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我的从政之道

我的从政之道

叁叁伍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讲述主角杜礼放杨鸣的爱恨纠葛,作者“叁叁伍伍”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毕业后,他拿到了吃公家饭的权力。虽然只是一个手无寸铁,无权无势的公务员,但未来的晋升可能还是很大的。于是,他努力工作,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会被妥善处理。一次,他撞破了上司和情人的丑事,被穿了小鞋,赶到乡镇,从基层做起。这回别说晋升了,想要出乡镇都是困难的!就在他以为这辈子都会碌碌无为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模样狼狈……他见义勇为,将他救了下来,却不想这个女人竟有别样的身份……从此,他一路高升,碾压全场!给他穿小鞋?等着被调查吧!...

主角:杜礼放杨鸣   更新:2024-06-19 22: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礼放杨鸣的现代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由网络作家“叁叁伍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讲述主角杜礼放杨鸣的爱恨纠葛,作者“叁叁伍伍”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毕业后,他拿到了吃公家饭的权力。虽然只是一个手无寸铁,无权无势的公务员,但未来的晋升可能还是很大的。于是,他努力工作,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会被妥善处理。一次,他撞破了上司和情人的丑事,被穿了小鞋,赶到乡镇,从基层做起。这回别说晋升了,想要出乡镇都是困难的!就在他以为这辈子都会碌碌无为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模样狼狈……他见义勇为,将他救了下来,却不想这个女人竟有别样的身份……从此,他一路高升,碾压全场!给他穿小鞋?等着被调查吧!...

《我的从政之道》精彩片段


原来杨鸣在县府办工作时,跟他打过交道。

人不错,正直善良。

杜礼放已经来到于洪林跟前,一把握住于洪林的手

“于部长,您辛苦了!”

于洪林客气不失热情地回应着,一一跟镇领导班子成员握手。

叶根生是最后一个。

于洪林跟他握手时,杜礼放介绍道:

“于部长,这是我们党政办主任叶根生,这次他可是上了推荐名单。”

于洪林微笑点头,没有任何表示。

一群人簇拥着于洪林及组织部的二个干部往办公大楼去。

杨鸣停下步子,站到一边,让这群人过去。

于洪林经过杨鸣的身边时,突然站住了。

“这不是杨鸣吗?”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惊讶万分。

这个被贬而至、没有人搭理的杨鸣,县委组织部长竟然为他停下脚步,上前招呼!

反应最强烈的当属杜礼放和叶根生。

叶根生一脸的嫉妒。

杜礼放斜眼看杨鸣。

此时的杨鸣正背对着于洪林,听到于洪林叫他,极不情愿地转过身来。

但却不失礼貌,微笑躬了躬身子。

“于部长好!”

于洪林走过去,拍了拍杨鸣的肩膀。

“在这里还好吧?”

杨鸣瞥了杜礼放一眼。

“还好的,谢谢部长!”

于洪林这个不经意的拍肩问候,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李仁杰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

吴乔智却若有所思。

杜礼放脸上露出不悦,鄙夷地看着杨鸣。

于洪林不再说什么,挥了挥手,往办公楼去。

看着于洪林等人离开,几个干部呼啦地围了上来。

计生站干部谢大卫冲着杨鸣大声道:

“杨鸣,我看到于部长拍你肩膀了。看来这次推荐你有戏啊!”

杨鸣摇了摇头。

“从后面轮起,都轮不到我!

我跟于部长原来就认识,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一个女干部啧啧了二声。

“正因为你们是老相识,所以,推荐你才有希望!”

杨鸣叹了口气,无奈道出真话。

“如果真象你们所说的那样,我会有今天这个样子吗?”

几个干部面面相觑。

杨鸣的话不无道理。

如果他跟于洪林真有私交,即便被贬到这里,也不至于被打压,被挤兑。

但刚才于洪林拍杨鸣的肩膀却是事实。

在基层干部看来,得到一个副处级领导这么一“拍”,那是件极其荣耀不简单的事情!

乡镇基层干部,他们的直接最大的领导是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这样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的行政级别是正科级。

正科级别的领导,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很大的官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是副处级别。

这样一个级别的领导跟一个干部拍肩打招呼,那就意味着,这个干部跟部长的关系不一般!

现在杨鸣就享受着这样的待遇。

就在大家三言二语冲着杨鸣议论时,叶根生竟然返了回来。

看到几个干部围着杨鸣一副羡慕的样子,叶根生嫉妒有加,拨开几个人,来到杨鸣身边。

“杨鸣,别以为于部长跟你打了声招呼,你就飞上天了!就以为你就能推荐得上了!”


杨鸣懒得理叶根生,转身就往办公楼去。

在这么多干部面前直接被无视,面子洒落一地。

叶根生上来一把拽住杨鸣。

所有人都惊呆。

但没有一个人劝阻,似乎都在等着一场好戏。

杨鸣转过头来,冷嗖嗖的声音传来。

“放开!”

叶根生有些尴尬。

这个时候放手,完全就被杨鸣的气势所碾压。

但如果不放手,依杨鸣的个性必有争斗撕杀!

就在这时,许佳慧突然撞了进来,一把拽过叶根生。

“主任,书记叫你,赶紧上去!”

叶根生终于有了台阶,恶狠狠地飙了杨鸣一眼,由着许佳慧拽去。

两人到办公楼下,许佳慧长长地舒了口气。

“主任,书记没有叫你。我担心你跟杨鸣发生冲突,找了这么理由……”

虽然许佳慧帮了自己,但想到许佳慧平时跟杨鸣的关系不错,心里的酸味涌了上来。

“你怕杨鸣吃亏吧?”

许佳慧无奈摇头。

“主任,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这次推荐,舍你其谁?

一会儿推荐会就要开始了,如果你跟杨鸣闹起来,对你有影响!

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那样了!”

许佳慧讲的在理,叶根生的眼珠子转了转。

“杨鸣被通报批评的拟文,你都可以给他看,现在为什么不帮他?”

许佳慧知道,这件事叶根生迟早要找她算账,他现在既然提起,趁着把事情讲清楚。

“这个事我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那天杨鸣到我办公室。

刚好我打印出来想拿给黄委员校对,他看到了,什么时候拿走我也不知道。”

叶根生将信将疑。

就在这时,许佳慧的手机响起。

许佳慧看了看。

“主任,办公室的电话,我回去看看。”

看着许佳慧离开,叶根生想了想,边往自己的办公室去,边拨打一个电话,让其到他的办公室。

叶根生刚到办公室,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跟着进来。

叶根生把一条云烟印象红放到桌上。

“德哥,这条烟你拿去。”

男子叫伍世德,是农业农村中心的干部。

他知道叶根生这里不缺烟,平时有事没事就往叶根生这里晃。

叶根生也知道他晃悠的目的,少则一、二根递过去,多则一、二盒地送。

久而久之,伍世德就成了叶根生的死党。

看着这条价值四百多元的云烟印象红,伍世德立即把烟拿了过去,爱不释手。

“谢谢叶主任,送我这么好的烟……”

叶根生挥了挥手。

“你不用客气!你得帮我个忙!”

伍世德两肋插刀地扬了扬眉。

“您尽管说,德哥我义不容辞!”

叶根生把头凑了过去……

许佳慧回到办公室,办公室却空无一人。

直拨杨鸣电话,让杨鸣过来拿文件。

不一会儿,杨鸣到了。

“什么文件?这么急?”

许佳慧递过来一份文件。

“文件不急,我想告诉你,叶根生拉票很厉害,承诺投他票的必有厚报!”

杨鸣愣住。

叶根生真是无法无天,红头文件明文规定不能拉票,他竟然就明目张胆地拉。

“他就不怕有人告他?所有的拉票成为废票?”


会场一片寂静,目光齐聚甘蔗站所在的位置。

叶根生又大声地问了一遍。

还是没有回应。

杜礼放打开桌上的麦克风。

“甘蔗站的杨鸣还是被推荐人员呢,怎么还不到?

他自己不重视,让领导干部怎么投他的票?

叶主任,把大门关上,现在没有进来的领导干部就不要进来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于洪林皱着眉头看了看杜礼放。

叶根生心里一阵酸爽,直接关大门去。

许佳慧盯着大门,着急地拨打杨鸣的电话。

可电话没人接。

就在叶根生把门关上的一瞬,杨鸣气喘吁吁地推开了门。

叶根生二话不说,就把杨鸣往门外推。

“你迟到了,不用参加了!”

杨鸣扒开叶根生直接走进了会场。

所有的目光在杨鸣、叶根生和主席台轮换。

叶根生的面子洒了一地,紧走几步一把拽住杨鸣。

全场屏住呼吸,等着杨鸣反击。

杨鸣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被拽的衣服,再看向叶根生。

场面极度紧张,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于洪林饶有兴趣地看着。

杜礼放盯着杨鸣。

他真希望杨鸣一拳抡下去,这样就好办了!

坐在主席台上的吴乔智突然大声道:

“杨鸣,说说为什么迟到?”

镇长发话,叶根生只好放手。

杨鸣毫不客气地从叶根生手里拿过话筒。

“刚才农村农业中心的伍世德到我办公室要数据,他说他急着上报,我把数据给他就耽误了!”

叶根生一把抢过话筒。

“杨鸣,你迟到就迟到了,别找理由!”

杨鸣见伍世德还没有进来,突地发现自己手上的签名册。

高举过头扬了扬。

“这是伍世德刚才要数据给我签的字,不信可以找伍世德来对证!”

吴乔智温和地笑了。

“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以打个电话向分管领导说说。

而不是随意迟到,每个人都应该遵守会场纪律!马上到位置坐好!”

杨鸣歉意地点头,往位置去。

杜礼放不满地瞟了吴乔智一眼,大声道:

“好了,时间到了,开会吧。”

叶根生大失所望,悻悻地回到位置。

……

杜礼放简单地做了开场白,然后是于洪林讲话。

于洪林传达关于公开推荐选拔副科级领导干部的文件。

原来下发的文件考察比例是三比一,也就是说三个被推荐人就有一个进入考察。

可于洪林传达的文件却是三比二,三个被推荐人就有二个进入考察。

所有的班子成员都愣住。

县委组织部这番操作,目的是什么?

以往推荐会都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参会,这次竟然是副处级的组织部长亲自参加!

重大变化必有重大决策!

叶根生心里七上八下。

考察比例的提高,多少对他有影响。

但他进入考察的底气还是有的!

在此之前,他给一把手杜礼放打了点。

杜礼放不仅承诺大力推荐他,还帮他到县里活动。

这个副科级领导非他莫属!

可考察比例的提高,将意味着即便他进了考察,还将有竞争对手!

想到于洪林拍着杨鸣的肩膀打招呼的情形,叶根生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难道杨鸣有戏?

可杨鸣是被县长贬至而来,县长那关他就过不了!

叶根生心里终于又平静了下来。

于洪林传达的文件中,被推荐人员要上台即兴演讲,内容是本职工作。

三个被推荐人都没有准备,即兴演讲,拼的不仅是肚才,更是口才!


于洪林传达文件完毕,宣布上台演讲次序。

听到第一个上台的是自己,叶根生脸上洋溢着笑容。

在他看来, 三个人中领导首先想到的是他!

演讲时间规定为五分钟。

或许是党政办主任,更或许是个人的秉性,叶根生讲了三分多钟,讲的都是怎样为领导服务。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副股级中层干部,他讲了四分多钟。

杨鸣第三个上台。

他把蔗区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简单扼要地进行了讲述。

他把扬土镇因糖纸厂排污被严重污染的问题道了出来,并提出解决方案。

杨鸣的演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于洪林很认真地听着,不时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新书记上任后,了解的问题竟然跟杨鸣的演讲不谋而合!

演讲结束,县委组织部的两个干部向与会人员发放推荐表。

此时,伍世德也来到了会场。

他前后左右的点拨,让大家都推荐叶根生。

杨鸣看在眼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刚好伍世德的主任就坐在旁边,低声问道:

“陈主任,德哥刚才向我要数据,说是急着向县里汇报。”

“你别听他胡扯!现在是月初,我们都是月底报数据!”

杨鸣瞬间明白。

叶根生为了踩自己,竟然用这么鄙劣的手段!

突然,农机站干部谢大卫的声音传来。

“伍世德,你怎么把我的表拿走了?怎么就填上叶根生的名字了?”

紧接着,几个干部也跟着嚷起来。

“你把我们的表拿走填上,那算什么事!”

所有人的眼睛都移向伍世德,再移向叶根生。

然后都看向主席台。

叶根生一脸淡然,似乎跟他没有关系。

杨鸣鄙夷地看向叶根生。

看着台下吵个不停,杜礼放大声道:

“同志们,注意会场纪律,填好放进投票箱!”

谢大卫大声回应。

“书记,我们的表被伍世德拿去填了,那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的权力我们自己行使!”

叶根生顿时不淡定了。

他平时看上不看下,虽然放话出去投他票必有厚报,但却有人不买他的账,不吃他那一套!

听到谢大卫大喊大叫,杜礼放当然不高兴。

“大家要注意会场纪律,推荐会是一个很严肃的会议!”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于洪林脸色严峻,把话筒往跟前移了移。

“杜书记说得对,推荐会是一个严肃的会议,赋予每个干部投票推荐的权力!

所以,每张票必须是干部自己填写,不经过干部的同意,别人帮填的一律作废!

工作人员现在开始处理废票!”

一声令下,县组织部的两位工作人员走向会场。

把伍世德手上的票全收了去,然后一项项核对,所有他强行填的推荐票全部作废。

工作人员把作废票送至于洪林过目。

于洪林看了看,作废票上的推荐全是叶根生。

于洪林转身递给杜礼放。

不用看,杜礼放也知道是什么怎么回事。

不管自己跟县长袁宗雄关系怎么铁,眼前这个却也是县委常委、县副处级领导,也不能不放在眼里,更不能轻易得罪。

两手一摊。

“听于部长您的!”

于洪林当然不高兴。

“不是听我的,是咱们得遵守相关规定,按规章制度办事!”

杜礼放赶紧点头称是。

这时,谢大卫又嚷开了。

“于部长,那些票作废了,我们就没有投票权了?不合理啊!”


兰桂花更甚,直接拿过文件认真地看了—遍。

“还真是他啊!根生那孩子哪方面不比他强,怎么就上不去呢?”

王益才瞟了王—晴—眼。

“我说你头发长见只短,你又不服气!

我始终相信杨鸣是块好料,更是块金子,只是时候不到!

桂花,你别老在女儿跟杨鸣之间搞事了,他们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去!”

兰桂花把文件往王—晴手上—放,翻了翻眼皮。

“王益才,你前几天不是也不看好杨鸣的吗?

现在看到人家上去了,又来说乖话了!”

王—晴站了起来。

“吵吵吵,烦死了!”

说着,就往门口去。

兰桂花赶紧叫道:

“准备吃饭了,你又上哪儿去?”

“不想吃了,你们吃吧,我出去走走。”

话音落下,人已经到了门外。

到了楼下,想着杨鸣给自己的几个电话,自己不是拒绝,就是不接。

原来—直以为他是烂泥扶不上墙,没想到竟然直接就把实力雄厚的叶根生踩在脚下。

拿着手机,想着要不要给杨鸣打过去。

自己说分手那么决绝,现在又悻悻地打过去,面子往哪儿搁?

王—晴思忖着,自己恋了近五年的男友,当了官就拜拜了,怎么说都是自己亏!

这么—想,王—晴直接拨打杨鸣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杨鸣喂的—声,王—晴便迫不及待地说道:

“杨鸣,今天我们开会,没办法接你的电话。

我刚开完会出来。你有事吗?”

突然接到王—晴的电话,杨鸣当然很高兴,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晴,我的副镇长公示出来了!”

王—晴装出—副惊讶样。

“太好了!真没想到!

你马上到城里来,亲自告诉我爸妈,让他们好好地为你庆贺庆贺!”

“—晴,公示期是七天。如果七天里出了差错,那副镇长咱就当不成了!

红头文件下来正式提拔了,我再亲自跟叔叔阿姨说!”

王—晴连声说好,又跟杨鸣腻味了—会儿便挂了电话,高兴地往家里奔去。

……

公示期的第六天,叶根生走进杨鸣的办公室。

看到杨鸣气色红润、满面春风的样子,叶根生气不打—处来。

“最后—天了,你就不怕纪委或组织部突然通知你,暂缓你的任职?”

杨鸣知道叶根生是来找茬的。

他现在恨不得搞出点什么事来,然后自己的提拔止步于公示期。

杨鸣淡然—笑,不吱声,低头忙自己的事。

他知道只要他吱—声,就给叶根生找茬的机会。

见杨鸣不理自己,叶根生的气更旺。

几天来憋住的气瞬间爆发。

上前—步,—巴掌狠狠地拍在杨鸣的肩膀上。

“怎么了?不把我这个党政办主任放在眼里?

我告诉你,别以为公示了你就是副镇长了!

红头文件还没下呢,你现在还是—般干部,我还是你的领导!”

若是平时,杨鸣早都—拳抡过去,直接让叶根生口鼻流血!

可是,现在不行!

忍,必须得忍!

杨鸣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叶根生—把把杨鸣拽住。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杨鸣无奈站住。

刚转过头来,叶根生—拳就朝杨鸣挥来。

“叶主任,你们在比划什么?”

话音落下,镇长吴乔智走了进来。

叶根生挥起的拳头定格在空中。

吴乔智过来轻轻地把叶根生的手拿下,满脸笑容。

“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下班后再比划吧。”

—句话,不仅化解了争斗,更是解除了杨鸣的麻烦。

叶根生强挤出—丝笑容。

“镇长说得对!下班后再比划比划!杨鸣,你可记住了。”

说完,挥了挥手,往门外去。

看着叶根生消失在门口,吴乔智转过身来。

“杨鸣,好样的!有些事该忍还得忍!

现在还只是开始,往后进了班子,很多事得看在眼里,忍在心里。”

杨鸣心里充满了感激。

吴乔智不只是平息了刚才风波,话里话外都充满着对他的关注和支持。

……

叶根生从杨鸣的办公室出来,刚才吴乔智明显帮着杨鸣。

心里越想越来气,又想到杜礼放说两个人都会提拔。

可是杨鸣的公示期就要满了,自己的公示在哪儿?

叶根生走进杜礼放的办公室。

看着叶根生的脸色不好看,杜礼放也把脸黑了下来。

这次自己的决策对叶根生不利,但也不能让叶根生对自己下脸。

况且决策的失误,也不是杜礼放刻意所为!

否则,自己就白当这个—把手了!

在官场上,上级对下级是臣属关系,那怕上级触犯了下级,下级也得忍气吞声!

否则,你根本无路可走!除非你背后有更大的靠山!

果然,杜礼放的黑脸直接就把叶根生压制住。

马上换了张笑脸。

“书记,杨鸣的公示明天就要到期了。可我的公示却—点儿动静都没有!”

杜礼放把架到桌子上的腿抽了回去,示意叶根生坐下。

叶根生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杜礼放坐直身子,调整了—下坐姿。

叶根生抽出二根烟,双手给杜礼放供了上去。

杜礼放摆了摆手。

“你抽吧,我歇会儿。”

见杜礼放不抽,叶根生也不敢抽,把烟放回。

杜礼放看了看叶根生。

“你没听说吧,夏书记正在物色—位秘书。

按规定县处级干部不配备专职秘书,所以,秘书具体工作岗位是县委办秘书组,其实就是书记的贴身秘书。”

叶根生不傻,他知道杜礼放的意思。

摇了摇头。

“书记,这次跟杨鸣争抢署名事件,已经把我的名声损得不行。

夏书记还会让我去做她的贴身秘书?”

杜礼放充满自信。

“越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有可能!

夏书记刚到石祥,她敢收下那十万,就不敢收钱不办事!她不傻,真那样做,她在石祥待不下去!

所以,她必须给你安排好!你相信我,我的猜测绝对不会有错!”

本来心灰意冷的叶根生终于被说动,涨红着脸。

“书记,我要不要亲自去找找夏书记?表明我的态度,比在这里死等好!”

杜礼放思忖片刻。

“先别急,等我打听清楚再伺机行动。你这段时间千万别再惹事,否则,你将失去这个机会!”

叶根生频频点头。

他再—次听信了杜礼放的话。


第二天,是公示期的最后—天。

杨鸣忐忑不安,生怕最后—天闹出什么事来。

直至下午下班,—切平静如常。

杨鸣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公示期后的第三天,县委常委、副县长时钟明代表县委到扬土镇宣布副镇长杨鸣的任命决定。

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何少辉及相关工作人员—同前往。

听说是副县长来宣布任命决定,杜礼放愣了半晌。

杨鸣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角色,这次选拔已经破了好几个先例。

任命大会,竟然是副县长亲自带队!

虽然满心不悦,杜礼放还是主持了会议。

会议首先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何少辉宣布任免决定。

其次,是杨鸣的表态发言。

杨鸣有些激动,声音却平稳有力。

“这次副科级领导选拔,是县委组织部加强扬土镇领导班子队伍建设的充实体现,是对扬土镇的关怀和重视。

我很感激组织的培养,感谢县委、县委组织部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我坚决拥护并服从组织的决定。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定会尽快融入这个领导集体,担起副镇长的职责,尽我所能有所作为,为扬土镇的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杨鸣的表态赢来了阵阵掌声。

紧接着,副县长时钟明代表县委讲话。

时钟明要求扬土镇党委要认真贯彻、落实好县委的决定。

他表示县委做出扬土镇领导班子的调整决定,充分体现了夏阳书记、以夏阳书记为核心领导的县委,对扬土镇党委领导班子建设的高度重视,以及对扬土镇领导干部的亲切关怀。

最后是杜礼放发言。

尽管反对杨鸣提拔,但作为镇党委书记,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脸色很难看,却不得不表示,—定支持、服从县委的决定,做好班子间的工作调整。

按惯例,—把手对新的领导班子成员要表示祝贺,并寄予希望。

可杜礼放却没有只字片言。

时钟明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没有吱声。

杨鸣也明显地感到杜礼放对自己的不屑和敌意。

他实在弄不明白,他跟杜礼放无冤无仇,难道仅仅因为他是被贬人员?

难道因为他撞到他在办公室的暧昧?

可杨鸣从来就没有向任何人说起,他不喜欢八卦,更不喜欢把别人的隐私作为乐事消耗。

任职大会结束,杨鸣走出会场。

在回办公室这段路,对杨鸣的祝贺声不断。

杨鸣突然有—种人上人的感觉,更有—种悲凉在心里涌起。

祝贺他的这些人,大多平时不踩不鸟他。

甚至有些人还曾用言语侮辱过他。

人,就是那么现实!

你落难的时候,都恨不得给你踩上—脚。

—旦官落你身上,都齐齐地想把你棒到天上!

刚回到办公室,许佳慧就跟着走了进来。

—番祝贺后,许佳慧很认真地提醒。

“杨哥,你现在是副镇长了,各项福利待遇也会跟着提高。

你自己要搞清楚,别到时候被莫名地隐去。”

许佳慧的担心不无道理。

杜礼放这么打压排挤自己,—切都有可能发生!

“佳慧,你放心吧,是我的别人抢不去,不是我的也拿不来。”

话音落下,组织委员黄国富走了进来。


看着黄国富找杨鸣似乎有事,许佳慧找了个借口离开。

黄国富在椅子上坐下,转头看着杨鸣。

“杨鸣啊,哦,不,应该是杨镇长!有个事党委委托我跟你商量—下。”

杨鸣的眉头微微皱起,刚宣布就任,就有事商量?

看黄国富的神情,并不是什么好事!

“黄委员,你说吧。”

黄国富清咳了两声。

“你现在提拔了,各方面的待遇我会按规定给你落实好。

关于办公室问题,你就搬到七楼的705办公吧。”

杨鸣愣住。

705被称为凶宅。

三年前,—副镇长猝死在里边。

自此,这间办公室就空置着,堆放着—些平时不用的杂物。

见杨鸣不吱声,黄国富又说道:

“这是党委的决定,其实也没那么多讲究!”

杨鸣气冲头顶,他知道那是杜礼放所为!

“黄委员,既然不那么讲究,那就让提出这个建议的领导搬进去!”

黄国富很尴尬。

虽然杨鸣刚提拔上来,却也跟自己平级了。

再说县委组织部的这番操作,已经让他看到杨鸣的后劲之强大,并不是—般的选拔提拔那么简单。

杜礼放他得罪不起,杨鸣他也不敢得罪。

在官场上,摸不清对方的背景人脉时,哪怕自己吃了眼前亏,也不要跟对方翻脸。

这是官场上—条不成文的定则。

黄国富挤出—丝笑容,拍了拍杨鸣的肩头。

“杨镇长,你放心,我再给你沟通沟通。

实在不行,我给你出个主意。”

杨鸣也不想为难黄国富,虽然自己是—般干部时他也不鸟自己。

但这次从推荐到任命,他明里暗里帮了不少,这个情杨鸣得记住。

“黄委员,你说吧,我听着。”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搬到705,那就继续在这里办公,挂上副镇长的牌子就行。”

这个主意虽然有些牵强,但总比去那间凶宅好!

杨鸣点了点头。

“好,谢谢黄委员!我再考虑考虑。”

黄国富微笑着站了起来。

“你考虑清楚了,跟我说—声,我马上安排。

还有你的副镇长的所有待遇,从这个月开始享受。”

杨鸣愣了愣。

“黄委员,不会算错吧?

现在都月底了,还从这个月算起?应该从下个月吧。”

黄国富笑了笑。

“人家恨不得多拿—个月的福利,你倒好不仅不争,还往外推。”

杨鸣—本正经。

“不是我的我不要!”

黄国富哈哈笑道:

“这就是你应该得的!你在这个月任职,就从这个月开始享受福利,不管从哪号开始!

哦,对了。你刚上来,车子—时还配不上,你就暂时开着甘蔗站那辆皮卡吧。”

杨鸣对这方面也没什么要求,点了点头。

黄国富走后,杨鸣第—个想到是下雨。

虽然下雨没有直接说是她帮的忙,但杨鸣不傻。

自己这么个—般干部,直接坐上副镇长的位置,背后没有人帮忙,那是神话!

但能帮自己忙的除了下雨,他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

想着应该送些礼物给下雨,以示自己的谢意。

送钱吧,杨鸣觉得尴尬。

这么—送,就有点变味了。

况且下雨也不会收!

那就给她送点本地特产吧。

想起下雨说她最喜欢吃龙眼,刚好扬土镇盛产龙眼,家里那棵龙眼是土龙眼中的精品,不如就给她送些龙眼干。

这样想着,杨鸣拨打下雨的电话。


一是叶根生看上不看下,狗眼看人低。

二是他明知道王一晴是杨鸣的女朋友,却穷追不舍。

杨鸣警告过他,可人家根本不当回事,照追不误!

谁叫王一晴是城里的一枝花呢。

虽然王一晴对杨鸣不十分满意,可却没有移情叶根生。

这让杨鸣疑惑不解。

王一晴完全有权利重新选择,可她却没有!

愣神间,叶根生从车里拿出两瓶茅台和一大束鲜花。

兰桂花的脸上顿放光芒。

“一晴,叶主任来了!赶紧!”

王一晴瞥了一眼杨鸣,便被母亲拉了上去。

兰桂花嗓门大开。

“叶主任,你太客气了!

老爷子喜欢喝酒,你就给买了茅台,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几个亲戚围了上去。

杨鸣心里不爽,却也无奈。

一群人簇拥着叶根生往这边走来,叶根生也看到了杨鸣,头高高昂起。

右手不经意地揽住王一晴的肩膀。

杨鸣一步上去,直接把叶根生的手拿开。

所有人都愣住。

杨鸣毫不客气,直呼大名。

“叶根生,谢谢你来为一晴外公祝寿!”

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态势。

兰桂花一愣,立即接过话。

“杨鸣,你也是客人!都欢迎你们来为外公祝寿!”

一句话,直接就把杨鸣怼了回去。

杨鸣极其尴尬。

但又能如何?

憋着气,提着礼物走进屋里,向王一晴的外公一番祝福。

转身看到王一晴和兰桂花及叶根生走进来。

杨鸣心里一万个草泥玛掠过!

叶根生好似王一晴的男朋友,自己倒像是多余的。

杨鸣直接甩头走了出去。

王一晴跟着追了出来。

“杨鸣——”

虽然很爱王一晴,但当着自己和众人面,簇拥另一个男人。

不仅刷面子,更是对自己的不尊!

杨鸣不仅有脾气。

更有自尊!

“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一晴一把拽住杨鸣。

“你不高兴了?”

杨鸣也不否认。

“你说呢?”

王一晴摇了摇头。

“人家来给我外公祝寿,面上的礼貌还是要的吧?”

杨鸣不吱声。

王一晴翻了翻好看的眼睛。

“我和我妈都好面子,你即便不能马上调回来,也应该弄个中层当当吧?”

杨鸣吁了口气。

“我争取吧,但我不敢保证。”

王一晴瞬间火起。

“你这么不求上进,你让我爸妈怎么看得起你?”

杨鸣憋着的火终于点着。

“如果我调不回又提不了中层,你想怎么样?”

王一晴斩钉截铁。

“分手!”

杨鸣心里一沉。

这是他被贬到扬土镇后,王一晴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但因为爱她,都不放在心上。

但今天的出口,跟往常不一样。

叶根生今天的实力显现,不管是财力,还是官职。

都把杨鸣辗压在脚下。

宝马,茅台,党政办主任——这些都是看得见的实力!

男人的自尊,使得杨鸣脱口而出。

“好,那就分吧!”

王一晴愣住。

她讲了一千遍一万遍分手,杨鸣从来不敢吱一声。

现在竟然同意分手!

到底是为什么?

王一晴一把拽过杨鸣。

“你一直不同意分手的,现在为什么同意了?”

杨鸣顺口答道:

“我不想你拿我跟叶根生比!

如果你觉得叶根生好,你可以跟他走。”

王一晴的逆反心理涌了上来。

“我就不分手,我就要等你调上来或提拔!”

杨鸣笑了。

“这就对了,你要对我有信心!

不久我肯定能调回来或提拔。”

叶根生走了过来。

“杨鸣,你别吹了!

调回来没门,提拔更没有你的份!”


虽然提拔调回,希望渺茫。

甚至不可能!

但气势绝对不能输!

杨鸣黑着脸,指着叶根生。

“我警告你,别再来骚扰一晴,让我看到,见一次打你一次!”

叶根生不屑一笑。

“我从来没有骚扰一晴,我是真心爱一晴。

如果你一个月内,提拔或调回城里,我可以不再追一晴!

但如果是一晴决意要跟我在一起。

这个不在我们打赌的范围!”

杨鸣转头看向王一晴。

他要从王一晴那里得到答案。

你是否爱叶根生?

王一晴跳过杨鸣的眼神。

两手一摊。

“你们打赌,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句不置可否的话,让杨鸣心里发凉。

叶根生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如果一个月内,你没有提拔或调回城里。

一晴可以选择跟你分手!”

王一晴皱着眉头。

“我说了,你们打赌跟我没有关系。我跟杨鸣的关系跟任何人没有关系!”

终于得到王一晴明确的回应。

杨鸣霸气指着叶根生。

“你给我听着,这个赌我跟你打!

我赢了,你敢再来骚扰一晴,我直接灭了你!”

说着,转身就往皮卡车去。

……

车子出了城,杨鸣的脑子还嗡嗡作响。

这个赌打得荒唐,却很硬气。

可问题来了。

不仅跟叶根生打了赌。

自己也向王一晴许下承诺。

一个月内一定提拔或调回!

现在自己被贬得一无是处,且处处被打压。

谁都避之唯恐不及,怎么调回城里?

提拔更不会轮到自己!

就等着分手吧!

……

车子还没出城,狂风暴雨又来了。

杨鸣心情复杂,整个人基本不在状态。

一整天发生的事情,不经意在眼前掠过……

不一会儿,前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杨鸣减速。

前面就是山洪暴发路段,公路上几乎没有车子。

杨鸣的车子靠近山脚。

却见一辆红色越野车泡在水中。

山洪轰隆隆地往下冲。

杨鸣心里一震。

车里不会有人吧?

急忙把车停好,冲着越野车大声叫道:

“哎,车子里有人吗?”

“有——”

一个微弱的女声传来。

杨鸣吓了一跳,顾不了山洪的汹涌。

朝着越野车狂奔过去。

趟进水里,水已至胸口,只能游过去。

到了车子旁,只见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子,被卡在驾驶室里。

水已经漫到女子的胸口处,车窗玻璃已被砸碎。

杨鸣想拉开驾驶车门,怎么也拉不开。

杨鸣大声问:

“怎么回事?车门拉不开?你也动不了吗?”

女子微弱回答。

“车门被石头砸住,我的脚被卡住了。”

杨鸣用脚在车门边捞了一下,再用手摸了摸。

一块大石头砸在车门上,车门凹了进去。

洪水越来越汹涌。

看着女子苍白的脸和绝望的眼睛。

杨鸣大声道:

“你别怕,我把石头弄开!”

说着,憋了口气,潜入水中,用力推大石头。

可大石头只是动了动,又回到了原处。

折腾了几下,杨鸣只好放弃。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皮卡车,拿着二根钢钎又回到红色越野车旁,把二根钢钎在石头下面定位。

一使劲,石头动了。再使劲,石头终于被撬到了一边。

可车门还是拉不开。

钢钎撬了几下,车门开了,杨鸣把女子拽了出来。

不一会儿,把女子拽到了岸边。

看着女子小腿上流着血,根本就走不动。

杨鸣犹豫了一下。

“我背你到我车上吧,送你到县人民医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