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全集阅读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全集阅读

流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叶小川元小楼是作者“流浪”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主角:叶小川元小楼   更新:2024-06-11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的现代都市小说《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流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叶小川元小楼是作者“流浪”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苍云门,轮回峰,沅水小筑。

沅水小筑是苍云门长老静水师太与弟子所居住的地方,很幽静,在轮回峰山腰弟子房舍的西南方位,高高在上,可以俯视整个轮回峰。

按照苍云门的制度,所居住的地方越高,在门内也就相应的越高,这沅水小筑在轮回峰前山的西南方向,在这一高度的都是门内较为重要的长老,比如戒律院执法长老云鹤道人,以及顾盼儿的师父静玄师太等。

至于叶小川和他的师父醉道人所居住的破旧小院子,就比这沅水小筑矮一层了,由此也看的出,醉道人在苍云门内的地位,是比不上静玄师太、静水师太、云鹤道人等这些德高望重的苍云门长老的。

沅水小筑是静水师太清修之地,除此之外,还有她的十多位女弟子与女仆,几千年来,沅水小筑都是女弟子代代相传,并无男弟子。

在沅水小筑这片精致典雅的房舍后面,隔着一道山壁巨岩,有一座修在断崖绝壁上的石亭阁楼,位于轮回峰南部,名曰青鸾阁,据说乃是当年苍云门第二代弟子青鸾仙子修建用来赏月的。

夜晚的时候,这青鸾阁格外的幽静,由于地处万丈悬崖陡壁之间,脚下云烟弥漫,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人间仙境。

深夜,冷月,古松,夜风。

一身白衣如雪的云乞幽,倚坐在青鸾阁的木栏长椅上,一只手搭在旁边的木栏上托着香腮,一只手轻轻的抚着九天上流淌下来的月华,月华仿佛在这一刻有了生命,从她的之间轻柔的缠绕而过,温柔又惬意。

那夜在后山修炼北斗诛神剑诀的反噬,似乎已经对云乞幽没有任何影响了,脸色白净如温玉,美的几乎让人窒息。

在她的脚边,依靠着那柄斩尘神剑,沐浴在月华之中的这柄神剑,似乎也隐隐的散发着白色的光辉。

这一人一剑,都是那么的令人不敢直视。

蹬蹬……

年久失修的木质阶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云乞幽慢慢的转头看去,见一个身穿水绿衣裳的年轻女子走了上来,那女子年纪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长的也是极美,身材高挑,气质非凡,尤其是那一双眼眸,没有云乞幽那么冰凉,似乎充满着活力与生机。

绿衣女子走上来,道:“小师妹,我一猜你就在这里。”

云乞幽道:“大师姐,你怎么来了?”

绿衣女子赫然真是静水师太的大弟子,宁香若,成名数十年,人称绿柳仙子,这几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魔教妖人惨死在她的那柄青藤神剑之下。

宁香若走到了云乞幽的身旁也坐在木栏长椅上,道:“师父和我说了你的事情,知道你前几日强行施展北斗诛神剑诀又失败了,师父知你性子内向,怕你有些想不开,所以让我过来陪你说说话。”

云乞幽轻轻的道:“多谢师姐关心,是我自己不争气,让师父她老人家失望了。”

宁香若苦笑道:“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你十二岁拜入师父门下,今年才二十三岁,你只用了十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大多数人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苦修,就拿我来说吧,我跟随师父学艺已经有三十年了,修为反而不如你,你有今日成就,哪里会让师父她老人家失望,她欢喜还来不及呢!”

云乞幽低下头,道:“可是,可是两个多月之后,就是门内弟子大试,我如果还无法驾驭北斗诛神剑诀,多半是敌不过大师兄古剑池的。我答应过师父,一定会得到这次门内大试的第一名,可是现在……哎……”

宁香若道:“你这个傻丫头,就是好胜心太强,古师兄乃是掌门师叔大弟子,日后是要接管整个苍云门的,你何必与他争个高低?这一次门内比试只是选拔参与断天崖正魔斗法的,拿到名额就行了,不必在乎名次,再说了,以你现在的修为,我看就未必输给古师兄。”

云乞幽默默摇头,道:“大师兄学道多年,深得掌门师叔真传,不论是苍云剑诀的领悟,还是道法境界,我都不如他。”

宁香若苦笑一声,暗想自己这个小师妹什么都好,就是好胜心太强,也不知如何安慰。

于是,她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了,修炼之事顺其自然就行,小师妹,前几日在修炼北斗诛神失败,遭到自身反噬,怎么样了?”

云乞幽默默的摇头,道:“多谢师姐关心,我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说到了这里,她忽然道:“师姐,你知道叶小川这个人吗?”

宁香若一怔,诧异的看着云乞幽,似乎不明白云乞幽向来只对修炼之事感兴趣,怎么今夜如此古怪,问起了苍云门的一个小弟子。

随即,宁香若脸色微微一沉,神色紧张道:“师妹,是不是那叶小川招惹了你?偷了你什么东西?我去替你出头。”

云乞幽摇头道:“没有,我就是忽然想起,那日我在后山思过崖遇到一个少年,他说自己叫做叶小川。”

宁香若神色一松,道:“原来如此,我前几日是听说这小子半夜偷偷跑去顾盼儿的房间里偷东西,还惊动了静玄师伯,后来被云鹤师叔罚到了思过崖面壁去了。师妹,这几个月你少去后山,叶小川这个小滑头不是什么正经人,别和他走的太近。”

云乞幽来了兴趣,问师姐这叶小川毕竟是苍云弟子,怎么听起来他倒像是大奸大恶之人?

宁香若深知云乞幽一心修炼,从不过问门内之事,她也想让云乞幽多了解一下现在的苍云门,于是就耐心的解释。

说道:“这叶小川是十五年前醉师叔从山下带上山的,当时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可爱的紧,醉师叔哪里会带孩子呀,他三岁之前都是我们一些女弟子帮忙照料的,可谁也不曾想到,这小子年纪越大,性格越顽劣,这几年简直成为了苍云一害。聚众赌博,坑蒙拐骗,调戏女弟子,最可恶的是,这小子贪财好色,还经常半夜偷偷潜入女弟子的房间偷取财物或者女弟子的贴身衣物,这一次若不是他惹到盼儿师妹,惊动了静玄师伯,想惩治这小子还真有点难度。”

云乞幽歪着脑袋看着宁香若,道:“师姐,你也被他偷过么?”

宁香若大为尴尬,咳嗽道:“咳咳,怎么可能!没有,没有……”

“阿嚏!阿嚏……”

后山思过崖上,叶小川正在打坐修炼,不料忽然鼻子一痒,连打了好几个大喷嚏。

他伸手摸了摸鼻子,自语道:“大半夜的,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长生玦!

魔教昔日大魔头鬼王叶茶的贴身法宝!

魔教,自称光明圣火教,发源地乃是西北荒蛮之地的蛮荒圣殿,但自从第一代祖师天魔老祖羽化仙逝后,数千年来,魔教一直是四分五裂。

直到八百年前,魔教之中出现了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便是叶茶。

叶茶本是一个魔教小派系的弟子,但悟性奇高、资质奇佳,在魔教内部十年一次的各派系弟子斗法比试中脱颖而出,破格进入了蛮荒圣殿中,参研被魔教视为无上典籍的龙骨天书,从此道行大进,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疯魔天下的修真高手,是正道欲除之而后快的魔教妖孽。

后来,叶茶在南疆得到了一部上古修鬼真法宝典,与本身所修的魔教天书真法相互融合,另辟蹊径,创立鬼道一脉鬼玄宗,自诩鬼王。

从此,魔教中就分为了鬼宗与魔宗两大势力。

鬼王叶茶只用了短短百年时间,就将鬼玄宗发扬光大,凭借着无上真法,四处杀戮,很快就收服了魔教中的诸大派系,结束了魔教内部分裂长达数千年之久的混乱局面。

一统魔教之后,鬼王叶茶开始挥兵入主中土,结果败在正道第一大派苍云门的轮回法阵之下,重伤之后,带着残存的魔教妖人又逃回了蛮荒圣殿。

没多久,鬼王叶茶就羽化仙逝了,鬼玄宗也因此实力大减,再也无法控制其他魔教派系,魔教被短暂的统一之后,再一次陷入了分裂混乱的局面。

这几百年来,鬼玄宗虽然实力远不如鬼王叶茶在世时那般强大,但始终还是牢牢的把持着魔教圣地蛮荒圣殿。

这一代的鬼玄宗宗主叶天星,正是叶茶的第四代后人。

当年鬼王叶茶纵横天下时,有三件著名法宝。分别是阴阳轮,龙神铠甲,与那神秘的长生诀。

邋遢老道一听眼前三尾妖狐小池手里拿着的那神秘的黑色玉玦,竟然是八百年前鬼王叶茶的长生玦,他苍老的脸颊,唰的一下就白了。

他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婴,许久之后才道:“三个月前,魔教之中再发内乱,魔教中魔宗的天魔、合欢、五毒三大派系联合在一起,忽然对霸占蛮荒圣殿的鬼玄宗发动攻击,鬼宗较有实力的几个派系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鬼玄宗就已被魔宗三派击溃,这一代的鬼王叶天星,好像也死在了蛮荒圣殿,但我听说,叶天星有一个刚刚出世的儿子,被属下拼死救了出来,逃到了中土。这段时间,中土出现了不少魔教妖人,就是在追杀鬼王叶天星的儿子。难道说,这个婴儿,就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

柔媚女子看向三尾小狐妖,道:“小池,你发现婴儿的时候,还有什么东西吗?”

小池想了想,道:“好像有一面旗帜。”

说完,她走出树洞,看到几个灰毛猴子正在树干上挥舞着那面血红骷髅旗,就上前抢了过来,拿进了树洞。

一看到那面血色骷髅旗,柔媚女子倒没什么反应,但那邋遢老道却是脸色沉了下来。

沙哑的道:“血魂幡!”

小池道:“你识得此物?”

邋遢老道慢慢的点头,道:“此物名为血魂幡,乃是鬼道之中威力很强的阴邪法宝,需要浸染千人精血才能炼制而成,可控制阴灵,吸人精血。在鬼道之中,这种血魂幡也没有几面。百年前,正道与魔教有过一次大冲突,我也参加了百年前的那次大战,当时我记得,鬼王叶天星手下有一个鬼道高手,名曰血奴,他所用的法宝,正是此物。”

柔媚女子点头道:“看来没错了,这个婴儿多半就是叶天星的儿子,被魔教高手追杀到了中土。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了苍云山。”

这时,白毛猴王走进了树洞,手里还捧着一个竹筒,里面装的就是猴奶。

柔媚女子取过竹筒,抱起婴儿慢慢喂下,吃饱了之后,婴儿也就不再哭闹了。

柔媚女子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这孩子被我们所见,就表示他命不该绝,我这一次来苍云山,是带着小池过来祭拜她的外婆,过几日就要返回天池,醉老,这个婴儿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邋遢老道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他不傻,柔媚女子话中意思,是让自己将这孩子带回苍云,抚养成人。

可是,这婴儿毕竟是鬼王叶天星的孩子,一旦身世曝光,只怕后患无穷。

但转眼看到吃饱后眨着大眼睛的婴儿,天真无邪,他的心头中一震。

邋遢老道默默点头,道:“人之初,性本善,就算他的父母都是魔教中穷凶极恶的大魔头,但他是无辜的。我本就是苍云门中最懒散的人,活了几百年了,本以为就此了却残生,不料,今日贪念猴王的果子酒,前来讨酒喝,却与这婴儿结下一段缘分。只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净化他的心灵,日后他得知自己身世,盼他不至于沉沦魔海,万劫不复。”

柔媚女子那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望着邋遢老道,凝视许久,忽然叹息一声,轻柔的道:“天下正道门派无数,自诩君子的侠士也很多,但,能有你这般胸怀的,除了迦叶寺的那些神僧之外,只怕无人能及了。三百年前,你就曾让我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也罢,也罢。醉老,这孩子还没有名字,你给取个名字吧。”

邋遢老道苦笑道:“你让我喝酒可以,让我取名字,这可难为我了。”

这时,小池举手道:“是我把他捡回来的,名字我来取呗,他姓叶,就叫叶小池,怎么样?呀,小池,小池……怎么和我的名字一样?嘻嘻!”

“少胡闹。”

柔媚女子瞪了一眼小池,小池吐了吐舌头,颇为可爱。

柔媚女子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既然他是在瀑布边被捡回来的,那就叫叶小川吧。”

“叶小川……叶小川……”

邋遢老道在口中默念几声,点头道:“那就叫他叶小川吧。”

小池伸着脑袋,逗着叶小川,道:“你叫叶小川,我叫妖小池,你得叫我姐姐。”

邋遢老道乐了,对小池道:“你还真会占便宜,你看似年轻,但已经凝结三尾,在白狐一族中,凝结三尾,至少需要三百年的道行……”

“敢说我年纪大!我和你拼了!”

小池忽然咬牙切齿,恶狠狠的扑向了邋遢老道。

看来,不论是人类女子,还是狐妖一族的女子,都万万不能说她们的年纪很大,不然肯定要吃大苦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