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全集小说推荐

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全集小说推荐

深林的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深林的鹿,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沈枝熹唐舟。简要概述:她厌恶男人,但她看上了一个好看的瞎子!“和这样的人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也很好看吧?”她日日撩拨,却又不想负责,怀孕后,她直接卷铺盖去父留子!怀胎十月,她生下了个可爱的宝宝,本以为此生再不相见,却没想到又相遇了。只是如今的他不再瞎了眼,而且还是当朝国舅,皇后的亲弟弟。当重见光明的国舅爷看着跟他简直一比一复刻的小版崽崽时,她知道这次她真跑不掉了!...

主角:沈枝熹唐舟   更新:2024-06-17 2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枝熹唐舟的现代都市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全集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深林的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深林的鹿,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沈枝熹唐舟。简要概述:她厌恶男人,但她看上了一个好看的瞎子!“和这样的人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也很好看吧?”她日日撩拨,却又不想负责,怀孕后,她直接卷铺盖去父留子!怀胎十月,她生下了个可爱的宝宝,本以为此生再不相见,却没想到又相遇了。只是如今的他不再瞎了眼,而且还是当朝国舅,皇后的亲弟弟。当重见光明的国舅爷看着跟他简直一比一复刻的小版崽崽时,她知道这次她真跑不掉了!...

《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全集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可…可背篓还在下面呢,里面有草药。”

唐舟不听,只沉声说:“上来。”

“可那草药是找了一天好不容易……”

“那草药根本就没有用。”唐舟语气一变,似是生气又道:“那不是治疗眼疾的药,不要也罢,你上来。”

“我……”

“上来!”

说着,唐舟又将手中的火把朝她递过去,让她拿着。

他态度强硬,沈枝熹只得接下。

然后,趴上他的背勾住他的脖子,趴稳后,唐舟便起了身背着她往来时去。

沈枝熹右手举火把,左手勾着他的脖子,唇边笑意不浅。

回头去瞧,那漆黑的悬崖已被甩在后面。

“为什么那个草药没用?”实则她心里清楚得很,那个草药的确对唐舟的伤没有任何效用,眼下也是明知故问而已。

唐舟沉默片刻,开口时的语气里竟染着几分心疼。

“那不是治眼疾的药。”

说话间,他微微侧目看向身后,显然是在为沈枝熹心疼。

“不是治眼疾的,那治什么?”

唐舟停了一下,不高兴的吐出一气,“治疯病。”

“治疯病?可是那个大夫说……”

“他那是骗你,都说医者仁心,可那个大夫就因为患者没有银子就百般嫌弃,甚至恶意引导,罔顾人命的庸医不配行医,你往后也不要再去找他。”

沈枝熹听得出来,唐舟是心疼她被骗。

“你的意思是说,他嫌弃我没银子还去看病,故意指引我去找治疯病的目须草是拐着弯的骂我有病?”

唐舟不说话,难看的脸色已然是最好的回答。

“亏我还真信了,跑到这深山里找草药,扭了脚不说还跌下悬崖,连累你和香草费劲的来找我,我真是傻。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是为了治我的伤。”

“姐姐,你没事吧?”鸳鸯这才从对面出现,看她裙上污了一块像是摔过一跤,这才来的慢,“还好唐舟公子耳朵尖听到了姐姐的求救声,不然我们就要错过你了。”

“是啊,多亏了唐舟。”

唐舟站定片刻,冷静道:“人找到就好,先回去再说。”

鸳鸯点头,往前探路。

沈枝熹举着火把,时刻注意脚下好提醒唐舟。

走了半晌,终又忍不住。

“唐舟,你……你刚才说……”

唐舟明白她要问什么,镇静又重复一遍说:“我娶你。”

“你是为了报恩,所以才……”

话至一半,唐舟便将之打断并反问她道:“没几天就要成婚了,那个猎户为何一次都没有上过门?既是要办婚事,自是有许多事许多东西要准备,喜服,喜帖这是基础。便是我眼睛看不见,我也能感觉到家中没有半点要成婚的喜气。”

沈枝熹没接话,那场婚事是假的,当然不用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原本就都是假的,她不难受。

可她不难受,唐舟却替她难受,见她不回应更为她心酸。

“那个猎户压根就没打算明媒正娶娶你过门是不是?婚事,婚礼,他也不会办,对吗?”

“其实……”

“别骗我。”

沈枝熹暗笑,满意他紧张她的态度。

她在唐舟耳边轻轻一叹,惆怅回道:“你这么聪明,我哪里骗的过你,这不是全都被你猜到了吗。没错,他是没有打算好好娶我过门,只让我过几日带着包裹上门就好,没有婚礼,没有酒席,什么也不会有。他听说了我和刘员外的风言风语,说我不干净,办婚事都嫌丢人,他肯要我都不错了。”

唐舟似被气到,骤然停了脚步。

“你也愿意?”他问。

风吹过火把,发出呼呼的声音,混着林中夜莺的叫唤声,听得让人紧张。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枝熹满意了,笑着站起来。

“原本想着让你擦擦身子的,不过大夫也说过你现在身子虚,不宜常碰水免得湿气入体影响伤情。反正现在这天气还算舒服,没流什么汗,不脏。”

“好,听你的。”

宋涟舟察觉她起了身,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的顺从,实在让沈枝熹身心愉悦,希望那个时候……他也能如此顺从就好。

“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还是那句话,要是有什么事你记得叫我呀。”

宋涟舟往外走了一步,微微点头答了个“好”字。

出了屋,听见她关门的声音,宋涟舟这才又低头看向桌上那盆铃兰花的位置,虽说是看不见,可他也盯着看了好久,最后又坐了下去再次伸手摸向铃兰花。

这一回,他抚弄花瓣的动作更加的仔细。

就是,明明沈枝熹已经离开了房间,可他的耳边却依然不断的回响着她的声音。

“百转千回,只为遇见你。”

若不是知道铃兰姑娘不是那个意思,他还以为她是借花之名在向他表达暧昧呢。如果是今夜之前,他会觉得她在装傻,但现在……那么诚挚、不求回报付出的人怎么会装糊涂?

收了手,又抬起一直搭在膝盖上的右手。

那手心里,躺着一颗糖豆。

剥开糖纸送入嘴边正要吞下,一闻,怎么好像也是铃兰花香味的?

愣住半晌,他又将糖豆用油纸包了回去。

接着,再将它紧握在手心里。

*

刚回到自己屋内,鸳鸯就来告诉沈枝熹说洗澡水备好了,正好可以去沐浴。

带上换洗的衣服去了小浴屋,一路上她都心不在焉的。

“小姐,宋涟舟公子怎么样了,他听到咱们在厨房里说的话,有什么反应吗?”

鸳鸯的话,让她回神。

她站在浴桶前脱下衣服,被搀着坐了进去。

“他自然是上钩了的,我说过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只是,这一计是成了,也该紧接着进行下一步了。如今他对我还只是感激以及夹杂些愧疚,可这终究还是不够的。”

她一面说,一面往后仰。

鸳鸯捏着一只瓶子过来,将沐浴的精油倒入浴桶又问:“那小姐想到下一步怎么做了吗?”

“下一步……”

沈枝熹细细呢喃,转动脑筋,越想眼睛越亮。

“小姐你笑什么?”

“我笑宋涟舟要掉进我的盘丝洞了。”

沈枝熹侧目看着鸳鸯,神神秘秘道:“接下来这一计得找崔妈妈帮忙,她是娘亲生前最贴心的人,也是我如今除你之外最信任的人,有她帮忙定能事半功倍。这个宋涟舟,我非拿下他不可。”

“小姐准备要让崔妈妈干什么?”

“要她帮忙演一场戏。”

“戏?什么戏呀?”

“自然是演给宋涟舟的戏。”

……

翌日,宋涟舟倒是起的很早。

他今日的状态比第一天时,明显好了许多。

吃过早饭,沈枝熹便准备要出门,她端了只小炉子到宋涟舟的屋里,炉里放着炭火,上面是一只小砂锅,里面是宋涟舟的午饭。

“你不必去管它的,炭火不会一直燃着会自己灭掉,但也能撑一段时间,大约到中午,砂锅里的粥还是热的。边上放了块毛巾,碗筷勺子也都有,你碰砂锅的时候用毛巾垫着,别烫着手。”

“我会小心的。”

宋涟舟坐在桌前冲她点头,说完却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涟舟,你千万不要跟我见外,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宋涟舟沉了沉气,决定不再犹豫。

“铃兰。”昨夜他答应了不再姑娘姑娘的叫她,今天便认真履行了,“我很感激你和你妹妹救了我,但我不想因为我而改变你们的生活习惯,不想过多成为你们的负担。所以,你们不必因为我而特意提前收摊赶回来,你们自己的生计才是最要紧的。”

话落,却半晌没听见沈枝熹回话。

许久后,她才支支吾吾的开口。

“我…其实我……我昨夜也不完全是因为你才回来早的,还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宋涟舟稍稍锁眉,听出她的为难,“发生什么事了?”

沈枝熹见他上钩,继续哄骗着演戏。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能应付的,你别担心。”

她越是这么说,宋涟舟就越是明白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越是张口说能应付,那便越是代表那件事一定让她压力很大。

“刚才你还跟我说让我不要见外,可现在你自己却遮掩起来了。”

“我……”

沈枝熹被堵的哑口的模样,实则脸上乐开了花。

“铃兰。”宋涟舟郑重的喊她名字。

她眼一跳,只觉这个普通的名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竟莫名变得好听许多。

“我眼睛看不见或许帮不了你什么,但起码可以帮你出出主意。”他说的认真,认真的仿佛他真的有办法能替她解决一切麻烦似的。

“不行。”沈枝熹却满口拒绝,严词道:“这个事情,你帮不了我。”

如此,宋涟舟自然更加好奇。

“你这么确定?”他沉着脸反问。

沈枝熹叹了气,稍稍松口道:“不过是我家一个亲戚的事,我自己解决就行,她还能吃了我不成?算了,我要出发了。现在这个砂锅烫的很,你千万不要碰。”

她站起来,低头看着他又嘱咐一遍。

“记住了,不要碰砂锅,晚上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

宋涟舟只是点头,没有回话。

他还惦记着沈枝熹遮遮掩掩不肯告诉他的事情,心里总是担心的。她事情那么多,甚至还有麻烦烦心的事,却同时还要分心照顾他一个伤者。

因此,他心里难免会有负罪感。

可听着声音,她已经走远,再想追问也问不到了。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无用。

*

在马车里的时候,沈枝熹就已经换了衣服。

回到沈府,立即找了崔妈妈过来。

“我的祖宗!”还没进门,崔妈妈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这都几日没在家住了,我寻思着你母亲的忌日也还早着呢,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住到竹林小屋去了?”

崔妈妈四五十岁的年纪,身子却十分苗条且格外硬朗。

沈枝熹时常有些怕她,因为在这个府里,除了已故的母亲,只有崔妈妈敢骂她教训她,却不是恶仆欺主,就是操心的长辈教训不听话的子女那种。

“崔妈妈你别着急,听我好好给你说,咱们府里很快就要有个大胖孩子了。”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抬手,慢慢接过酒杯,目色透着虔诚。

沈枝熹伸一勾,绕过他的手腕。

喜烛的火光不住的跳动,好似娇羞的少女欲说还休,它的照耀让床上两人看着更加动人。两人对饮,齐齐仰头一饮而尽。

笑意从嘴角爬上沈枝熹的眉梢,她将唐舟手中的酒杯接了过来摆回到竹柜上。

回头,拉住唐舟的手笑吟吟盯着他。

“夫君,今晚还剩下最后一礼未完成。”

唐舟动了眉头,半垂的眸子璀璨如星光,看的沈枝熹直咽口水。

其实,她也紧张。

紧张之余,更是兴奋激动,终于……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最后一礼,便是周公之礼。

也就是圆房。

“你……”

唐舟刚要说话,身上却突然一重,沈枝熹扑上他的胸膛,勾住他的脖子紧贴着他,贴的他迅速红了脸颊。

“夫君,你身上的伤……受的住吗?”

虽然唐舟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但不妨碍今夜圆房之行。

她故意这么问,就是想看他害羞的样子。

他的脸色果然红的愈发彻底,直红到耳后根去,看的沈枝熹心动不已。

“我……”

唐舟一开口,又再被沈枝熹阻止。

她盯着他的唇,在他开口那一刻便贴了上去并直驱而入。

灵巧的探索,直让唐舟灵魂出了窍般的失神。

他只觉得心脏跳的好快,仿佛跳出喉咙要被沈枝熹吞入口腹,可他却并不反感甚至是渴求的很,不止他的心,他还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

不知哪一刻起,他开始成了主动的人。

主动抱住她,主动索取。

呼吸似烫成一股轻烟,缭绕过她脸上每一处细嫩的皮肤。

轻轻一吹,烟雾又再散开,被吹的急乱了方向直闯入她的颈间,浓烟如风,吹落她的衣衫,又似大山压来,将她压倒下去。轻轻柔柔的烟雾缭绕过巍峨的山峰,最终又散在山下的平原。

一把野火,将烟雾烧的愈发浓烈。

沈枝熹心跳如鼓,怕被烧成灰烬,被迷雾笼罩的双眼似失去光明也失去冷静,一个翻身,将唐舟压在下头。

“夫君,疼吗?”她抚过唐舟胸前的伤疤问。

唐舟说不出话,压不住野风缭绕后的火气。

“疼的话,我帮你吹一吹。”

沈枝熹垂首吹气,轻轻吹过他那道长疤,尽管已经结痂但看着仍然可怖。只呼气又觉得不够,不够表达她的心疼,因此又落下许多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每一寸疤痕上,祈祷它快点痊愈又怕它很快就痊愈。

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断了她的兴致。

她不适的起身,抱住他的脖子,“夫君,我想要一个孩子。”

只有看着他动情的眼睛,才能够再让她快乐。

唐舟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揽着她的肩,带着她翻身,细细绵绵的呼吸在她耳边缠绕,“好,我们生一个孩子。”

喜烛烧的旺,时不时的滴下蜡油。

滴落在底下的金色托盘中,发出轻轻的嘀嗒声,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何况床榻上如流水拍打岩石的声音又这般的大,将一切声音都盖了下去,相比之下,这喜烛的蜡油滴落声,当然是听不见的。

那声响,连屋外的月亮都害羞不敢听,悄悄的躲入了云层中。

“夫君…慢……”

起初,因为初次的紧张谁都还有些克制。

渐入佳境后,什么克制,什么紧张,什么害羞,全都被抛在了脑后。

刚把重伤的唐舟带回来时,被他抓过一次手腕,那时沈枝熹就在心惊,伤成那样的他力气都那样大,伤好了以后岂不是能把她骨头都给捏碎?


“铃兰。”

唐舟为了让自己放松,出声转移注意力。

“嗯?你说。”

“这么久,你有没有想过要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沈枝熹顿了顿,搭在他肩上的毛巾不住的往下淌水,嘀嗒声仿佛变成了她心里的声音,总觉得不安,“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我觉得有愧。”

唐舟微微侧目,长睫盖着的眼底确实透着歉意。

“明日我们就要成婚了,可你对我却知之甚少,除了‘唐舟’这个名字,别的一概不知。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为难,我若不肯亲口告诉你,你绝对不会勉强。但,之前是之前,往后是往后,往后我们便就是夫妻,我觉得我不应该瞒你。”

他不想瞒,可沈枝熹却并不想知道。

她撩了水在他身上,就这流水往下探,划过他胸前结了疤的伤。

他忽而身子一紧,呼吸也加快了几分。

心智也似乎因她这个略带撩拨的动作而发着乱,原本口中要说的话也被打断,突然就忘了要说什么。

沈枝熹的手继续往下探,探过分明的腹肌。

越探越深,临近最私处时被唐舟紧急拦住,他抓着她的手,紧张的手都在颤,纯情的红从面颊蔓延到脖子,几乎染遍他全身。

“现、现在,不好。”

沈枝熹俯身下去,在他耳边低声发笑,“我逗你玩的,你别紧张。我就是突然想到那夜你脱我鞋袜时说我看过你的身子,我不亏的那句话。我只是看过但没像你又摸又捏的,我还是亏呀。”

“你……”

唐舟语噎,什么又摸又捏的,她说的如此暧昧。

明明,明明他只是帮她按摩扭伤的脚踝,却被她说的好像是他摸了她身上什么不能摸的地方似的。

“我什么?”沈枝熹贴在他耳边,缠着他回答。

“…明。”他红着脸,睫毛扑闪扑闪的,“等明日礼、礼成。”

他的脸色让沈枝熹心动,继续勾着他的纯情问:“明日礼成后便可以随便摸?”

“…你知不知羞?”

唐舟偏过头去,深吸一气压下不自然。

“还是说正事吧,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不是唐……”

后头的话,没能说出口。

全被沈枝熹捧着他的脸,贴上他的唇给堵住。

唐舟心一动,高高挑起眉。

浴房中暖黄色的烛火仿佛燃进了他的眼睛里,化作情浓的暖流倾泻而出,欲将自己和沈枝熹包裹起来。

浸在水中的手指微微的动,忍不住想要抱住她。

这回,不再像月下那夜般无错。

其实这两日,他不止一次回想那夜的情吻,想的越多,心里的变化也多。总是惦念的时候,突然又再尝到一遍,心上是激动的。

“唐舟。”

沈枝熹轻啄而过,捧着他的脸细语说着情话。

“你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的夫君。”

夫君两个字,重量自是非比寻常。

唐舟压下睫毛,每颤一下都能闪出不同的光芒,从模糊到逐渐明亮,最初的克制也被她近在咫尺的呼吸给击碎,最终再难隐忍,双手出了水面拖住沈枝熹的脸,然后寻着她香甜的唇,印了上去。

他力度不轻,沈枝熹失了重心无力支撑,不受控的往下跌去。

唐舟手快,将她落下的身子稳稳接住。

然后,抬手抱着她将她带进浴桶里,只留她两只鞋在外面。

方才落下时,沈枝熹头朝下呛了两口水,这会儿还在咳着,恍惚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拖进浴桶中的。

她扶着胸口帮自己顺气,可还没反应过来,唐舟就拥着她将她揽入怀中。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深林的鹿。《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 番外四,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58019字。

书友评价

结局挺好,就是晚萤出场少

很催泪,其实有时候看文还是少看评论为好,因为这真的会影响自己在看文时的真正感受

收回没有番外这句话[尬笑]看完番外结局更加圆满了,之前还在为祈愿毁容而心疼,看了番外瞬间不心疼了(≖_≖ )

热门章节

第4章 手背吻

第5章 沐浴

第6章 新欢

第7章 家里的瞎子在等我

第8章 拗不过他

作品试读


鸳鸯离去许久,唐舟都迟迟没有动勺子。

起初,桌上那碗糖粥还是冒着热气的,却最终随着时间一同流逝。等他动勺子的时候,那粥都已经快凉了,鸳鸯几次从门前经过都在疑惑他怎么还坐着没有吃完。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八成也是和沈枝熹有关的。

他的神情变得恍惚,也都是在听说了沈枝熹要和那个猎户成婚的事之后。

慢吞吞吃完一碗粥,见底的时候都已经凉透。

午饭前,沈枝熹果然回来了。

却意外的,带回来一身的酒气。

她只不过是从门前经过,唐舟都闻到了,并且明明从他面前经过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彼时,唐舟正在门口站着,即便看不见也能听见脚步声。

“铃兰。”他确定那个脚步声和香草的不一样。

沈枝熹脚下一顿,撩了撩额前飘散的发丝,目露笑意。

这酒气嘛,当然是她拿酒水故意往身上洒的。

她笑着,眉头却拧的深,语气还带着哭腔,“我刚才去了厨房,香草说午饭快做好了,稍微再等等。”

说罢就扭了头,跑上屋前的台阶进了门又将门给合上。

她背靠着门,侧耳去听外面的动静。

对门,唐舟微微攥拳因为沈枝熹那道哭腔而锁紧了眉。

嗜酒成性的猎户,脾气暴躁……

稍稍一联想,他都能明白些许。

而她身上飘着那么浓的酒气,还带着哭腔,显然是被欺负了。

他受她恩惠,又如何视而不见?

挪步下了台阶,再缓缓走向对面,虽不曾踏足过一次但他也知道沈枝熹就住在对面,上去后伸手摸索,摸到门这才停下。

他并没有莽撞推门,而是轻轻一敲。

里头靠着门的沈枝熹,面上笑意更深,不愧她多般设计,唐舟总算没负她所望。

“我有话跟你说。”唐舟道。

她压着笑意,依旧用着哽咽的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方才我妹妹跟我说了她已经把猎户的事情告诉了你,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呢,但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自己承受。”

唐舟沉默,不知如何作答。

他很想尊重她的选择,但他知道这个选择并不算好。

“嫁给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不好,嫁给一个脾气暴躁的酒鬼难道就好?”

“嘎吱”一声,沈枝熹开了门。

“你知道什么?”她高声道。

“那个刘员外已经有了十几个小妾,可你知道那些小妾都是什么下场,随便一个酒局,他都可以把那些小妾送给友人玩乐。与其这样,不如嫁给一个丧了妻的猎户,哪怕他脾气差了点,可我也不用每日都胆战心惊,害怕自己会被当作礼物,来来回回的送给别人做一个享乐之物。”

“……”

唐舟的面色越发难看,话被堵在喉咙难以出口。

了解的越多,也越理解她的心酸。

的确,与其被当成一个没有尊严随时可以被送出去的玩意,那看上去嫁给猎户就像是更好的选择。

一个好,一个不好,那不叫选择。

没有傻子会选一个不好的,两个都不好,却非得选一个,这才是最痛苦的。

“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是不希望你过的不好。”

他面色凝重,真的是非常真诚的模样。

沈枝熹盯着他,仔细的盯着瞧。

他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心动,若她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或许真的会为他动心。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