄单色气剑,竟有七八丈之长,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泽,威压如刀,声势震天!

可是,当凝结第五柄青色气剑的时候,半空中云乞幽的身子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她疯狂的朝着手中斩尘神剑之中输入真元,勉强控制了青色气剑的形成。

但开始凝结第六柄蓝色气剑的时候,她哇的一声,一口精血喷了出来。

而她,还在坚持!在努力压制那股可怕反噬。

终于,在凝结最后一柄紫色气剑的时候,紫色气剑刚刚凝结一半,她再也无法控制整个剑阵,遭受了北斗诛神剑诀强大煞气反噬,身子剧烈颤抖,口中连喷了好几口精血,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裳。

她手中举着那柄斩尘神剑的白色剑芒,快速的暗淡下去,天空中已经凝结的六柄单一气剑,也在迅速的涣散。

叶小川眼睁睁的看着天空的七个彩色大脚印渐渐隐去痕迹,看着九天之上原本不可一世的绝美女子无力从空中掉落。

眼看着云乞幽失去控制的身躯,就要掉落到万丈深渊之下……

叶小川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抓住了从思过崖断崖平台边缘直直下坠的那个凄美女子的手臂。

云乞幽下坠时强大的惯性与冲击力,将叶小川几乎都差点拽了下去,幸亏这叶小川也是一个修道之人,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力气却远胜普通凡人。

他稳住了身子,一点一点的将重伤的云乞幽,拉到了断崖之上。

云乞幽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那柄已经失去光泽的斩尘神剑,嘴角挂着晶莹的血珠,胸前洁白的衣裳被她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触目惊心。

叶小川将云乞幽抱到靠近石壁干燥的地方,一搭云乞幽的脉搏,顿时就慌了神。

云乞幽道行不足,强行催动北斗诛神剑诀,遭到反噬,此刻她的脉搏十分微弱,如果不得到及时治疗,只怕这位绝美女子就会死在这后山冰凉的断崖之上。

叶小川是一个囚犯,手边除了一些金疮药之外。哪里有什么灵药仙丹?

而他还没有到第五层御空境界,根本无法带着云乞幽从思过崖飞出去。

手足无措之下,叶小川只好将云乞幽扶起,自己盘膝坐在她的身前,与她掌心对掌心,给她灌入真元。

叶小川道行太低,体内的真元没多少,但此刻性命关天,叶小川也不吝啬自己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真元,疯狂的通过双掌,灌入到云乞幽的身体之内。

大约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叶小川体内真元输出殆尽,脸色苍白至极。

他再一次的查探云乞幽的脉搏,见她的脉搏似乎强劲了一些,心中一松,由于他真元消耗过度,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昏睡过去。

当他醒来时,色彩斑斓的咕噜鸟在他的身边叫个不停,原来天已经亮了,咕噜鸟给他送早饭来了。

他回过神来之后,立刻看向身边,那个绝美的白衣女子依旧躺在自己的身边,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衣裳的血迹已经发黑,凝结成冰,那一柄不可一世的斩尘神剑,无力躺在它主人的身边。

显示着昨晚的一切,并非是梦。

他急忙过去,伸手搭在云乞幽的脉搏上,发现云乞幽的脉搏比昨晚不知道强劲了多少倍,似乎已经脱离了危险,她体内的阴阳乾坤道真法,在她重伤昏迷之中自行运转,正在慢慢的调理她身子。

叶小川确定云乞幽没有了生命危险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打开咕噜鸟送来的食盒,一边吃着冷馒头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云乞幽这么漂亮,死了真可惜,现在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十五年后。

苍云山,轮回峰。

轮回峰高万丈,直插七层云海,高度仅次于南疆的巫山与西方大雪山中的那座神山,乃当世第三高的山峰。

相传,苍云门第一代祖师苍云子,本是一落魄书生,屡试不中,郁郁不得志,行游天下时,来到这苍云山,在轮回峰后山一无名古洞之内,得到了一部上古流传下来的修真法门,于是便在古洞之中闭关修炼,参悟天道。后来,在这轮回峰上开宗立派,创下苍云一脉,

时至今日,苍云一脉已经存在超过四千年。

苍云门曾经一直是正道领袖,风光无限。

正所谓盛极必衰。

在千年前开始,苍云门的发展就遇到了瓶颈。

压倒苍云门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来自魔教。

八百年前,魔教出了一个鬼王叶茶,统一魔教之后大举入侵中土,苍云门作为当时正道第一大派,自然是魔教欲要除去的第一目标。

正魔双方,在苍云山展开旷日持久的血战,那是有史以来,正魔两道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斗法。

最后,情况危急之下,当时的苍云门掌门,不顾历代祖师禁令,强行开启周天星辰轮回法阵。

叶茶等魔教大批高手,在轮回法阵之下死伤无数,但苍云门自身也消耗极大,大部分精英弟子与长老,在那一战中殒命,苍云门元气大伤。

如今,苍云门勉强与玄天宗、飘渺阁、迦叶寺齐名,位列正道四大派系之一。

轮回峰,山腰,弟子房舍!

“叶小川!畜生!”

“哎呦!别打脸!”

清晨,天刚蒙蒙亮,一道女子的尖啸,打破了轮回峰的宁静。

片刻之后,只见一个双眼乌青的少年郎,跌跌撞撞的从一间房屋里窜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身穿亵衣的美丽少女,赤着双足,提着一柄散发着赤红火焰光芒的仙剑追出。

那少女追出门外,便见到那少年郎一溜烟的跑到数十丈外,气的是脸色发紫。

怒喝道:“叶小川!我要杀了你!”

这时,周围房屋中,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不少弟子,那美丽女子见自己只穿亵衣,颇为不雅,跺跺脚,又返回了房中。

叶小川跑的老远,回头张望,见那母老虎没有追来,这才放下心来。

此刻天刚亮,轮回峰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在晨风吹动下,缓缓流淌,还有几分寒意。

叶小川跑进了一个小院落,贼头贼脑的朝外面张望几眼,见周围没人,这才推开了院子里的一间房门。

屋里有一个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颇为猥琐。

一见叶小川进来,连忙道:“小川师弟,怎么样?”

叶小川从怀中掏出了一只女人穿的绣花鞋,丢给了那男子,道:“被那母老虎发现了,肚兜没偷到,就偷了只她的鞋,我这次被你害惨啦!赶紧的,三十两银子,我得下山躲躲风头。”

那猥琐青年一听被发现了,脸色立刻就如猪肝色,掏出两锭银子塞给叶小川,道:“我给你四十两银子,无论如何你可不能把我出卖了!”

叶小川掂了掂银子,眉开眼笑的道:“放心吧朱师兄,你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的信誉你还不了解?拿人钱财,给人消灾,你把那母老虎的鞋子收好了,我先撤了!”

他没有多做耽搁,收起银子就离开了这个小院子。

叶小川,十五年前被苍云门的醉道人带回山里,当时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没人想到,当年的那个可爱男婴,长大后,顽劣不堪,贪财好色,而且还继承了他师父醉道人的优良传统,天生好酒。

为了弄点买酒钱,经常收取同门师兄的钱财,给这个师兄送封情书,给那个师兄偷几件暗恋女子的贴身饰物。

比如这一次,他以三十两银子和朱师兄做了交易,去帮朱师兄偷取顾盼儿师姐的肚兜,以解朱师兄的相思之苦。

不料,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躲在顾盼儿香闺床底下一整晚,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到了天亮,他知道再等下去肯定会被发现,于是冒险实施偷窃计划。

还没有来得及去翻找顾盼儿的贴身肚兜,就被修为精湛的顾盼儿察觉,慌乱中只好拿了一只鞋就跑了出来。

“现在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哎,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下山躲个十天半个月,不然顾盼儿那只母老虎非杀了我……”

想到顾盼儿手中的那柄焚烟神剑,叶小川不由得身子抖动了几下,加快了脚步。

他这些年来,一直和师父醉道人住在一起,是一个独立的小院落,就两间破旧的青砖小屋。

他偷偷摸摸的跑回房间,直接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大包袱,系在身上。

看来这厮早就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有一个应急小背包,一旦发生什么突发状况,就会立刻拿着应急小背包下山躲避风头。

不料,他一开门,立刻傻了眼。

小小的庭院里,站着三个人,一男两女。

男的,是他的师父,十五年前将他带来苍云的邋遢老道,苍云门最懒散的长老,醉道人。

那两个女的,一大一小。

年纪稍大的是一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夫人,身穿玄服,气质非凡,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一位艳冠天下的绝世美女,纵然现在年纪大了,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脸颊上留下多少痕迹,肌肤依旧白净,样貌颇为端丽。

年纪较轻的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模样,身穿赤红如火的衣裳,窈窕玲珑的身段,让女人都为之嫉妒,该凸的地方绝对不凹,该凹的地方又绝对不凸。标准的鹅蛋脸,眼睛大大的,极为秀丽。

但,这年轻少女却是一脸怒容,紧紧握着一柄赤红仙剑,目光死死的瞪着背着包裹行囊准备跑路的叶小川。

这年纪一大一小两个女子,正是顾盼儿,与她的师父静玄师太。

叶小川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笼罩而来,如在寒冷的冬天,一头栽进了冰窟里一般。

他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的道:“师父,静玄师伯,盼儿师姐,一大清早的,怎么站在我的门前,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咱们就改天再说,我现在要下山一趟,过几天回来,告辞!”

“叶!小!川!”

顾盼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道。

叶小川啪的一下,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师父醉道人的大腿,哭嚎着道:“师父,我错了,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