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文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

精品文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

浅眠11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梁数魏卫,是作者“浅眠11”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眼熟,数学人对数字的敏锐让意识到这是西装男人的号码。这短信的口气,已然是生气了,要杀去学校堵人!狗男人,是懂拿捏人的!魏卫这个狗崽子,居然连她的学校也告诉他了!!!梁数强硬不到一秒,就怂了。学校是她的禁区,不能触碰。所有事都必须在学校外解决,不能带回学校一丝一毫。她想着还是发短信吧道歉吧,万一打电话又谈崩了,不好收场。......

主角:梁数魏卫   更新:2024-06-18 01: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数魏卫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文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由网络作家“浅眠11”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梁数魏卫,是作者“浅眠11”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眼熟,数学人对数字的敏锐让意识到这是西装男人的号码。这短信的口气,已然是生气了,要杀去学校堵人!狗男人,是懂拿捏人的!魏卫这个狗崽子,居然连她的学校也告诉他了!!!梁数强硬不到一秒,就怂了。学校是她的禁区,不能触碰。所有事都必须在学校外解决,不能带回学校一丝一毫。她想着还是发短信吧道歉吧,万一打电话又谈崩了,不好收场。......

《精品文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精彩片段


这天下午,刚下课,梁数在走回办公室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北京电话。

她疑惑地接起:“你好,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我是林旭。”

林旭是哪位?梁数完全想不起来。

“不好意思,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你,我挂了哈。”梁数刚准备挂电话。

电话那头又传来声音:“梁静,或者说梁数,我认识你。”

电光石火间,梁数想起这个声音,拉斯维加斯的那个西装男人!

西装男人他来上海了!

梁数没挂电话,却也不知说啥,那头也很沉默。

梁数心想错过了挂电话最好的时机,现在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真尴尬。

那男人似乎知道梁数心里所想,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知道,清清楚楚,原来叫林旭。

“嗯,林总好。”梁数决定卖个乖。

毕竟她骗他在先,他能知道她本名,那必然是遇到过魏卫了。

魏卫这厮果然靠不住,让他保密,转头就把她卖了!下次撕烂他的嘴!

那头似乎轻笑了一下,说:“你在哪儿呢?我来接你。”

接我干嘛!梁数心想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未尽事宜。上次的事不是一锤子买卖嘛!

想到上次的事,脑海又闪过几个有颜色的画面,时隔一个月,记忆里还是如此清晰,这小脑瓜平时是太黑白了吗!

这也是个妖孽,梁数决定远离他,尽量措辞委婉地说:“我这会儿有事诶,要不改天吧。”

林旭却说:“你在哪?我直接过来找你。”

他怎么这么不上道,出门在外多的是女人,各种鲜花,不用收敛了,惦记她梁数干嘛。

梁数也不兜圈子了,说:“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林旭音色低沉:“梁老师,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

咳咳,难道是那种有颜色的事?!梁数心里打颤。

可是之前没答应跟他继续呀!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或者他说的是打牌的事?

男公关果然有话术,说话说半句,让人遐想连篇。

梁数决定装不懂:“我不记得跟你有什么事。林总,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先挂了哈。”

电话里传来他气定神闲的声音:“你不记得的话,我不介意让你重新想起来。”

梁数决定放弃挣扎,这人简直赖皮,多说无益。三十六计走为上。

虽然听到了他的话,梁数还是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两人打嘴仗,没有结果。

此时她出门的心情也已经荡然无存,满脑子都是他的那几句暧昧的话。

梁数担心他继续打过来骚扰梁数,等了半个小时。

在她喝了两杯水,下单了一杯奶茶之后,她终于明白了,他不会骚扰人。男公关还是知进退的!

她决定犒劳下自己,做个spa,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

~~~~~~

梁数找了家附近的一家连锁美容院,预定了一个舒适的SPA,放松身心。

手机锁进美容院柜子里,舒舒服服做着一个spa,听着舒缓的音乐,按摩师柔软的手指,温暖的灯光,让她的身体和心灵得到了充分的放松。

SPA的安静氛围,居然让她想起了在拉斯维加斯跌宕起伏的两天两夜,以及那个男人带给梁数的惊艳感与体验感…

SPA之后,她整个人精神焕发。

等她再次拿到手机时,已是一个小时之后。

手机上显示有条短信,梁数点开一看,内容:“今天见不到你,只能周一去你学校找你了。”没有抬头没有落款。梁数看着这一串陌生的号码,无端端就想起了那个西装男人,号码看着有点眼熟,数学人对数字的敏锐让意识到这是西装男人的号码。

这短信的口气,已然是生气了,要杀去学校堵人!

狗男人,是懂拿捏人的!

魏卫这个狗崽子,居然连她的学校也告诉他了!!!

梁数强硬不到一秒,就怂了。学校是她的禁区,不能触碰。所有事都必须在学校外解决,不能带回学校一丝一毫。

她想着还是发短信吧道歉吧,万一打电话又谈崩了,不好收场。

如果发短信林旭没看到,那就是他的错了!

梁数先把他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也不知道是哪个林旭,就备注了<拉斯维加斯男人>,简单好记,一目了然!

本来想标注狗男人,觉得还是礼貌一些。万一被他看到呢!

梁数发了条短信:“不好意思,我才办完事,你在哪里?”

很快,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态度更谦卑的短信:“林总,刚才真是抱歉,手机短信一直没看到,才看到您的信息。”

很快,她收到回信,“JW侯爵酒店,8808房间,我等你到7点。”

梁数低头一看手机,现在已是6点15分,紧赶慢赶过去都要50分钟,肯定来不及!

梁数想直接回复,那你走吧,再见!

转头一想,要拿出对待领导的态度,事情做不好态度要端正!领导掌握你的生杀大权!

她回复:“我马上出发,但是7点真的赶不到,要不您先忙,等哪天您空的时候我再去找您!”

林旭回复:“我等你。”

~~~~~~~~

周末还要赶晚高峰。命苦!

等梁数赶到JW侯爵酒店大堂,已是7点15分。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家JW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大堂正中有雕塑,侧面有一长条的接待台,后面是宽阔的背景墙,上面镶嵌着典雅的装饰品。大堂周围摆放着高雅的沙发和椅子,整体氛围豪华又舒适。

梁数斟酌着给他发了短信,实在不想去他房间,想起要与他独处,她已双腿发软。

最好是在公共区域坐下来说话,她道个歉,他点个头,就能愉快地分开,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梁数发短信:我已到酒店大堂,还没吃晚饭。

男人很快回复:上来。

好吧,不想让她好好吃顿饭。显然今天这个劫是躲不过了,不知是桃花劫还是财劫!

梁数惴惴不安地来到8808房间,在电梯里盘算了各种可能性。无论男人等下说什么,她都先道歉,伸手不打笑脸人,对吧?!

在门口平复了下心情,梁数按了门铃。

很快,门就开了,她见到了那个男人!一个月前的那个男人。


林旭烦躁地站在JW酒店的落地窗前打电话。落地窗正好对着黄浦江,船来船往,岸边人流不息。

他看着窗外,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握着领带结,用力扯着。

这段时间,他一直有些烦闷,说不清是什么理由。这次从拉斯维加斯回上海,本来顺利办完事,还要回北京,后续一堆事等着他处理。行程表上密密麻麻,只有今明两天能稍稍喘口气。

可他不知怎么了,心思一动,硬生生挤出一天时间,就想见见那个女人。那个魏卫口中简直是“德州扑克女神”的女人。

他匆匆挂了商务电话。看着窗外,又想起了拉斯维加斯的那一夜。

他已经很久没有那样尽兴了。

以至于拉斯维加斯的第二天,他匆忙结束当日行程,心心念念回到那家酒店,结果吃了闭门羹,居然气笑了。

他还记得前台小姐抱歉地告诉他,那位女士昨天已经退房了。

他低头看到手里拎着的精致包装盒,想到里面他亲自挑选的项链,觉得格外讽刺。他毫不犹豫转手送给了前台小姐,换来灿烂明媚的笑容。。。

35岁的他居然跟毛头小子一样,被一个陌生女人耍得团团转。

想到这里,他点燃了一根烟,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架在窗台上,狠抽了一口。

手机短信提示音进来了:“我已到酒店大堂,还没吃晚饭”。

他手指快于帽子,已经回复:上来。

终于来了!他缓缓地呼出一口烟,女人有脑子,才特别有意思。

~~~~~~

梁数进门的时候,林旭又在打电话,挤出来的这一天时间,他虽不能亲力亲为,总有些事情要交代完。

从梁数进门,林旭只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并没有,走回去,指了指沙发,示意她坐。

然后便关上了卧室门,继续打电话。

她能隐约听到他在里间讲英文,讲了几分钟多,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林旭至少表现得很正常,梁数心想,虽然不是晴空万里,也不像是要狂风暴雨。

她有些无聊,站到落地窗边,俯瞰黄浦江上来往的船只。

真是坐拥无敌江景,一览外滩风光!东方明珠,ifc大厦,金茂大厦,上海中心,尽在眼前。

梁数看到了落地窗边的衣架上,他的长风衣外套,她浮想联翩。

想起了拉斯维加斯的那晚在寂静的街道上,他也是穿着长风衣跟着她走,想起了拉斯维加斯的房间里,他把长风衣随意的搭在椅背上。。。

不知为何,她突然心跳加速了。

她感受到了雀跃和期待,隐隐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也热了起来。

梁数一时有些窘迫,甩甩脑袋,清清脑瓜,犹豫着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要干嘛,肚子不争气地叫起来。

梁数试图转移注意力,看到茶几上的果盘和小食,她慢慢品尝起来。

她甚至打开了影视剧app,转移里间的说话声的影响。

~~~~~~

大概又过了10多分钟,梁数面前突然有个黑影,挡住光线,她不得不从手机视频中抬头,才发现林旭出来了。

他已到了近前,在一旁的单人沙发座上坐下。

似乎很渴,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盖,直接喝了起来。

他仰头喝水,露出劲瘦的脖颈线条,喉结上下滚动,咕咚、咕咚、咕咚,一瓶水很快见底了。

梁数愣愣地看着他,被他的架势怔住了。

林旭喝完水,突然转脸看向她,说:“看够了吗?”

梁数有些赧然,刚从电视剧情里抬头,就看到他在面前,视线跟随他,很正常。又没有偷窥。

她别过视线,低下头,有些局促。

定了定神,复又抬起头,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林旭看了她一眼,道:
梁数一首坐在中级道场中侧边围栏处,就是刚才她“罢工”的原地,目光扫来扫去,搜索陈奇的身形。

看来看去没找到,穿上雪服,所有人都长的一样,戴着雪镜,更认不出来了。

她放弃了,开始观察各种人的摔跤姿势,笑得咯咯咯。

突然一个穿着全身黑色滑雪服,头戴荧光绿滑雪镜的男人,一个漂亮的转身,停在了面前。

墨镜一摘,居然是陈奇!

真是打瞌睡送枕头!

梁数一个挑眉:“哪来的帅哥!”

说着笑起来。

陈奇也跟着笑起来:“你怎么来了?”

梁数:“睡饱了,出来运动一下。”

陈奇:“很好。

你怎么坐这儿,不滑了?”

梁数:“我不会,摔了几跤,疼。”

说着委屈地瘪扁嘴。

陈奇又笑了,很开怀的样子:“你还有这种样子,哈哈哈。

我以为你一首都是酷酷的,姑奶奶在此莫要挡道的那种!”

梁数白了他一眼:“对,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谁敢在老生面前动土!”

陈奇大笑:“我错了!

哈哈哈!

你要不要玩,我带你?”

梁数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朱一一,这是个好机会!

梁数想着先滑几趟,与陈奇熟络了,再问那些敏感没问题,显得不那么刻意。

于是她说好。

陈奇扶着她站起来,帮她拿雪具,上雪板,讲解动作,像模像样地教起来。

梁数也认真受听教,像模像样学起来。

梁数和陈奇滑了几轮。

陈奇与魏卫不同,他始终在梁数身前倒滑,很慢,像是防止梁数摔跤,他第一时间能接住梁数。

不得不说,陈奇滑得帅,人温柔,还会鼓励人,是个很好的教练。

梁数虽然也是磕磕碰碰,但是不排斥,甚至觉得挺好玩。

刚才与魏卫玩,她一度觉得自己是他家小孩,甩不掉又跟不上那种,自己都厌弃自己。

滑了大半个小时,梁数才停下来说:“歇一会儿吧,我要歇一歇。”

陈奇说好,忙扶梁数下板。

梁数找了个偏僻的角落,跟他坐下来。

梁数开始试探着进入话题:“你跟朱一一处得怎么样?

你是认真的吧?”

陈奇看着梁数,不答反笑:“你确定你想知道?”

梁数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嘴硬道:“我好歹是她老师,总得关心一下,你认真点,别玩人家!”

陈奇:“你这老师当的够称职,管挺多。”

梁数瞪他:“哼,嫌我多管闲事!”

扭头不理他。

陈奇:“不是那意思。

她比你想的成熟多了!

谁玩谁还不一定呢!

你受伤她都不一定受伤!”

梁数:“哦,这样啊,没想到你对她评价这么高!

反正你有数就行。”

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切入正题:“对了,你上次那个微信什么意思,朱一一跟你说过学校的什么事。”

陈奇看了梁数一眼:“她说过不少。

你说的是哪件?”

梁数手掌拍了他一下:“还卖关子!

就是调查酒吧那事!”

陈奇盯着梁数的脸:“想知道?”

梁数瞪他:“当然!”

陈奇邪魅地一笑:“你怎么不问朱一一?”

梁数瞪眼:“我现在在问你!”

陈奇:“让我想想!

你肯定是朱一一那边没问出来,我如果答应你,你怎么回报呢?”

说完似笑非笑看着她。

梁数急切地说:“条件你提。”

陈奇:“那你今晚来我房间!”

梁数呆住了,陈奇对她眨了眨眼。

就在这时,梁数听到了一个冷飕飕的声音:“你们怎么在这?”

~~~~~~刚才,魏卫悠哉悠哉地在高级道滑着,时不时关注下中级道的某个玫红色小圆点。

小红点开始还好好的,坐在路边傻乐。

魏卫去高级道炫了几个来回回来,就不见了。

他举目眺望,很快锁定了小红点,在中级道还戴乌龟坐垫和乌龟护膝的,还穿玫红色滑雪服的也就她一个,太好认。

小红点正跟着一个黑点在滑,黑点似乎在带她。

魏卫看了会儿,学的挺像模像样的,他就继续炫技去了。

不想,等他再度观望时,正看着黑点带着小红点往旁边休息区过去。

似乎黑点还拉着红点。

他看不下去了。

这个女人,总是挑战他的底线!

他一个飞速首冲就扑过去了。

旁边道上传来不少女生的尖叫,“真帅!”

“快看那个黑衣男人!”

~~~~~~梁数一惊,转头看到魏卫严肃的脸。

刚才她专注于与陈奇说话,不知道魏卫什么时候过来,又听到了多少。

魏卫不等她反应,突然滑过来,一把把梁数拉起,把她放在他的板上,对陈奇说:“她就是偷懒,我再带她滑一滑。”

也不等梁数答应,首接搂着她的腰,就滑出去了。

梁数整个人无依无靠站在他的单板上,没有雪板,没有手杖,分分钟就能摔下来,出于本能,梁数紧紧搂着魏卫,恨不能双脚环住他的腰!

魏卫丝毫不减速,一冲向前,这个死男人!

梁数吓得连连尖叫!

雪镜遮住了他的面部表情,能感受到他在寻找刺激,他很愉悦,风中有轻轻的笑声。

梁数一动不敢动,僵硬的抱着他。

上演着真人版生死时速。

呼呼呼.…风从耳边吹过。

梁数看到周围的人都停下来,对他们行注目礼。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魏卫停了下来。

梁数第一时间跳下来,捂着心口,破口大骂:“你想谋杀吗!

恶毒!”

魏卫雪镜一推,睨了她一眼,幽幽开口:“你有什么值得我杀的!”

梁数撅嘴,想说给老娘滚远点!

魏卫却不等她开口,继续说:“怎么,我满足不了你?

我才离开一会儿,就投入他人怀抱?”

梁数有些生气:“我找陈奇问点事。”

魏卫蔑笑:“是吗?

有说有笑,还要去他房间?!”

梁数:“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

魏卫:“用得着偷听吗!

你们旁若无人!”

梁数生气:“话不投机,懒得跟你说!”

一个人往回走。

魏卫似乎也生气了,暴力下板,卡口都快被他踢飞了,过来拽梁数手臂:“不就是学校调查那点事吗?

我解决不了?!!!”

梁数呆立当场,楠楠自语:“怎么你也知道!”



汪顺几人看到梁数的墨镜,表情莫测。

开始几局大家都很谨慎,梁数也一样。先观察,摸一摸各位的牌风。

梁数大致分了几类:

1,魏卫和大背头,这次走的是岩石型(Rocks)玩家,他们只玩极少的牌,不愿意冒险,珍惜自己的筹码,不轻易下注。

他们在等待好牌,或者说他们在等待最好的牌。因为看不到手牌,梁数猜测,他们只玩像AK、AQ、AJ、KQ以及TT+这类好牌。

翻牌后,这类玩家手持强牌会玩得比较直接,有时比较被动。关键的点在于构建底池,他们如何把别人的筹码骗进去,拿着一手超强牌,没有多赢点,就是失败。

不管在翻牌前或翻牌后,一旦他们下注就表明他们手持强牌。

针对他们这类岩石型玩家调整打法也很简单,不断攻击他的盲注,遇到反击及时止损。

通过测试知道他的底牌大小,如果他跟注你在翻牌前的加注,如果遇上梁数好的牌,她就猛加注,诈唬,很可能拿下所有底池,逼退他。

几乎总是可以通过持续下注来拿下底池。

当然,如果输了,就很惨。

2,鸟人属于疯狂型玩家,几乎玩所有的起手牌,不断下注和加注。

他不关心所谓的风险,他就是想迫使梁数进入大底池。他玩得非常差也不所谓,他今晚的功能是输送筹码。

但他今天运气不错,大家前几轮比较谨慎,所以他已经获得盈利,但梁数不相信他能一直保持,亏损起来更快。

对付他,设法构建成强牌,引诱他们诈唬,就等着他挥霍完手上的筹码吧。

他现在就是只疯狗。

3,汪顺应该是紧凶型玩家,特点就是打得很紧并且非常激进。

翻牌前他们会考虑位置因素并分析牌桌情况,他一般都是等到翻牌后再出手,根据对手策略展现出侵略性。

他倾向于玩好的手牌,同时在翻牌前和翻牌后表现出侵略性以获得价值,偶尔也会通过诈唬赢得底池。

紧凶型玩家较易盈利,但当在牌桌上大家都是紧凶型,松凶型玩家时,长期来看也很难盈利。

梁数暂时没有很好的方法对付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4,连哥似乎是松凶型玩家,打牌很松,但有时又很激进。

他翻牌前玩的手牌范围更广,并不害怕损失筹码。

他们喜欢冒险,喜欢加注给对手压力。他很难对付,需要观察很多牌局。

优秀的松凶型玩家很多,梁数现在摸不透他的技能水平,先放一放。其实她的牌风大体也是这一类。

她今天的优势是她的心态,她不在乎输赢,没有压力。

她没有害怕、担心、恐惧这类情绪,唯一的情绪可能是不想输吧,所以相对松弛。

她猜测连哥也是这个情况。

虽然1万块也是钱,但是对于在场地人来说,这都不是钱,魏卫则一定会帮梁数出这个本钱。

除了汪顺和梁数,其余人都在玩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

而在场的其他人,虽或多或少有立场,有所图。但对他们来说,充其量就是一场商务聚会,见见世面。

所以这场比赛赌注的初始设定,就是不对等,可惜两人硬要赌。

~~~~~~

从第二个小时起,梁数就正式表演了,之前都是试戏。她分几步走:

1,摘了眼镜,让人感觉她似乎有点闷,耐心耗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