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畅销书目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畅销书目

今朝一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由作者“今朝一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6-11 2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都市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畅销书目》,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由作者“今朝一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畅销书目》精彩片段


思考两秒,“我还是也回去休息吧。”

刚想回头走的苏绾晚:???

丢下女朋友在酒吧,真的好吗?

“你不需要回去吗?”苏绾晚艰难问道。

“我为什么一定要回去?”谢宴宁说:“他们都是成年了,会自己照顾自己,而且——”他话锋一转:“他们应该不会醉得那么厉害。”话里意有所指。

“……”好吧,她就多余问。

同时,心底对章云清的同情又多了一分。

能把女朋友一个人留在酒吧,她服。

谢宴宁回去房间打开手机,在他们的小群里,消息已经刷了不少,都是在打探。

八卦是人的本能。

谢宴宁决定不予理会,在小群里说了一声,“晚安,我先回去休息了”,就没管任何人的调侃了。

晁盛:【不是,你就不回来了?】

薜世安:【谢宴宁,你不是人,留下我们在这里!】

奚康文:【哈哈,那大家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呢】

谢宴宁不回来,薜世安有些无聊。

“算了,不好玩,我也回去了。”

奚康文作为新郎官,也不宜玩得太晚,也准备回去了。

他看向晁盛和章云清二人,“你们要回去了吗?”

章云清没抬头说话,默默看着群聊消息。

晁盛看了章云清一眼,说:“我们俩晚点也回去了。”

“那行,你们也别太晚,我们先回去了。”说完,就跟薜世安两个人回去了。

章云清放下手机,她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她明白,只要苏绾晚回来,即便再给她八年,她也得不到谢宴宁。

晁盛皱着眉,“别喝这么多了。”

章云清看着晁盛,饮了酒,脸上有些红,眼里也带着一些醉意,她略微靠近:低声问:“你是不是在可怜我?”

“或许你也可以看看身边的人。”晁盛的眼神第一次直勾勾地看着章云清。

在章云清第一次挑明心意的时候,谢宴宁就说过他们不可能。

章云清明白谢宴宁的意思,如果她还存有其他心思的话,那么他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自此以后,章云清将自己的心思藏得非常深,几乎没有人能看见,甚至为了打消谢宴宁的顾虑,她还交了几个男朋友,交了分,分了交。

她想着可以温水煮青蛙,如果再没有遇上适合的人,谢宴宁是不是会回头看她一眼。

结果如她自己所见,苏绾晚回来,谢宴宁的心思只会全部摆在她的身上。

对于她的爱慕,谢宴宁装看不见,或者根本没有留意过。

她真的不甘心。

“那为什么不能是他看看我!”章云清没有以往的冷静,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你也明白,像谢宴宁那样的人,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为什么要一直执迷不悟,你和他不可能!”晁盛难得说了重话。

“那你呢?”章云清反问,“你为什么又要执迷不悟?”

晁盛哑口无言。

他拿起一杯酒一饮而下。

是,他们都是一样的人。

执迷不悟到魔怔。

从古至今,婚礼就没有不累的。

新娘累,伴娘更累。

等婚礼结束,苏绾晚差点累瘫,尤其是她的腿,隐隐作痛。

程雪和戚筠两个人还有其他的工作,已经赶飞机走了,新郎新娘也按照习俗回去新房了。

亲友团里苏绾晚几乎是最后一人走的。

从酒店收拾好,电梯下了几层后停住,门开,外面是几个有点眼熟的人。

“……”

苏绾晚打了一半的哈欠硬生生忍住了。

她还以为能一天都碰不上呢。

她默默往后退了几步,让位置出来。

谢宴宁站在最后,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再说,小半岁怎么了!

“你当然不觉得。”苏绾晚略感小悲,“我们明明都是同学,可是你们都已经站在了我不可企及的高度,等你是教授,我可能还是一个小医生。”

苏绾晚明白,自己也就是仗着家里条件好了。

换作是普通家庭,她现在可能已经被逼死了。

她要操心前途,操心柴米油盐,操心家庭,还有医院里有时有些令人窒息的操作。

谢宴宁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你吃完是打算回去补眠?”

“不是,去趟超市吧,给元宵买些猫粮。”

“那一起吧。”谢宴宁说,“我也要去买些东西。”

苏绾晚倏地抬头看他。

“你这难得有时间,不需要陪一下别人吗?”苏绾晚隐晦地问道。

“我爸妈回去了。”

“……”牛头不搭马嘴,“你爸妈不经常在这里住?”

“他们很少过来。”

苏绾晚这才注意到,这房子的装饰多多少少有一点冷硬,至少以她的直觉来看,缺少了一点年轻女性那种柔美。

说来也是,她在这里就没碰见过章云清。

这都八年了,该是老夫老妻了,难道还柏拉图?

苏绾晚扫了一眼谢宴宁,鼻梁高挺,拿着碗的指节修长且略带粉红,一看就气色很好。

上面青筋也明显,根据不太靠谱的推断来看,那方面应该不会太差。

都这个年纪了,搞柏拉图真的合理吗?不会中看不中用吧?那不是很惨?

“你在看什么?”谢宴宁直觉苏绾晚的眼神有些怪异,他甚至在里面看到了同情?

苏绾晚哪里敢让他知道自己在猜测他某方面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苏绾晚理直气壮地否认。

谢宴宁狐疑的眼光根本收不住,这人肯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太好的。

当然,在后来的某一天,谢宴宁终于还是知道苏绾晚的猜测,然后再次身体力行地让她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问题。

吃完,两人一起去超市。

这个时间点,超市刚开门,只要不跟大爷大妈抢鸡蛋,基本没什么人。

还是谢宴宁开的车。

对于谢宴宁的副驾谁都坐这个问题,苏绾晚已经不想再探讨了。

太没格局了。

他们去的是附近一个大超市,足足有三层。

只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大爷大妈稍微有点勇猛,来到入口时,门口只剩下了一辆可怜的推车。

“共用一辆吧,”谢宴宁说,想了下又问:“你要买很多吗?”

“一辆就一辆吧,”苏绾晚说,反正这推车够大:“我没多少东西要买的。”

两人目的明确,先直奔生鲜区。

苏晚晚蔬菜瓜果都挑了不少,为了区分,一人占一边。

还买了些肉丸子,肉片之类的,怎么简单怎么来那种。

谢宴宁看她入下推车里的,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你平时就只吃这些?”

“谢教授,不是人人都有你的厨艺,我个人不太喜欢挑战不适合我的领域。”苏绾晚非常理直气壮,“再说这些怎么了,营养丰富简单,所谓大道之简。”

听完苏绾晚一大堆歪理后,谢宴宁说:“有空你就下来一起吃吧。”

苏绾晚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这就不必了。”

“就当是答谢你父母送的那些礼了。”

“??”苏绾晚一脸疑惑,“不就上次那些吗?”

“不止,”谢宴宁说:“后来你父母还直接寄了一些过来,和我妈……”他组织了一个措词,“应该是好姐妹了。”

“……”以钟女士的交际能力,苏绾晚毫不怀疑。

所以诸多照顾,除了丁点那曾经的同学情谊以外,大部分是因为受人之托。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昨晚她还缠着奚康文说了一段。

这郎才女貌的,可惜了。

不过大家也不算熟,她还不敢八卦到本尊面前来。

只是这苏绾晚的行情有点好,这谢宴宁再不抓住,可能又得有缘无分。

苏绾晚跟温茹说再见。

在转身时,看到骨科那个天才医生霍初岚刚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比他们早两年进来,已经破格升了副主任。

火箭都没他飙得快。

温茹看到霍初岚,点头问好:“霍主任早。”

“嗯,恭喜。”霍初岚也点头,往连廊方向看了一眼,说:“你认识那个苏医生?”

因为那场轰动整个医院的相亲往事,苏绾晚在他们医院算是出名了。

难得见到霍初岚问起,以为这高冷神仙也有下凡吃瓜的心态,温茹笑着说道:“本来不认识,昨天认识了,原来她是我老公的高中同学。”

“嗯,你们还挺有缘分的。”

态度不冷不热,瞧着也不像有兴趣的意思,温茹估摸着也就是随口一问。

果不其然,霍初岚下一句就是“五分钟后准备开会”。

温茹感慨:这熟悉的高冷男神范,还怪想念的。

苏绾晚连休四天回到工作岗位,南思思见到她就跟见到恩人一样,“我可想死你了,没有你在,我连饭搭子都没有。”

“这话我听着怎么那么不相信呢?”苏绾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肛肠科那陈医生不是在追你吗?”苏绾晚不八卦,但不代表不知道。

就算她不想听,手术时这八卦能说到天上去,连隔壁医院的八卦都能知道。

医院里,没有秘密。

如果有,那是因为发生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传播。

南思思幽怨地看了一眼苏绾晚,“你个没良心的,我想着你,你却想着把我推给别人。”

“我会对你不离不弃的。”苏绾晚想了想,认真回道。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南思思凑过去,挽着苏绾晚的手,非常感动。

陈主任这时走进来,“还不离不弃的,赶紧过来开会。”

这次的会议是和其他科室一起开的。

看得出来气氛还挺紧张。

除了骨科是因为科室主任出国交流去了,由副主任霍初岚坐阵,其他都是各科室的老大都出动了。

南思思快速地跟苏绾晚说了一下情况。

今天早上南二附小那里出了一桩严重的交通意外,一个小学生走在人行道的时候,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然后撞向旁边的路柱,全身多处骨折,伴肾挫伤,肝挫伤,非常严重。

要命的是这位还是先心病儿童,剧烈的撞击导致心脏刺激过大。

送来的时候真应了急诊那句话,患者挺平静的。

现在就是在商量紧急手术方案。

这样严重的损伤,除了各科室联合,别无他法。

像苏绾晚这样初出茅庐的,也只能在下面听听大佬的发言。

苏绾晚没料到,霍初岚坐到副主任这个位置,真是有两把刷子。

几位大佬很快确定了手术方案。

走出会议室时,南思思小声说:“终于可以看看骨科大神的手术了。”

苏绾晚拍拍她,“别忘了,你是心外的人。”

“主要是霍医生帅。”南思难得犯花痴,“如果是霍医生追我,那就是我的祖坟第二次冒青烟。”

“第二次?”

“第一次是我考上医学院并顺利进入安心医院啊,”南思理所当然地说道:“事业和爱情我还是分得清谁最重要的。”

苏绾晚想了一下霍初岚那张性冷淡的脸,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只得跟南思思说:“祝你好运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